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姐,我愛你》[林姐,我愛你] - 第005章 狐仙

雖然喝得二麻二麻的,走路也不穩當,但蔡可白還是知道,他的房間離這裡很遠,就算有風,就算再大的風,蘄艾的香味也不會吹到這裡來的,一定是這附近有蘄艾的。

不過他也知道,蘄鎮以蘄艾為名,到處都生長着蘄艾,到處都有蘄艾的香味也不足為奇,無須深究。

可是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司空見慣的物事兒也得找出一點兒與眾不同的地方來。

藉著酒意,蔡可白突發奇想,他要找到這蘄艾在哪兒?

於是循着蘄艾的香味兒找尋過去。走出數步,一陣低吟傳入他的耳朵:

城北荷池今幾年,花開十丈藕如船。

艷容未必六郎似,清馥還誇十里傳。

紅臉對人嬌欲語,翠盤翻露碎還圓。

賞吟絕勝西湖景,不用吳姬唱採蓮。

聽那吟誦的句子彷彿是一首詩,一首七言古詩,聽那吟誦的聲調應當是一個女人,一個年輕的女人。

誰會在這更深夜靜的時候吟誦詩句呢?何況又是一個年輕的女人!

莫不是鬼?

想到有鬼,蔡可白的腦殼頓時清醒了許多,他有些害怕起來,抖顫着聲音問道:「是……是誰?可……可不要裝神弄鬼的嚇唬人哦?」

蔡可白一說話,那聲音果然頓住了,卻傳來一陣吃吃的笑聲:「咱們不是鬼,是狐,狐狸的狐。」

「狐?狐狸?啊不,一定是狐仙!」

蔡可白有些糊塗了,難道他走進了蒲松齡的《聊齋志異》,遇到狐……狐仙了?

《聊齋志異》這本書他是看過的,裏面儘是些描寫鬼呀、怪呀、狐呀、仙呀、神呀的事情的。

在《聊齋志異》中,多數狐都是好的,不僅人好心好,還漂亮,是男人心目中的最愛,似乎可以這樣說,每個男人的心中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狐狸精!

蔡可白且驚且喜,驚的是他居然遇到狐了,喜的是他真的遇到狐了,這種機遇並不是每個男人都會有的。

書中的狐尚且心愛,何況現實中的狐!既然遇到,那便不能錯過!

蔡可白大聲說道:「在下……蔡……蔡可白,久慕狐……狐仙大名,既然狐仙駕臨,何……何不現身一見?」

蔡可白話音才落,一陣笑聲砰然響起,好半天狐仙才說道:「既然知道咱們是狐仙,還不趕緊退避,衝撞了狐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你吃罪得起么?」

蔡可白道:「在下熟……熟讀蒲松齡老……老先生的《聊齋志異》,深知狐……狐仙姐姐人好心好,而且還長得很……很漂亮,慕名已久,不妨一見嘛!」

「哦,你的嘴巴倒是蠻甜的,雖然咱們也知道你心懷叵測、另有所圖,但咱們對你也心儀已久,見一見倒是無所謂的。」

又一陣笑聲過去,只見亮光一閃,兩個年輕的女人出現在蔡可白面前。

蔡可白且驚且喜,驚的是狐仙真的現身了,喜的是他竟然一下子遇到兩個狐仙了,想一想馬上就有左擁右抱的美事,他的心裏像盛開着一朵狗尾巴花兒一般。

蔡可白渾身**,立即上前施禮說:「二位狐仙姐姐,真是三生有幸,得睹仙顏,鄙人可否請教狐仙姐姐芳名?」

蔡可白咬着酸不拉嘰的半文言半白話與面前二人搭訕。

二人抿嘴笑說:「相見即緣,我二人乃孿生姐妹,姐姐叫白蓮花,妹妹叫紅蓮花。」

「白蓮花,紅蓮花,這名字真好!」蔡可白醉眼朦朧,一邊偷偷地瞄着二人的臉,一邊可勁地誇讚着,「不知二位狐仙姐姐家住哪裡?可否帶鄙人前往一觀?」

「想多了吧?初次相逢便想見家長?」兩位狐仙似乎看出蔡可白的心思,嘲弄道,「男人好像都是一個德性,見着漂亮的女人便不知自己幾斤幾兩了,比猴子還急性。」

美色在前,雖然被嘲諷,蔡可白還是不以為意,尷尬地笑說:

「好歹我也是一個大學生,有正式工作,吃着商品糧,還是國家幹部身份,也不算辱沒了兩位狐仙姐姐吧?再說,兩位姐姐不知道我還有其他特長,要是咱們三個能成為一家子,保證二位狐仙姐姐吃香的喝辣的。」

兩位狐仙故作詫異地說:「呵呵,原來閣下本事不小呀?說來聽聽,也讓俺們姐妹倆長長見識。吃香的喝辣的就不用提了,因為咱們姐妹倆既是狐仙,那吃的喝的自然不是俗物,餐花飲露才是咱們最基本的飲食生活。」

蔡可白道:「我會跳會唱,煩悶時給兩位狐仙姐姐唱唱歌,跳跳舞,逗逗樂,何如?」

兩位狐仙對望了一眼,笑說:「這個咱們喜歡,不如這樣,既是你有這本事,你就現場表演一番,讓咱們開開眼界,如若合咱們心意,便是帶你去見家長也未嘗不可!」

「真的?」蔡可白一聽,頓時心花怒放。

「當然是真的!難道咱們需要對你說假話不成?」二位狐仙似乎急於想看蔡可白的表演,連忙應承着,「請開始你的表演吧?」

蔡可白在心裏盤算着如何征服眼前這兩位狐仙,唱什麼樣的歌,跳什麼樣的舞呢?

他在學校的時候既不是一個歌者,也不是一個舞者。他所有的歌和舞也不過是學生級別,想要用歌和舞來征服能歌善舞的狐仙,他忽然感覺自己有些衝動了。

扭捏半天,沒有唱也沒有跳。

「請開始你的表演吧!」二位狐仙雖然臉上滿是笑容,但那語氣是不容置疑的。

說出去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蔡可白也只能硬着頭皮堅持下去,於是挑了一首自己最拿手的歌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