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公子王孫,盛世九五之尊》[亂世公子王孫,盛世九五之尊] - 第5章 踏血京城

長載六年,春,皇帝下詔誅殺叛逆,皇城衛軍、大理寺及督查院等共一千精銳圍堵濟王府和成王府,其罪名昭告天下,以濟王為首其族,曝屍三日。

「什麼?濟王世子消失了?」

「陛下息怒,臣已經派兵沿途搜尋京城周邊與河北濟王封地,相信很快就能尋其下落」

「好端端的,怎麼就憑空消失了」

「臣失職,臣有罪,請陛下給臣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臣定當將罪臣繩之以法」

「也罷,朕給你三日,提着他的頭來見朕,不然朕的面子要被你丟盡了」

「臣定不辱使命,只是…」

「卿無需有太多負擔,有話就講」

「臣以為濟王世子有可能被朝中之臣藏匿在府,只是…有些大人的府邸,臣不便硬闖,若有意阻攔,臣恐無能為力」

皇帝起身解下腰間的玉佩,拿起龍椅旁邊的御劍一把丟給台下的張首督。

「若有阻攔者,可持此劍斬之,挖地三尺也要把朕的這個好弟弟找出來」

「臣!領命!」

謀反一案轉瞬之間天下皆知,並在各地布滿世子畫像,懸賞一百五十兩黃金,河北封地也不例外。

「你是不是知道他的下落」,朱硯月的父親怒斥道。

「月兒不知」

「天下如此之多的青年俊才,你為什麼非要抓着這個落魄世子不放,如今這個世道最交之不得的就是王府中人,稍有閃失全家都得跟着陪葬」

朱硯月跪在地上一言不發,她低着頭,輕輕拂過膝蓋和肚子。

「這樣吧,劉府的三公子年紀與你般配,過幾日我找人商量一下,早嫁出去早踏實,你也好好想想吧」

「不用了,我…我有身孕了,沒人能娶我…」

「什麼?你說什麼?!」

朱父頓時大發雷霆,一巴掌鉚實了勁重重的落在了她的臉上,整個人瞬間卻癱倒在地上,母親和姐姐趕忙上前阻攔,朱硯月不卑不亢的跪好,一手擦着嘴角的血,一手捂着肚子。

「女兒不孝,惹得父親不悅,女兒錯了,望父親原諒,只是女兒現在…不便給您磕頭」,說完就瞬間痛哭流涕。

「別攔着我,我打死她這個賤種,我家怎麼出了這麼個賤東西,來人!來人!把這個賤種綁起來,我要打死她」,朱父怒吼着,聲音有些沙啞,眼角里噙着淚。

「都給我退下!」,朱家二姐說道。

「她爹,這是你親閨女啊,你怎麼忍心打死她啊!」,朱母說道。

百般阻攔之下,朱家母女把他們父女二人暫時分開了,二姐把她帶到了里院。

「你好好跟姐說,你這肚子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跟我說清楚,這家裡沒人能幫得了你」

「陳家的,外面還活着的那位,就是肚子里這個小傢伙的爹」,朱硯月低着頭,面對姐姐實在是硬氣不起來。

「他強迫你的?」

「情投意合罷了,我只是沒想到他還能活下來」,她又低頭看着不太明顯的肚子,心裏念叨着,寶寶,是你救了你爹,和娘。

「你們沒有成親就白白便宜那小子了?也是,成親了咱家也要遭殃,他這長相這才學,要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咱爹肯定同意,你在這風口浪尖上挺着大肚子,你讓咱爹怎麼辦?就顧着自己舒服了是吧」

「等孩子生下來,我就一個人撫養他長大,不會連累家裡的」

「你一個人?你能幹什麼?你會幹什麼?你把他生下來就為了喝西北風啊?他陳嗣央是你仇人嗎你這麼折磨他的孩子?」

朱硯月瞬間跪在地上抱着二姐的腿,眼淚鼻涕橫流,全然不顧二姐的阻攔。

「姐,你一定要幫幫我,幫幫我和孩子,我求求你了姐姐」

「你姐夫和你外甥死於瘟疫,我這是無奈之下守的寡,你可倒好,上次去京城就是找男人去了是吧,你這是巴不得守半輩子寡是吧」

「隨姐姐怎麼說,妹妹這心裏反正是裝不下旁人了,真要讓我嫁給別的男人,妹妹也不會幸福,還不如守一輩子活寡!我給姐姐明說了,肚子里這孩子這是我的主意」

「督查院這幾年作威作福,真查你頭上咱哥的烏紗帽也保不了咱家,你知不知道!」

「求姐姐了,只有姐姐能幫我了」

「我和你先搬出去住些時日吧,讓爹消消氣,他現在這樣真抽死你我也只能認栽」

京城大將軍府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