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幻緣》[靈幻緣] - 第1章 異世界

「我是要死了嗎?」

一名少年倒在荒漠之中,周圍塵土飛揚,一片死寂,此時一位步履蹣跚的老人,走到快要死去的少年的身邊。

「給你。」

他將水壺扔到了少年的身上,少年用着空洞的眼睛死死盯着老人,老人並沒有理睬,只是坐到了少年的身邊。

「給你講個故事,聽嗎?」

少年沒有說話,只是閉上了眼睛,老人知道他並沒有死,也沒有理會少年想不想聽,自顧自地講了起來:「在靈界大陸……」

靈界大陸最東面緊靠神獸森林和獸人嶺的地方有一處宏偉的天坑,天坑兩邊蜿蜒數萬里,而天坑下面便是魔族賴以生存的家園——魔域。

魔域中有一座不知沉寂了多久,處處透露着陰森氣息的宮殿,宮殿門口一位身披披風,頭戴一頂黑色禮帽,臉上戴着布滿符文的面具,與這透着寒意的宮殿,沒有一絲絲的違和感。

「滴答…滴答…」

一陣輕快的腳步聲回蕩在這莊嚴的宮殿中,很顯然來客並沒有將這座宮殿里陰森的氣息當回事,隨着接待的侍從走到了大殿的門口

「魔王大人,有客人求見。」

侍從輕叩着宮殿的大門,向裏面的宮殿主人報告道。

「客人?是奧德賽回來了嗎?」

坐在大殿**的男人向著殿外的侍從發問道。

「不,回魔王大人,是生面孔。」侍從如實地回答。

「哦?竟然有人能通過封印來到這裡,讓他進來,我…哦不,吾倒要看看他究竟什麼來歷?」

這個被稱為魔王男人,顯然對這個不速之客很感興趣。

「好的,客人請進。」侍從一隻手拉開門便招呼客人走了進去

來客很平靜地來到了最**的王座面前,一個男人正坐在當中一頭紅髮,面生俊俏,頭有雙角,但左邊的那隻角不知被何人砍掉了一半,但並不影響他做為這座豪華宮殿主人該有的威懾力,身着長袍,後披披風,而在他的身邊還有着四位怪物,分別是羊頭人身,牛頭人身,人身蛇尾和人身馬腿,這四位宛如地獄的使者一般,換做是普通人,被嚇得半死一點也不誇張。

「魔王大人,您好!」

這略顯輕鬆的禮貌問候,很明顯這位客人並沒有被眼前的一切震懾到,隨後平靜地將頭上的禮帽摘下拿在手上,禮貌地朝着面前的男人,深深鞠了一躬,不過他的臉被面具遮住,此時臉上什麼表情誰也看不出來。

「我想,這兩樣東西你會喜歡的。」

說完,便從袖口中掏出了兩樣東西

魔王朝着他的手中看去,發現竟是一顆水晶球和一塊石頭。

站在魔王身旁的蛇身美女待不住了 不禁挖苦道:「來到此地,就獻給魔王大人這種隨處可見的水晶球和一塊破石頭嗎?」

面對此情景 不只是她一人,就連站在下方的守衛侍從們也不禁笑了。

面對手下們的嘲笑,面前的這位被稱為魔王的這個男人並不以為然,只是一直死死盯着那塊被手下們嘲諷為破石頭的東西,當然,不只是魔王,還有一個傢伙也看出了其中的貓膩,隨後魔王與那人對視一番後。

「除了喀戎以外,其餘三人都退下吧,我和客人有大事聊聊。」

「是!」突如其來變故讓三個怪物感到十分不解,但又並沒有什麼辦法,三個怪物,鞠下了躬,隨後退出了宮殿。

「這顆石頭,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空間之石嗎?」

「不愧是魔王大人,不錯這就是空間之石」神秘面具男回答道。

「我…咳咳咳,吾有點不明白,你把這個給我做什麼?」

「魔王大人請看。」

神秘面具男指了指水晶球,一股可見的能量慢慢注入到了水晶球裏面,水晶球慢慢浮現出了一男一女。

「這是?」

「這個少女,便是你一直尋找的解開魔域封印的關鍵。」

神秘面具男解釋道。

「只不過他們與我們所在的世界顯然不一樣,想抓到她,這個空間之石必不可少。」

說完,神秘面具男便將手中的石頭和水晶球交給了魔王,將寶物拿到手中的魔王,不禁從上往下打量起來。

「另外,您抓到她後,還需做一些事情……」

「什麼事?」

魔王的興緻顯然被點燃了,然而面前的神秘人卻賣起關子來。

「就是嘛……」

神秘人伸出手,貌似示意魔王走近自己一些。

「你這傢伙…靈武召喚·絕冥長槍!」

站在一旁的喀戎面對此人的無禮再也忍不住了,召喚出了一把長槍,準備向對魔王不敬的傢伙刺去。

「住手,喀戎!」

「可是魔王大人……」

魔王揮手制止了準備動手的喀戎,隨後站起身,朝着神秘人走去。

「這樣可以了嗎?」

魔王不屑地看向面前的神秘人。

「啊嘞,魔王大人,您太高了,稍微低下頭,這樣才能聽得清我說的話哦。」

「你這傢伙!」

喀戎死死盯着神秘人,但是魔王本人貌似並不在乎,按神秘人所說,低下了頭來。

「不夠哦,還是太高啦!」

魔王只得慢慢彎下腰,直到跟神秘人個頭差不多為止,神秘人湊到魔王耳邊輕聲說道:「首先……」

「魔王大人……」

由於聲音太小,站在王座旁的喀戎並沒有聽到。

聽完神秘人的話後,魔王反問道:「吾憑什麼相信你?」

「我想魔王大人應該能明白,既然我能輕鬆穿過神族的封印來到這裡,那帶您出去這種事情,自然對我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至於我告訴您的辦法究竟是真是假,那就全憑魔王大人您自行判斷了,當然你也可以用這塊石頭自己出去,不過你的族人們就不會這麼好運了。」

「那你為什麼要幫我…咳咳咳吾?」

「沒事,只是想給這無聊的世界,添一絲樂趣而已。」說完神秘面具男身體便逐漸消失,逐漸變成了半透明狀,在即將消失之際,對着面前被稱為魔王的男人說道:

「哦,對了,這二人,姓徐。」

「什……」

還沒等魔王開口,面前的神秘人便消失地無影無蹤,彷彿從來沒有來過一樣,魔王仔細回想着神秘人所說的話,不禁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左邊的斷角。

「沒有空間之石也能進行空間的轉換嗎?果然,此人不簡單。」魔王不禁感嘆道

「魔王大人,真的要嘗試嗎?」

一直站在魔王身旁觀察一切的人馬喀戎詢問起魔王的想法。

「你先去吩咐下人,將前任魔王的房間收拾出來,要來新的客人了。」

魔王對着人馬喀戎吩咐道。

「是…」

喀戎顯然有話要說,但他也明白並沒有能力改變魔王已經決定好的事情。

魔王思索一陣子後對着門外的侍從喊話道:

「來人,傳話讓米諾陶進來一下。」

「不!不要走…」

少年顯然是做噩夢了,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突然一個翻身不小心從床上摔了下去。

「啊……疼,疼,疼!」

少年摸了摸頭上起的包,顯然摔的不輕。

「唔?怎麼了?不會這麼大了還從床上滾下來了吧?」

一名少女從隔簾縫隙中探出頭來,一隻手還在揉着眼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