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先生的白衣少年》[藍先生的白衣少年] - 第10章 藍先生,您還滿意嗎

他撩開雲輕額前烏黑的碎發,在額際落下一吻。

藍羽俯下身,雲輕忍不住輕推了身上的藍羽一把:「藍先生,我是男的。」

藍羽氣息微喘:「嗯。」

……

雲輕穿好衣服,他做夢也想不到兩個男人之間還可以這樣,直到現在他都還沒從剛才的震驚羞/恥恐懼中緩過神來。

他現在更害怕的是自己沒有讓客人滿意。

鄭總說了,客人不滿意,不但錢拿不到還會有嚴重的後果,如今對他來說,最嚴重的後果就是拿不到錢給爺爺治病。

他站在床邊拘謹的扯着白襯衫衣角,客人在洗浴室洗澡,雲輕腦子一片混亂。

他試圖想回憶一下客人在整個過程中有沒有對他表現出滿意或不滿意的舉動,當時他處在極度恐懼腦袋迷糊的狀態,只是閉着眼睛盡量讓自己忘記羞/恥放鬆身/體取悅客人,根本沒敢睜眼看身上的人。

藍羽估計有強迫症,大半夜洗完澡出來還穿戴得一絲不苟,他扯了扯衣袖的袖扣,抬眸看了雲輕一眼,單刀直入問:「你身/體有沒有不舒服?」

人家這話問得簡單粗暴,感覺不出絲毫尷尬,臉不紅心不跳就像在問「今天的菜合不合你胃口」一樣稀鬆自然。

雲輕忙搖頭,一副難以啟齒又不得不開口的為難模樣:「藍先生,您……您還滿意嗎?」

「你覺得呢?」藍羽的語氣帶着笑意,看來心情不錯。

雲輕紅着臉點頭。

「倒挺自信的,你走吧。」男人說完轉身出了卧室。

雲輕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男人說的話。等他追出來時,藍羽已經坐回辦公桌前低頭翻閱文件。

男人握着一支在燈光下隱隱泛光的黑色鋼筆,在一份密密麻麻寫滿英文的文件不同地方打了幾個圈,最後在右下角筆走龍蛇寫下蒼勁有力的兩個字:藍羽。

雲輕站在實木辦公桌邊上,鼓起很大勇氣開口:「先生,請結賬。」

藍羽挑眉:「微信支付寶網銀,你選一個。」

藍羽對人很挑剔,所以每次都要求會所給他的人必須乾淨不經人事的,要人之前他會派他的特助席風給會所一筆不菲的費用。

按理說這次雲輕的費用是從那筆錢裡邊抽佣的,但有些膽子大的還是會開口向客人額外索取小費,藍羽不差錢,對這些人大方,只要不獅子大開口藍羽向來會給。

怪不得他的死黨們都揶揄他是風/流界的一股清流,是風/月場最有素養的高質量嫖/客。

他以為事後這位跟張白紙似的小年輕會嚇得趕緊提/褲子跑人呢,想不到還敢張口要小費,這倒挺讓他意外的。

雲輕低聲開口:「現金。」

藍羽拿起手機剛準備給他轉賬,聽他這麼說,面無表情重新把手機放回桌面。拉開抽屜拿了個黑色錢夾出來:「多少?」

雲輕:「外邊廣告牌上寫着8000-10000,您在這個數上看着給吧。」

他想說一萬的,醫院要求他交一萬。但他不敢開口要這麼高,他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讓人滿意,萬一說多了人家一分都不給呢?

雲輕目光落在藍羽拿着黑色錢夾的那雙手上,那是一雙他見過最漂亮的手,修長、勻稱、白皙,連指甲蓋都修得精緻整潔,透着健康的淺粉,每個指甲蓋下邊還有比淺粉淡一些的小月牙,邊沿整齊乾淨,所有的細節都在告示外人,他是位身體健康狀況極佳的男人。

藍羽從錢/包里拿出沓錢放在桌面,聲音比剛才冷下半分:「我只有五千現金。你拿走。」

雲輕一聽,緊繃的情緒瞬間失控,眼淚一下子傾泄而出:「不行!先生,不行的!我最少要八千!」

這人剛剛在床/上明明緊張得要死,卻還是裝出一副忍辱負重慷慨赴死的頑強模樣。

如今僅因為幾千元錢,情緒激動成這樣讓藍羽有些不解,幾千而已又不是幾百萬!至於傷心難過成這樣嗎?

雲輕哽咽着開口:「我爺爺還在醫院等着我交錢治病。」

藍羽微微擰眉,眸光越來越冷。

他是大方,但特別厭惡那些為了博取同情騙取金錢,不惜卑劣到詛咒自己親人的人。

咋抬頭初見這位乾淨清素的白衣少年便有「眾里嫣然通一顧,人間顏色如塵土」的驚艷,剛才在床上眸含清泉羞臉生粉更是讓他心生歡喜。

此刻,對少年的好感蕩然無存,他連個眼神都懶得給,嗓音不由冷硬起來:「別在我面前哭!另外五千我轉賬給你。」

雲輕抬手用手臂擦乾淨眼淚,咬唇忍了很久才把情緒控制好,他不能哭不能惹客人不高興:「我要現金,我……我沒有手機。」

藍羽抬眸在他眼上深深看了一眼,似乎想看看自己今晚是不是上了個古代人。

目光在他臉上停了一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