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着鍛錘去砸神》[拎着鍛錘去砸神] - 第4章 重塑氣海(2)

天玄大陸練士的修鍊境界,分為辟穀、養氣、凝靈、合靈、覺脈,斬形、斬意、斬神和出塵九個境。

每個境界又有初期、中期、圓滿三個小境界。

秦風氣海被破之前,就已經是覺脈境了。

自然對辟穀,「辟」在哪裡,是知道的。

大角老者口中的「氣谷」就是秦風所說的「氣海」,這秦風也知道。但是……

「你說你是要給我新開闢一個氣谷?」他問。

「空地蓋房總比拆了老房再蓋新房簡單,有簡單的何必要搞那麼複雜!」

「我……這也行?」

秦風無語,也有點急了,「氣海換了地方,你讓我以後怎麼修鍊?」

開闢臍下氣海,那是這片大陸通行的修鍊之道。現在大角老者為了省事,竟然給他換地方了。

原來的修鍊方法、經脈運行線路自然也就無用了。

那他依然是「廢人」一個啊!

「把『也』字去掉。」大角老者再次糾正着秦風的用語,「一個只是用來儲氣的氣谷,有那麼重要嗎?」

語氣中充滿了不屑。

彷彿秦風就是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一樣。

「人體周身五十二個單穴,三百零九個雙穴,五十個經外奇穴,共七百二十個穴位,還有那千千萬萬的微粒,都自成空間。

任何一個穴位,任何一顆微粒都可以開闢成儲氣氣谷。隨便開闢一個就行!

你要是樂意,我把新氣谷給你開在屁股上都行。」

秦風感到,大角老者在說這一長串話時,不住地晃動壓在秦風頭頂的大鎚。

「這逗逼!」

秦風一聲暗罵,但他也知道,大角老者自然不會那樣做。

「隨便……開闢一個?就……行?」

秦風還是蒙圈。這個,他還真的第一次聽說。「你還是『老房子新蓋』的好,給我修補原來的吧。」

「那多麻煩。」

大角老者似是有點不耐煩,手中錘便是一用力,「引錘!」一聲呼喝。

秦風就感到一股蒼涼、厚重、帶有洪荒氣息,但又十分精純的天地靈氣隨着那「引錘」的發動,進入到他的頭頂百會之中。

「開闢新氣海,不行的!」現在的秦風已經不是有點急了,而是有點要拚命了。他大聲喊着。

「聽着,小子。我把新氣谷給你開闢到胸前紫府。紫府,人的元氣聚集之所,我神工殿的弟子都是將氣谷開闢到那裡的。」

只要是練士就知道,人體有三大丹田:上丹田眉心印堂,中丹田胸前紫府,下丹田臍下氣海穴,各有功用。

而中丹田紫府乃是人體元氣聚集之所。秦風不是不知。但將氣海開闢在紫府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這個……我不會修鍊紫府啊!」秦風已經是欲哭無淚了。

「教你一套配套的功法不就得了?啰里啰嗦、婆婆媽媽、磨磨唧唧!」

大角老者手中錘再度用力,秦風就覺得一股強橫的天地靈氣在大鎚的引導下撞開他的頭頂百會,洪流一般傾瀉而下。

靈氣過印堂,經咽喉,最後來到他胸前紫府的位置。

「沖錘!」

只聽大角老者又是一聲大喝。

瞄準那裡的一個黑色小漩渦,引導着天地靈氣,直接進入。

在穴道空間內「轟」的一聲蠻橫炸開、膨脹開來。

一陣劇痛也是由胸口傳出。

也就是在那劇痛傳出的一瞬間,秦風感到他的腦海中似是有一道亮光閃過,與自己的紫府氣海聯繫了起來。

意識內視氣海,這是每一個練士在辟穀成功的一瞬間都能做到的。

也是成為練士的一個標誌。

辟穀的成功,也就意味着,他的體內有了一個儲氣、練氣的地方,可以吸納天地靈氣了,進行修鍊了。

「你可以吸納這裡的天地靈氣了。」大角大角老者的聲音再度響起,同時他的手中錘已然不見。

「這麼簡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