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級復蘇:我有系統保駕護航》[靈級復蘇:我有系統保駕護航] - 第3章

第3章這日是個陰天,暑氣略退了些,就是有些悶熱。
顧湘從家裡出來,就見河邊好些大姑娘,小媳婦在洗衣裳,鄰居家那個王氏也在。
她心裏忽然就有些隱憂。
這兩天原身的記憶越來越清晰,她也不知是真是幻,居然還斷斷續續地做了一些與原身未來有關的夢。
在夢裡,李子俊許諾功成名就之日便娶原身為妻,哄得那小姑娘當牛做馬地伺候李子俊娘倆足八年,供着李子俊一路秀才,舉人,進士地讀下去,熬壞了自己的身體,就在姓李的金榜題名的消息傳回村子的那一日,她百病纏身,嘔血而亡。
李子俊喟嘆一聲,高高興興地娶了名門千金為妻,給王氏掙回誥命,一家享起富貴榮華來。
就在她記憶恢復的同時,她就發現系統界面更新了。
在界面右側,細弱蚊蠅的寫着一行小字,好像生怕人看見般——『顧湘,這賤男人你既想要,送你便是,我堂堂相府千金,不稀罕!
』顧湘點開後綴,裏面有一小段描述。
大意便是千金榜前捉婿,嫁進士李子俊為妻,不曾想夫婿娶她只為權勢,另有青梅竹馬的愛人顧湘,千金一怒和離,卻被當朝國公娶回家中,視若珍寶。
呵,那她現在的身份肯定就是這故事裏提了一筆的顧湘。
百分之百屬於炮灰女配一類的角色,負責被主角打臉,最終領盒飯的那種。
顧湘吸了口氣,冷笑,恐怕她夢到的才是原身真正的未來,原身早早身亡,根本不曾同相府千金有任何交集,系統給的故事,大概是相府千金視角的故事,只不知何處存在偏差。
只從原身的記憶里就看得出李子俊的品性,他能心安理得地吃原身的,喝原身的,還瞧不起她,本也不是個會記恩德的人,更不會對她念念不忘。
說起早死,她來時原身就是個死人,死因不明,如今細想,竟是有些讓人膽寒。
也罷,無論這是個什麼故事,她總不會和姓李的有任何糾纏,有系統在,她總能把命掙回來。
現在最為可慮的便是,夢裡的原身曾說了句話——可憐家鄉早成焦土,可憐我無枝可依,死後也只是個孤魂野鬼,何其悲哉!」
家鄉為何成焦土?
原身的爺娘又出了什麼事?
顧湘深吸了口氣,穿書最大的妙處難道不是提前知道劇情?
她這樣一問三不知,究竟是穿得哪門子書?
抹了把臉,把那點鬱悶拋開,多思無益,車到山前必有路,她連死都死過了,其它的總歸不肯認命,面上掛上微笑,徐徐沿着河道繼續前行。
王氏抱着一大盆髒的不成樣子的衣裳,坐在河邊使勁捶打,汗出如漿,累得她是腰也疼,腿也疼,心慌氣短,渾身難受。
早晨她又只喝了一碗稀薄的能照出影的粟米粥,這會兒一出汗,肚子里是一點食都沒有,餓得燒心。
正難受,就見顧湘正徐徐沿着河邊朝下遊走,步履輕盈,面帶微笑,膚色紅潤的緊,竟是彷彿籠罩了一層寶光,一看這幾日就是吃得好,睡得好,過得極舒坦。
她的腰頓時更疼了,抬頭正見顧湘走到近前,連忙**出聲:哎喲,我的老腰。」
顧湘緩緩低頭,一臉關切:王嬸身子不舒坦怎麼還出來洗衣服?」
王氏以前對着顧家丫頭從沒半個笑臉,這會兒眉眼到很是慈祥,嘆道:有什麼法子,老太婆命苦,這麼一大把年紀了愣是沒個幫襯的……」這可不像話!」
顧湘皺眉。
王氏心裏一喜,換到月前哪用她出來給人洗衣裳賺辛苦錢,顧三娘見她做活,必要過來幫襯,也就是最近,大約是顧老實要使喚她,她倒是沒空登門,今天可算遇到了。
心念電閃,王氏便要起身讓開位置,這丫頭動作不快,也不知晚上之前能不能把這盆衣服洗好。
得洗乾淨些,劉家不比旁人家,劉大郎可是個仔細人……」王氏絮絮道。
顧湘臉上流露出些許複雜,還有些氣憤,皺眉道:李子俊竟這麼不孝順,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