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先生,別來無恙》[厲先生,別來無恙] - 第1章:世上再無趙南笙

第1章:世上再無趙南笙

深夜,大雨滂沱。

出差一個月的厲少爵帶着滿身酒氣回來,感覺身後塌陷一塊,我猛地被驚醒,還沒來得及反應,腰上忽然纏上一隻手,我被厲少爵撈入懷裡。

難聞的酒氣噴薄在臉上。

「南茜,我回來了。」

嗓音深邃的極為好聽,可落在我耳朵里,卻是嚇得心頭一跳。

我不是趙南茜。

是與趙南茜有着一張一模一樣臉的趙南笙。

唇上忽然一片柔軟,我瞪大了雙眸,魂都快嚇沒了。

我慌了,在掙扎:「放開我……」

雙手被驟然禁錮,他冷冽的嗓音中夾雜着幾分譏誚。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竟不知為何,這一幕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就如一年前,讓人不自覺回憶。

胸口一涼,我驚恐的回過神來,手腳並用,推開了厲少爵。

我驚魂未定的看了眼像一灘爛泥倒在床上的男人。

他長得極為好看,刀刻般俊逸的輪廓,透着稜角分明的冷。

在今夜之前,我從未見過厲少爵。

他是趙南茜的丈夫。

我不敢動,沒一會兒,厲少爵就睡著了,聽着他均勻的呼吸聲,我這才徹底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將手抽回來。

窗外劈下一道閃電,勢要將天撕一個大洞。

我起身走到窗檯,外面的雨下得很大,藉著小區的路燈,我朝隔壁的別墅看了一眼。

那裡曾是我的噩夢。

我與趙南茜是孿生姐妹,因為醫院的疏忽,我流落在外二十年才回到趙家。

一年前,我被趙南茜騙出去攀岩,之後將我秘密囚禁在隔壁別墅的酒窖里,在那段暗無天日的日子裏,沒過多久就發現自己有了身孕。

閉上眼睛,我彷彿還能嗅到酒窖里散發出的惡臭,還能感受到在酒窖產下孩子時撕心裂肺的疼痛。

我還未來得及看那孩子一眼,不知道是男孩女孩,就被趙南茜搶走。

一個月前,趙南茜再來酒窖看我,我得了機會,打暈了她,從裏面逃了出來,我才知道,這世上再無趙南笙了。

當年趙南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