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着鍛錘去砸神》[拎着鍛錘去砸神] - 第7章 裝不下去(2)

p>

這時候,那關瓊才算是緩過勁來,手中摺扇指着秦風,「好,好,你很好!」咬牙切齒,一幅要吃人的模樣。

剛才秦風進來的時候,他就一直關注着秦風。

一幅弓腰塌背,滿臉苦澀的樣子。而現在,竟然連自己的口水都是擒不住。可以肯定,這小子確實是被點破了氣海。

頓時膽肥起來:「秦風,你倒是交不交出來!」

他覺得,他畢竟有修為在身,現在足可以收拾秦風,搶過那項墜。

至於秦族嘛……已經是只沒了牙的老虎,甚至是斷了氣的死老虎。

看看那大長老、三長老、秦雨對自己極力奉承的樣子就知道。

他還怕什麼?

「我看你才是找死!」

秦風並沒有理會關瓊,而是把一雙冷峻、鋒利,同樣是要吃人一樣的目光看向了秦雨。

「本少族長從不揍女人,但你要是不閉上你那張臭嘴,本少族長今天不介意破破這個例!」

陡然間,秦風變得身體筆直,氣勢凜然。

那聲音更是凌冽異常,那目光更是森寒無比。讓人聽了、看了都不覺從腳底一直涼到頭頂。

顯然秦風自己都覺得裝不下去了。

裝×那是要心情的。

他身上有一根胎裡帶的項墜,秦雨他們不是不知道。

但依然這麼做。

那就不止是一個「賤」字了得了,而是背叛族門!

秦風頓時覺得自己實在是裝不下去了。

「你個廢柴,氣海都沒了,還想揍我?」秦雨凄厲的喊着,但身子卻是在一直後退。

顯然她是被秦風的目光、被秦風那凜然不可侵犯的氣勢嚇得夠嗆。

這氣勢,她在皇都時見過。但在這鎮妖城,從來沒見過。

「廢柴?」

「氣海被破?」

「這啥時的事?」

聽了秦雨的話,不知內情的所有族人都是被驚得一怔。

尤其是秦烈炎。

「風兒,這是怎麼回事?」急急問着,一隻手直接探向秦風的腹間。

秦風一閃,「二叔,他們的話你也信?」

「哦。」

秦烈炎這才放心地點點頭,又是站到了一邊。

「是啊!」

這時,上方的關瓊用摺扇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臉上滿是懊悔:「媽的,我竟然差點被這小子再次給鎮住。

他一定是裝的!」

剛才,秦風怒斥秦雨,他自然看到了。看着秦風那氣勢,竟然不由得再度肝兒顫了起來。

但聽了秦雨的這番話,卻是又讓他陡然間膽壯了起來。

想着,手中摺扇一指:「今天就讓本少教教你怎麼做人!」他身形未動,喊聲先出。

「關少,不勞你動手。」

就在那關瓊將動而未動,那秦雨被嚇得連連後退之際,秦族族人中一個少年從觀看的人群中一躍而出。

來到了秦風的近前。

「裝什麼大瓣蒜?小爺今天就替關少給你點教訓,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聲音響着,一道拳風衝著秦風的側臉而去。

「嗷!」

拳風襲來,並且帶着一聲響亮的龍吟。

秦風看到,拳風之後是一隻大拳。

拳頭上有白色的練氣包裹,使得那拳頭變得如海碗大小。

在拳頭前方一顆斗大的龍頭若隱若現。

這少年叫秦山,乃是那邊三長老的孫子,一個凝氣境初期的練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