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着鍛錘去砸神》[拎着鍛錘去砸神] - 第4章 重塑氣海

對於秦風的吶喊,沒想到,老者又是給他來了一個反問:「有區別嗎?」

秦風再度想了想,點點頭:「好吧,我信你一次。」

「嗯。」

老者的聲音傳來。秦風似是感覺到了,老者對他的這次回答還是比較滿意的。

接下來老者的聲音證明了這一點。「還行,也不是太過愚笨。不過嘛,把你剛才話中的『一次』給我去掉。」

說著便是一抬手,不由分說,直接用大鎚將秦風的身體翻了個個兒。

「好吧。」

被翻轉間秦風答着。難得的乖巧一次,甚至是小心翼翼。

他現在正在求人之際,非不得已,他可不想,也不敢得罪這「老夫」。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

何況現在他是魚肉,而老者手中那柄錘則是殺人的刀!

這個老者那「呼呼」生風、或剛或柔的錘法,秦風可是在夢中經常的見識。

當然,更主要的是:氏族蒙難,流落邊城,氣海被破,血骨被挖,就連性命都快保不住了,秦風現在已經是無路可走。

大不了被一錘砸死,還省得自己抹脖子了。

秦風現在又是肚皮朝天、四仰八叉了。

也終於是可以看到這方世界的天空了。

他卻是有點失望。

他的眼前,霧氣重重,根本看不到什麼天空。不過他還是發現,眼前那灰濛濛的霧氣,並非是天玄大陸的霧氣那樣,呈灰白色。

而是有微微的紫光在閃爍!

儘管那紫光很是不顯眼,但細看還是能發現的。

秦風自然也不覺得奇怪。異位面嘛,總是會和天玄大陸有所不同的。

他倒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只感覺那空氣極為的清爽,一吸入肚腹便是渾身振奮。再細品,還有股蒼涼、荒蠻的感覺。

「這裡的天地靈氣極為的濃郁。」秦風感覺出來了。

「怎麼樣?」

老者的聲音再度傳來,「有沒有一種故地重遊的感覺?」一個頭上頂着一對大角的面孔出現在了秦風的眼前。

嚇得秦風一驚。

但隨即明白,這應該不是經常在他夢中舞錘的那個老者。

那個老者頭上沒角。

「原來是個長角的怪物。」秦風喃喃,看着老者。

那對大角,有點像公羊的角。

角頂尖尖,角身有骨紋盤旋,看上去較長,每一根都足有兩尺多長。

但那角卻不是骨色,而是和這項墜一樣,烏沉沉、黑漆漆,時而如迷霧繚繞,時而又如深潭靜謐。

接着,秦風看到了這老者的上半身。

老者確實是人形,似乎個頭不高,看上去較為乾瘦。小眼睛,一雙尖耳,頜下一縷花白的山羊鬍,配上頭頂那對大角,賣相併不怎麼好。

像「羊妖」!

倒是身上的黑色小褂很是貼身,給他增色不少,平添了一股精明的氣息。

看着大角老者那咕嚕嚕轉動的一雙小眼兒。

還有點……像奸商!

也不知怎麼的,秦風竟然有這種感覺。

「沒有!」

秦風答完,忽的一種異樣的感覺出現在心頭。不是那灰濛濛,有極淡紫光的天空讓他感到異樣。

而是大角老者那話。

不過,現在的秦風也顧不上細思這些。他現在急需的是修復氣海。

然後能站起來。

大角老者這次沒有廢話。

看到秦風四腳朝天,手中錘一抖,直接壓到了秦風的頭頂百會穴上,「百會,又名五會,人體諸脈之總會,亦為天人交匯之所在。

我現在就引這方天地的靈氣,入你百會,為你新開闢一個納氣的氣谷!」

「等等,慢着。」

聽了大角老者的話,秦風急忙喊道。

大角老者此話雖然有點文縐縐的,但是秦風也是開闢過氣海的人,自然知道百會穴對於「辟穀」的作用。

但是那「新開闢」幾個字卻是讓他不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