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遊戲系統過於危險》[戀愛遊戲系統過於危險] - 第8章 敵將討ち取ったり

「快兩年過去這東西還在啊。」柳辭叼着包子蹲在女生寢室門口,垃圾桶上的字跡已經模糊,勉強能看出「柳辭……垃圾……」的字眼。

意氣風發被雨打風吹去,所謂大學小社會,就是讓男孩子的驕傲斂入心底,讓女孩子的驕傲展露人前。

「柳辭你已經墮落到偷窺女寢室準備行不軌之事了嗎?」噠噠噠的聲音,是高跟涼鞋在敲打地板。

柳辭正欲轉身抬頭,高跟鞋尖按住了他的肩膀:「別抬頭,怕你控制不住自己的**。」

「冰,咳,葉卿卿。」感受到肩上忽然加重的重量,柳辭連忙改口,忍住想要向上偷跑的視線,他調整成鄰家男孩的溫柔聲線,舉了舉手上的豆漿,「給你送早飯啊,我記得的。」

葉卿卿彎下細腰,沒管豆漿,小臂疊在膝上,胸口擠壓小臂。

看着大男孩感到香氣貼近而抬起頭來討好的臉。

單手壓住裙子,收腿,葉卿卿錯身就要回宿舍。

「喂!冰塊兒,我們和好吧。」

「樹獺熊一樣作息的生物就不要給女孩子送早餐了,還是憑着這張臉吃軟飯去吧。」葉卿卿偏頭,精緻的臉上露出一個不知道是嘲諷還是勝利的笑容。

直到她回到宿舍,柳辭還被這個半個笑容的側臉定身在原地。

「知道啦,下次早半個小時送過來!」

對着空蕩蕩的樓道,有人發出了戰爭宣言。

【目標:葉卿卿】

【當前關係:親密 → 親密+】

哦,原來還有個系統啊。

走走停停,柳辭來到操場。

把豆漿放在觀察架上,柳辭看到了正做最後衝刺的元氣少女,運動馬甲勾勒出美好的身材,可惜哥哥的眼裡只有淘氣的家養狗子在自我撒歡釋放精力。

被哥哥帶了早餐的柳夕很開心,直言如果有什麼需要自己的地方,比如暑期社會實踐和暑期社會實踐,一定會幫忙。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那個大嘴巴的圖書館管理員。」柳辭低聲咬牙。

在白夜辛勤的小蜜蜂一樣在圖書館採集知識的時候,那個嘻嘻哈哈的碩士學姐管理員就把「古哲學幻想在科技時代的意義」這種死亡課題傳播了出去。

然後狗傳人、人傳人、人傳狗、狗傳狗、狗傳人、人傳人……這種名為幸災樂禍的疾病在整個京大蔓延開來,現在校園論壇上已經有了柳辭宿舍成員渣了學姐班輔才會被分配到這種課題的小作文。

實在太偏,現在白夜在圖書館已經開始翻藝術類的書了。

唐平建議找找有沒有類似理論的邪教,做一下反面批判。

但不提調研和實踐,哪個邪教現在還會崇拜火焰啊流水啊,說世界是由火焰創造的流水創造的?

已經破產的邪教嗎?

是真的煩,煩得宋平意這兩天玩遊戲EQ二連都不利索了:宿舍其他三個人這門社會實踐哪怕是拿到「差」,績點也會是全系前三,可他就得掉出前二十了;再說了,誰不願意自己的大學生涯清一色的「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