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相親事務所(書號:8068)》[離婚相親事務所(書號:8068)] - 第5章 誰敢得罪(2)

「嘖嘖嘖,沒想到你還好這口呢。」

「牛郎?」

時小芊回過神來,驚愕的瞪大了眼睛。

陸南臉上的笑意更濃,「是啊,頂級牛郎一夜好幾千,估計你也包不起。」

時小芊笑了笑,不屑道:「我單身我快樂,你懂個屁!」

陸南的嘴巴也毒的很,「快樂個狗屁,你都淪落到在這種地方賣笑了,誰還要你。」

時小芊被他這話激怒,想起過往種種,隨手搶過剛剛走過來的服務生托盤裡的一瓶紅酒,對着陸南的腦門便砸了下去。

砰地一聲,不止陸南的腦袋開了花,時小芊也被關在了酒吧一個單獨的房間內,面前擺着一份八萬的賬單。

據說她隨手砸的那瓶酒價值八萬,剛剛一個貴客點的,酒吧里只剩這麼一瓶了,結果就被時女俠用來給陸少爺開了瓢。

當時那情景血水混着紅酒往下淌,有那麼一瞬間時小芊暢快的不行,但也只是瞬間就被人按倒在地拎到這來了。

酒吧的老闆要的是她賠的酒水錢,至於她跟陸南的恩怨並無人關心。

時小芊算了下,卡里的餘額不足一千,這個月都快活不下去了,別說這份賬單了。

算了,還是把她賣了吧。

惆悵之時,外面出現了慕景琛欠揍的臉,他大概是路過,包間的門敞開着,外面站了兩個人。

慕景琛在門口停了下,看着她狼狽的樣子薄唇微動,「聽說你拿了瓶八萬的紅酒砸了前男友?」

時小芊懶得搭理他,如果他剛剛肯配合一下,自己大概也不會給那位陸少爺開瓢了。

「砸人之前先問問酒的價格,別砸了人賣身都不夠,愚蠢!」

留下這麼一句話,慕景琛便走了。

時小芊看着他的背影,伸出手握成爪狀虛空抓了幾下,該死的牛郎還有臉教訓她!

宋淵怎麼會有個牛郎朋友。

「小芊。」

喵喵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跑了進來,抱着時小芊着急的打量着,「沒事吧,陸南那王八蛋沒把你怎麼著吧。」

時小芊搖了搖頭,「我用紅酒給他腦袋開了瓢。」

「真的?」

喵喵一愣。

「嗯。」

「太特么解氣了!」

喵喵站了起來,雙手鼓掌,「這麼多年你總算硬氣了一次,早該給他開瓢的。」

「可那瓶紅酒我賠不起。」

時小芊伸手將賬單遞給了喵喵,喵喵看了一眼頓時倒吸一口冷氣,「我的乖乖,小芊你打人的時候,能不能選瓶便宜的,陸南那渣男也不值這價啊。」

時小芊嘆了口氣,起身走到門口看着那兩人道:「問問你們經理,我在這打工還債行嗎?」

事到如今也只有這樣了,她沒有這麼多錢,也借不到這麼多錢,家中條件又不好,除了留在這送酒大概沒別的出路了。

「小芊,你瘋了,你要坐台!」

「……」

「我只是想做個賣酒的。」

夏日的雨說來就來,時小芊從的士上下來的時候,雨下的正大,她沒有帶傘麻木的走進了雨中,雨水打在臉上的感覺並不好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