《掠愛:錯惹冷情王爺》[掠愛:錯惹冷情王爺] - 第六章 前因(2)

法想像她就是被國際上通緝的,最難以尋覓到足跡的殺手,也就是這樣的人才更具有出其不意的殺傷力。
  不過,這一世,於夢綺不想再做殺手,她想要那奢望已久的自由而普通的日子。
但是天然而生的表情習慣,卻是難以改變的。
  於夢綺此時的笑意在西門昊眼中看來就是對他的諷刺,抬手扣住了於夢綺的下巴,冰冷的寒意順着瘦削的下巴,穿透了她的骨髓,「若不是流產了,本王還在小看你,不知道這個孩子也是你存心算計出來的,本王不知道你在設計了本王之後,與人苟合了多少次才有了這個孩子,你真是天底下最骯髒的女人!」
  於夢綺被西門昊緊扣着下巴,說不出話來。
低垂着眼瞼,掃到西門昊的指節,清晰的突出,彰顯着他極大的怒意。
她不知道,這是西門昊活到如今第一次的大怒,也是第一次在「罪魁禍首」之前無法掩飾的怒意。
  西門昊有多怒,他的心底就有多涼,一直給外人帶去冰冷,這是第一次讓他自己切身的體會到了寒徹骨髓的冰涼。
  他承認,就算當時他是身不由己的強要了蘇染畫,可是事後,他還是很記掛那個無辜的女子的,曾經派人尋找,可是沒想到查到的消息是一切都是丞相安排的–  一個月前的那個夜晚,他參加了南王府的宴會,返回北王府的途中遭人襲擊,原以為打敗了歹徒,卻沒想到不知何時被下了魅香,迷迷糊糊燥熱難耐間,便碰到一個急着去敲醫館大門的女子。
魅香的威力很大,西門昊清楚那不是普通的成品,而是出自西域的極品,若是不及時解毒,會血脈崩斷而亡的,所以,當時他就迫不及待的將那個女子帶到了偏僻的角落,強霸的佔有了。
  事後,那個女子趁他體虛迷糊的時候匆匆的跑了。
之後西門昊回到王府,稍作調整後,便決定派人找她,畢竟能夠在深夜跑向醫館的孤身女子,一定是急着救她最親近的人,而自己真是趁人之危了,也不知是否耽擱了那個女子的尋醫。
  但是,查來查去沒有結果。
卻等來了丞相蘇洛城逼婚的消息。
更讓他驚訝的是那夜碰到的女子,竟然是蘇洛城的二女兒蘇染畫。
  蘇洛城根本不會承認這一切是他故意安排的,就算深夜蘇染畫獨自尋醫,也有理由,說她愛母心切,搶先急着跑出來尋醫,當宰相府的人追來時,人已經被西門昊擄走了。
  西門昊當然是不會輕易的如宰相所願的,但是蘇洛城竟然拿着他的貼身玉佩鬧到了皇上面前,還說他的女兒懷了自己的骨肉,最終皇上賜婚了。
  這讓西門昊怎能不惱?
第一次惦記的女子竟然是設計害他之人的幫凶。
如果非得說那次相遇是偶然的,那麼此時蘇染畫流產的孩子才二十天,根本與自己見她的時機不對,豈不正是印證了她嫁入北王府就是跟蘇洛城串通一氣的算計?
就連這個孩子也是他們存心算計出來的一部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