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着鍛錘去砸神》[拎着鍛錘去砸神] - 第7章 裝不下去

「你是……」

秦風弓腰塌背地問着,還抹了一把嘴角流下的口水,擺出了一幅不折不扣的猥瑣樣。

對方既然裝作沒有挨過自己的揍,那自己此時也不想戳穿他。

他的這幅樣子,惹來秦風身邊的秦烈炎一聲低斥:「別給我惹事。」

秦風那猥瑣樣一出,他就知道這小子又要幹什麼了。

「呵呵,秦公子,」身邊那個魁梧大漢卻是衝著秦風笑了笑,「這位是我們『天寶閣』的少閣主關瓊。

我們來此的目的,自然是討回我們公子丟失的那個項墜了。」

「我沒拿他的什麼項墜。」秦風搖頭。

那關瓊接過了話茬,「秦風,這話我可就不愛聽了。

你好歹也是一個有着十幾萬族人的『大族』少族長,不會如此的不要臉面,吞沒我丟的東西吧?」

竟然說的跟真的似的,還把「大族」二字說的重重的。

秦風卻是不知,這關瓊被秦風暴揍一頓之後,本來也徹底丟掉了再向秦風生事的想法。

可是,一次機會讓他聽說,秦風現在已經被廢了修為,啥也不是了。

便是歹心再起。

他是天寶閣的少閣主,眼力還是有一些的。他猜測,秦風那脖子上的項墜應該是一枚空間寶物。

而且是極其罕見的那種!

「天寶閣?」

秦風沒有回答那關瓊的問話,而是冷冷一笑,忽然反問:「你這天寶閣是皇都天寶閣的一個分部吧?」

「不錯!」關瓊摺扇一搖,頭顱一揚,雙眼去看天花板。

「這樣啊。」秦風喃喃,並沒有再說什麼,似是有點害怕,但還是說道:「我沒拿你什麼,你還是滾吧!」

用詞嚴厲,但語氣嘛……可就有點軟弱了。

頗有點外強中乾的樣子。

「我要是不滾呢?」

那關瓊自然也是看出了秦風的底虛。摺扇搖曳,在上方度着方步。一幅你能耐我何的模樣。

看來今天他自認為是吃定秦風了。

「關少閣主,」這時候,秦烈炎有點看不下去了。

走上前說道:「我家少族長一言九鼎,說沒拿你的什麼項墜就是沒拿。你還是請吧。」

說完,一指議事大殿的門。

「呵呵,二長老,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

那邊身穿黑袍的三長老卻是悠悠發話:「秦風是什麼人,你不是不知道。那可是赫赫有名的『皇都二坑』之一啊!

他坑別人的東西,奇怪嗎?」

二長老頓時無語。

三長老此話沒錯,秦風在皇都確實有此名聲。但那是在皇都。可現在,人家是欺負到秦族頭上了,明顯地要訛詐秦風。

他真不知道,這三長老的屁股往哪邊的椅子上坐。

「那就讓秦風給他點教訓!」二長老秦烈炎也是惱恨,「當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想來秦族頭上踩一腳了嗎?」

再說關瓊,說完那句話並沒有什麼動作,而是看着秦風,似乎在猶豫。

而秦風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頗為猥瑣的站在那裡。

還不住地用手去抹嘴角的口水。

一時間,大殿中竟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靜。

「秦風,敢讓關少滾,你找死啊!」

半晌,秦雨那尖利、刻薄的聲音再度響了起來。別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此時的秦風已經是個廢人!

一個廢人還這麼膽肥,敢頂撞天寶閣的少閣主。

是誰給的他勇氣?

「就是,你找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