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先生的白衣少年》[藍先生的白衣少年] - 第9章 初見藍先生

那位小祖宗的助理剛才可說了,今晚上不給他主子找個稱心如意的人替換被截胡的那位,他的皇域大會所立**從藍陵這座大都市消失,保准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正當他帶幾個心腹一展莫籌就快窮圖匕見時,天降神運給他派了個小天使過來!

鄭總又在心裏再次感嘆天無絕人之路,身邊這位男孩絕對是照着那位小祖宗心頭好的模子長出來的,簡直就是上天專門為小祖宗量身定製出來的人間絕色!

雖然心裏高興得可以任由千軍萬馬在胸膛奔騰撒歡,臉上還得端着大老闆的高冷姿態:「上去要有禮貌尊稱客人為先生,客人要怎麼樣你就得配合,客人開心了,錢自然少不了你的。否則……」

雲輕趕緊點頭:「我一定配合,保證聽客人的話。」做什麼都可以,就算要他的命都不會眨下眼,只要能給錢救爺爺。

鄭總滿意點頭。

出了電梯,大廳裝修跟樓下很不一樣,這裡是極溫馨的田園風格,親和的原木色搭配恰到好處的綠植,是個能讓人舒緩放鬆的地方。

只是電梯廳站着四位黑衣大漢,跟大廳溫馨的環境顯得格格不入。

頂樓只有一個房間,門口站了位面相文雅英俊的男子,西裝得體,站得也端正。

鄭總在他跟前顯得很恭敬:「有勞席特助通報藍先生一聲,人我帶來了。」

席特助將目光投向雲輕臉上,雲輕一抬頭剛好對上他有些審視意味的目光。

雖然倆人視線只在空中對視一秒,雲輕依然從席特助一掃而過的目光中捕捉到一抹不明顯的輕視。

雲輕沒有迴避他的視線,他不在乎,只要給錢,什麼都可以不在乎,一個眼神而已。

「確定第一次?」席特助冷冷的聲音響起。

雲輕剛想點頭,鄭總趕忙回應:「是是是,千真萬確,哪敢對藍先生不敬。」

席特助抬手輕輕敲了兩下門,便推門進去很快反手關了門。

趁席助理不在,鄭總又低聲補了句帶着警告意味的話:「千萬要聽話,把藍先生給我哄開心,不然,你跟你家裡人都過不舒坦!」

雲輕低低應了句:「我知道了。」

門再次打開,席助理站門邊盯着雲輕:「進去吧。在門口洗乾淨手,換鞋。」席特助看了眼他身上的帆布書包,「身上的包也放門口。」

鄭總鬆了口氣,雙手合十點頭哈腰跟席助理道謝:「辛苦席特助。謝謝謝謝!」

拍馬溜須卑躬屈節的姿態讓雲輕不合時宜的想起老家狗仗人勢的土肥圓,如果剛子哥在就好了,自己估計不會走到這一步吧?

雲輕進門後席特助輕輕關上門,瞥了眼還站在一旁滿臉諂媚笑臉的鄭雄,冷聲道:「這兒沒你事了。」

鄭總像台發條剛剛上滿只會點頭的木偶,朝席助理頻頻點頭哈腰,「好好好,我這就走,有事兒勞煩席特助言語一聲,鄭某24小時恭候席特助。」一直退到電梯口才轉身按電梯下了樓。

席風看向剛剛閉合的電梯,嘴角扯了出個不屑的嗤笑,對鄭雄這張趨炎附勢恃強欺弱的嘴臉噁心至極!

雲輕一進房間便聞到一股淡淡幽幽的雅緻冷香,味道不像是人為加工的香水味道,應該是自然界中某種植物的原始香味。

進門是寬敞的玄關,一次性拖鞋、濕紙巾濕毛巾排列整齊。現代中式風格的實木案几上還有香爐梵着鳧鳧青煙。

室內環境一點不像娛樂會所,倒像位隱於深山竹林避世清修的仙人雅居。

雲輕換好鞋,在鞋柜上方掛好書包,用濕巾擦乾淨手,再用濕毛巾擦了把臉才敢往裡走。

地上鋪了柔軟的地毯,走在上面幾乎沒有聲響。

走出玄關,雲輕才知道這間房有多大!

比他們高中的籃球場還大!

右側是一組簡約大氣的現代中式實木沙發,真皮坐墊,正前方寬敞的巨型落地窗,窗外霓虹交織,星河璀璨,整個城市的繁華盡收眼底。

左側整扇牆全是到頂的書櫃,書櫃前方是實木辦公桌,沉穩渾厚,辦公桌後方坐了位長相好看得不近人情,氣質高冷矜貴的年輕男子!

男子的目光聚精會神落在筆記本電腦屏幕前,手指在鍵盤上敲出細碎的聲響。

雲輕冷不盯看見男子,嚇了跳,接着又鬆了口氣,不是女客人,同樣是男性,應該不會有什麼。

「去洗/澡換衣服,卧室等我,洗浴室在你左前方。」男子突然出聲,打斷雲輕的思緒。

嗓音清冽但不單薄,像山澗有迴響的清泉,乾淨好聽。

雲輕看向男子,男人沒抬頭,視線依然停留在電腦上:「好的,先生。」

雲輕推門進去,才知道卧室也大得毫無人性!裡邊居然是間套房,前廳起居室,開放式廚房、餐廳還有酒櫃,屏風後邊才是卧室。

左側是標配的巨大落地窗,兩米多的大床,質感高級的淺灰色床品整齊得連一絲褶皺都沒有!

床的右側全是玻璃推拉門,可以看見左半段是比他家還大的衣帽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