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幻緣》[靈幻緣] - 第2章 死戰

「等等我呀!你有東西忘了!」

「我才不信呢!哼╯^╰」

不知,是不是徐雨馨有着使不完的力氣,走了半天反而越走越快,反觀徐宇軒慢慢徒顯吃力,漸漸追不上他可愛的妹妹(真心的)了,可能是實在,他便從口袋裡掏出了她遺忘在桌子上的紅絲繩。

「看你粗心的!」一邊呼喚着,一邊揮動着手裡的絲繩。

「我才不……」徐雨馨下意識的回了一下頭「啊!還給我!」說完便停止腳步,反而向著徐宇軒衝來。

徐宇軒見大勢已到,便戲謔地把手裡的絲繩背過身後「嘻嘻,不給!」

「給我!哼!」徐雨馨伸手去拿。

「不給,不給!」徐宇軒故意踮起腳,將絲繩舉得很高。

「給我!」角色立場很奇妙地反轉了過來。

正在二人打鬧的時候,徐雨馨身後的巷子里,一個白色的影子正朝着二人的方向,迅速地閃過來,徑直向著徐宇軒衝來,10米,5米,4米……徐宇軒眼睜睜看着身後的黑影離自己越來越近

徐宇軒顯得被這東西嚇到了,不過定睛一看,此物,是人,而且是一個白色頭髮的少女

「是她?」這女人和徐宇軒夢裡夢到的女人一模一樣,眼睛也是奇特的黑色勾玉瞳孔

「搶到了!」徐雨馨趁徐宇軒不注意,快速把絲繩搶了過來

「嗯?誰呀?」徐雨馨感到身後有什麼東西,便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那白影已經到了徐雨馨的身後。

「好漂亮……」徐雨馨下意識的說出了這句話,而那個白髮女人彷彿看不見雨馨一樣,伸出手奪去了雨馨手上的絲繩。

「對不起……沒能……」

「誒,什麼?」從白髮女人口中傳出的小聲低語傳到了雨馨的耳朵里,不過雨馨顯然是沒有聽的太清楚。

白髮少女拿到絲繩後沒有過多停留,準備快速離開現場

「誒,等一下!」徐宇軒慢慢回過神來,看到絲繩被搶,雙腿不自覺的追了上去,卻把被眼前一幕嚇呆住的雨馨留在了原地,或許,他會為這次選擇感到後悔吧。

「王,那個男的被陰眼傳人支走了。」

牛頭怪物向著身後的魔王報告着所發生的一切。

「哦?」

魔王顯然對所發生的一切感到不解。

「米諾陶,你怎麼看?」

魔王向著身邊的牛頭怪物詢問道。

「雖然臣並沒有明白那個神秘的陰眼傳人想幹什麼,但臣建議,不如趁着徐家後人被支走,趁現在將少女抓來如何?」牛頭怪物提議道。

魔王若有所思,隨後對着米諾陶說道:「好,那少女就交給你了,吾已經500多年沒有和人戰鬥過了,吾要親自會會這所謂的徐家後人和陰眼傳人。」

「明白!」

牛頭怪物回答道。

魔王握緊手中的石頭,石頭很快就發出光來,二人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道門「你先去吧,我還有點事情要辦。」

「是!」

牛頭怪物鞠了一躬,便走進了門裡。

這個魔王坐在王座上,周圍藍色的火焰一直燃燒着大殿的周圍,彷彿不會熄滅一樣,環視整個宮殿,無一處不彰顯着宮殿主人的不凡,不一會魔王便起身,向著某一處房間走去。

魔王走到了一個房間的門口,這門上布滿了蛛絲,門把手也銹跡斑斑,好像很久沒人來過一樣,魔王徑直地走向房間最**,**有一處被烈火圍繞的鑄劍台,只見那鑄劍台當中,有兩把劍,一把劍插在劍台附近,另一把劍,是一把斷劍,在鑄劍台當中的烈火中不斷淬鍊。

「那女人不簡單…」魔王對那位神秘的白髮少女感嘆道。

「七星龍淵,好久不見了」魔王看向了那把插在鑄劍台附近的劍。

「來」魔王的語言彷彿形成一種看不見的力量,驅動着插在鑄劍台上的劍。

劍慢慢從鑄劍台中飛了出來,晃悠悠地飛到了那個男人的身邊,又從不遠處將掛着的劍鞘一併拿了過來。

隨後,便將神秘人送的石頭又掏了出來,握緊,石頭髮出光芒,一扇門慢慢浮現。

剛準備踏入門中,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便又將劍鞘放了回去。

「自由的感覺真是好久沒有體會過了」說完便一腳踏進門中。

「為了整個魔族的自由,誰也不能阻止吾」門隨着聲音的消失而一起消失了。

「等一下!」徐宇軒茫然地朝着白髮少女追去,並不是因為這少女美的不可方物,而是因為被她搶走的絲繩對於徐宇軒來說意義重大。

此時,不知為何,白髮少女突然停了下來。

「怎…怎麼了?」徐宇軒疑惑道。

少女突然回頭,直勾勾的盯着徐宇軒。

「怎…怎麼…」

徐宇軒不禁打量起這個少女,只見少女一頭搭肩短髮,發色與其說是白,更不如說是雪,臉,對比自己的妹妹來說,好不謙虛的形容就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全身上下標準的一個美少女的形象,唯一奇怪的就是她的眼睛,準確的說是瞳孔,彷彿太極中的勾玉一樣,不過只有一半,黑色的那一半,從中發出陣陣寒意,彷彿在警告想要接近的人,玫瑰有刺,讓人不敢靠近。

這時,徐宇軒突然意識到她的眼睛周圍有些濕潤。

「你…你是哭了嗎?」

突然少女不知如何閃現到了徐宇軒面前,把徐宇軒嚇得一個踉蹌,差點栽倒在地上,好在少女及時拉住他,待徐宇軒站穩後,少女開口道:

「對不起…」少女低下頭。

「啊?沒事,這不是沒摔倒嘛」徐宇軒禮貌的回應。

「不是…不是這…」少女若有所思地回答。

「恩?」徐宇軒不禁疑惑,剛想問清楚,突然感到周圍一股熱流襲來,徐宇軒往熱源探去。

「啊,這是什麼!」徐宇軒猛然看到一個火球向著自己和少女襲來,徐宇軒死死閉上眼,下意識的用雙臂護住自己和少女,心想:完了,是不是要死了?

