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錯人後,在禁慾大佬的懷裡撒嬌》[撩錯人後,在禁慾大佬的懷裡撒嬌] - 第8章 對她感興趣

我什麼時候說了還要?」

南希一聽這話,突然像炸了毛的小獅子,就連耳鬢處的小絨毛都不聽話地炸開了。

「你不要血口噴人啊裴宴洲!我可是根正苗紅的小花骨朵兒!」

「小花骨朵兒?嗯,我看也挺像……」

裴宴洲不知道又聯想到了什麼,落在她臉上的視線下移,所到之處都讓南希的皮膚變得燙人了起來。

「你在說什麼呢!」南希連忙捂住了胸口,眼神嬌嗔卻不自知,「流氓!」

「流氓小姐,我記得,昨晚是你強迫我的吧?」

裴宴洲一提到昨晚,南希就好想撞牆。

啊啊啊!

她清純玉女的形象啊,在他面前蕩然無存。

「我們不是說好了不再提那件事了嗎?」南希鬱悶。

「你不說我倒忘了,南小姐!你是不是還欠我一筆賬?」

他來了,他來了,他帶着資本主義的醜陋嘴臉走來了。

南希,「你都那麼有錢了,怎麼還能訛我的錢呢?你不知道我一個沒身份沒背景的小明星賺錢有多辛苦嗎?」

裴宴洲一副大佬的坐姿,連翹腿的動作都那麼有格調。

他聽了南希的話,表示贊同地點了點頭,「確實,南小姐拍一部戲也不夠我喝杯咖啡進的賬!」

知道你有錢,能別在她面前顯擺了嗎?

為了能賴掉那筆賬,南希臉也不要了,「是呀,我是真的很窮,我媽死了,我爸娶了小老婆也不管我,我好可憐的!」

「所以,那筆錢就不還了好不好?反正那種事享受的是雙方,你又不吃虧的!」南希再接再厲地遊說。

她看到裴宴洲又點了點頭,修長的手指將脖頸里的領帶鬆了松。

這簡單的動作由他做出來,配上那張臉,有種禁慾的性感。

南希發現,他的喉結處有一顆小小的痣,神秘又性感,活脫脫一個芳心縱火犯啊!

這男人,長得太犯規了。

「南小姐說得對!既然這樣,我給你提供另外一種還賬方式。」

裴·資本家·宴洲,「以我的身價,被南小姐強迫一次,少說也是一百萬起步,而南小姐昨晚強迫了我五次。」

坐在副駕駛的周毅非常識相地將后座的擋板升了起來,這限制級的內容是他能不花錢就聽到的嗎?

神他媽強迫了他五次!

南希覺得自己還是太天真了,資本家就是資本家,怎麼可能有良心,她怎麼會覺得他是好人?

他明明就是一隻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南希,「……」

好氣,但還是要保持微笑。

「五百萬,如果南小姐還不上的話,不如就肉償吧!」

裴·資本家·宴洲大發善心地提議道,「畢竟,我是個商人,不喜歡做虧本的生意!」

南希眨了眨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是我理解的那個意思嗎?」

裴宴洲,「是你理解的那個意思!」

南希,「……」

她有以上六點要說。

兩人說話的功夫,車子已經在尤以寧家的小區外停下了。

南希上車的時候也沒有告訴司機她住在哪裡,但是他卻能準確地把她送到目的地。

「裴先生可真喜歡開玩笑!」南希假裝沒聽到他剛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