不知道過了多少秒,徐宇軒見手臂並沒有感到該有的熱量,便慢慢的睜開眼,此時在他眼前的是一個類似小時候吃泡泡糖吹出來的泡泡一樣的屏障,而少女左手單手抬起,右手握着那個絲繩,仔細一看,絲繩彷彿發出了光一樣,不對是真的發出了光。

「水靈·屏障」神秘少女喊道。

火球碰到屏障隨之蒸發,成了濃霧。

「這是什麼…魔法嗎?」徐宇軒不禁感嘆道。

隨後抬下手,屏障隨之消失了,待煙霧散去,不遠處便出現一個人影,徐宇軒仔細一看,這哪裡是人啊。

只見對面那人,灰色的長髮,依稀可以從茂密的頭髮中看到一對犄角似的東西,依稀可以不過左邊的那個角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砍去了一半,紅色的眼睛,如果真的要形容這種紅色,只有用血紅方能形容貼切,臉與其說是俊,更不如說氣質足足可以把人壓的喘不過氣來,身後一對巨大的羽翼,彷彿能遮天蔽日一般,一襲黑色長袍拖地,身邊有一把劍在周圍盤旋着,只是離得太遠,劍長什麼樣真的看不清了。

「竟只用了最基礎的防禦靈術外加一點水靈元素就擋住了吾的魔焰,你到底是何方神聖?」對面的魔王開口道

「……」神秘少女並沒有吭聲,只是默默地看着在他身邊漂浮着的那把劍

「那雙眼睛…果然你是陰…」魔王顯然是認出了她,話還沒說完,少女突然發起了攻擊

「極陰玄冰」少女的眼中的勾玉突然散發出寒氣,幾滴冰柱從少女的手中發出,宛如一道閃電猛的沖向魔王,魔王顯然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震驚到了,沒有來得及躲閃,硬生吃下了這一招。

不過少女這招並沒有起到太大效果,那人只是後退了幾步。

「吾乃魔王凱伊,敢問閣下何人?」魔王禮貌地詢問起少女的信息。

然而少女並沒有理會魔王,繼續從手中發出冰柱攻擊着魔王。

「吾竟沒有看穿你身體內一絲的靈力波動」魔王顯然被震驚到了

不過他很快就調整好了狀態,拍了拍身上的土,便發起了進攻,不過奇怪的是他並沒有把劍拿在手上,只是憑空指揮着劍,向著少女劈了過來。

「靈武召喚·極陰冰傘」少女喊道,突然在少女身邊出現了一個類似陣法一樣的東西,一把傘出現在其中,那把傘該怎麼形容呢?或許正如她主人一樣,只有冰冷這個詞能很好體現它的特殊。

傘飛到少女面前,突然張開,張開的同時,從傘里飛出了不知多少密密麻麻的小冰刺,刺向了魔王

「糟糕!」魔王快速躲閃,不過還是有些沒躲開,一些冰刺深深扎進他的翅膀里。

「赤陽焚身」魔王突然全身燃燒起了火焰,火焰很快便熄滅消失,翅膀里的冰刺也被燒化了,魔王望着少女眼中顯現清晰的黑色勾玉,不禁感嘆道:

「果然是陰眼傳人,不過我很不解,按理來說陰陽眼傳人應該死光了,陰陽眼也應該失傳了才對,而且我交手的歷代陰眼從沒有能將極陰玄冰修鍊到如此境界,能召喚極陰冰傘這種天生靈武的更是少之又少,而且作為一個凡人不可能能來這個世界的,你應該不是僅僅陰眼傳人這麼簡單吧。」

「那把劍…不屬於你」少女沒有做過多的解釋,只是直勾勾的看着魔王身邊的那把劍。

「看來你知道這把劍的來歷」魔王看了一下劍,又摸了一下頭上的斷角。

「劍不適人,人不配劍」少女冷語道。

對峙中的二人氣氛僵到了極點,而在身邊目睹一切的徐宇軒早已被眼前的一切嚇到,只能獃獃看着二人

這時,一道黑影飛速閃到了魔王身邊,速度快的讓徐宇軒完全沒有看清是怎麼來的

「王,我已經將人帶來了」此時黑影慢慢顯現出了他的樣子,徐宇軒定睛一看,竟是一個牛頭人身的怪物,而他手裡拎着一個熟睡的少女,定睛一看正是徐宇軒的妹妹徐雨馨

「雨馨!」徐宇軒不禁大喊道,徐宇軒顧不得之前被嚇軟的腿,憤怒的向著魔王衝去,想要搶回他的妹妹

「太弱了」魔王一揮手便將徐宇軒震了出去,徐宇軒踉蹌的倒在了地上

「死吧」魔王控制着劍揮向徐宇軒,少女快速出現在了徐宇軒面前,用傘輕鬆的彈開了劍,劍徑直的插在徐宇軒面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