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弦狂想》[藍弦狂想] - 第3章 眉梢眼角藏秀氣,聲音笑貌露溫柔(2)

體一般,在雲飛全身流動,不過眨眼,雲飛就完全變了一個身着鋼鐵鎧甲的武士。

鎧甲全身嚴絲合縫,找不到一處能看見雲飛衣服和皮膚的地方;

眼部就像昆蟲複眼一樣,由多數藍色小眼構成,除了眼部外的所有部位全部被黑金色金屬所包裹。

就像以前電影里鋼鐵鎧甲那樣,全身上下看起來由很多塊鐵片組成,遠看圓潤近看又稜角分明,為了方便行動所有各關節處都由軟金屬相連,整體看起來給人一種鋼鐵的冷漠霸氣之感。

雲飛試着跳了跳,感覺身體與體重不想符的輕盈,心中夷愉。

試驗了一會套裝戰鬥模式的其他性能,雲飛又道:「系統,切換到日常模式。」

系統應道:「收到,I型輔助套裝日常模式準備中,滴!日常模式準備完成,日常模式切換中,日常模式切換完成。」

只見雲飛身上的鎧甲就像分子湮滅一般,在空中化為無形,緊接着雲飛身着一件藍白相間衛衣,一條灰色運動衛褲,腳上一雙白色運動鞋出現在房間。

畫風一下就從殺戮機器轉變為了運動系男孩。

雲飛戴好了儲物戒指,發現這個戒指里的空間還是蠻大的,有8平方米的空間,足夠他裝很多東西了。

接着他又把雷爆球和幾大袋食物裝進了儲物戒,最後還裝了倆打火機。

當他拿起箱子里的最後一件物品時,他又產生了疑惑,隨後問系統:

「系統,這個覺醒藥劑是讓我再次覺醒一個弦能的意思嗎?」

「宿主,天命雖然是你本身便具有的弦能,但因其太過特殊,宿主不會再覺醒弦能。宿主喝下的覺醒藥劑都會隨機變為同屬性的弦技。」

雲飛敏銳的發現了系統這次回答的問題所在。

「系統你的意思是別人喝下這瓶覺醒藥劑,就算是他本身有弦能,也可以覺醒另一個弦能,就我不行?」

「是的,宿主。」系統毫無感情的電子音傳來。

雲飛當場怒了,「憑什麼,這是哪門子規矩……,系統我要換弦能。」

但云飛也只能在原地無能狂怒,因為系統已經進入了潛水模式,無論雲飛怎麼叫喊,它都沒有迴音。

雲飛最終還是喝下了覺醒藥劑,蚊子再小也是肉啊,雖然他不能再增加一個弦能,但起碼可以增加一個弦技,萬一覺醒了一個強大的弦技呢?

當雲飛喝下了藥劑之後,那一陣**感又來了,待**感過去,雲飛打開自己的信息欄,發現自己多了一個叫寒冰煉獄的弦技。

【寒冰煉獄:自然系弦技,指定位置產生一個巨大的寒冰領域,開啟時冰凍周圍天地,並造成冰刺傷害,寒冰領域中會產生各種寒冰獸,寒冰獸會根據主人的命令攻擊對手,且對手在寒冰領域內的能量消耗增加20%、各項屬性減少20%,每分鐘承受一次寒冰詛咒,寒冰詛咒在寒冰領域中不會消減,當寒冰詛咒疊加5層時,將觸發凍結效果。】

這一個範圍弦技,且帶有控制效果,雲飛表示很滿意,能夠略微抵消一點沒得到弦能的鬱悶。

…………

待雲飛收拾好東西,肚子已經開咕咕叫了,雲飛隨便泡了碗面,還沒吃完,就聽見外面傳來了一聲女孩的尖叫;

「救命啊……後面有怪物,開一下門啊……」

一邊尖叫,還一邊傳來敲門的聲音。

雲飛拿出天刀,搬開衣櫃打開門,往聲音來源望去,只見樓下街道上一個穿着牛仔超短褲白色短袖的妙齡少女正在被一群屍追趕,女孩一邊跑一邊喊着救命,時不時還敲一下傍邊住戶的門,可惜沒有一人給她開門。

眼看女孩就要被屍群追上了,雲飛來不及多想,趕緊下樓,跑到女孩面前,急忙道:

「跟我走。」

隨後對着她身後的喪屍就是一刀,直接把它的胸膛劈開,雲飛拉着女孩的手往樓上跑,把她帶進家裡;

女孩剛進屋,就一屁股坐在地上,眼裡全是驚魂未定,臉上還有未乾涸的淚水。

……

但很快她便安靜了下來,然後她站起身來,對雲飛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謝謝大哥哥救了我,我叫袁詩玲。」

雲飛剛想回答;

「吼……吼……」

外面就響起了一陣陣的吼聲,還伴隨着不停的砸門聲。

其實在女孩進屋後這些屍的吼聲就沒有停止過,雲飛本來不想理會,誰知外面的吼聲越來越多,就連用衣櫃抵住的門也有了被沖開的跡象。

雲飛急忙喊道:「袁詩玲是吧,快來把門抵住,不然等外面的怪物進來了,我們都得玩完。」

袁詩玲一聽,趕忙跑過來和雲飛一起抵住門。

不一會兒,外面的屍群可能是覺得累了,慢慢停止了砸門,雲飛兩人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兩人癱坐在地上,終於有功夫認真打量彼此。這一打量,雲飛便是一愣。

只見袁詩玲生的一張瓜子臉,滿臉文秀,杏眼一眨一眨,如含春水,櫻桃小嘴微張,唇不點而紅,即使頭髮因為剛才奔跑的緣故,有些散亂,也讓雲飛看直了眼。嘴裏不自覺念叨:

「眉梢眼角藏秀氣,聲音笑貌露溫柔。」

袁詩玲原本也在打量着雲飛,見雲飛面容剛毅,氣質略顯冷漠,和他剛才救自己的舉動形成鮮明對比。

又聽見雲飛嘴裏的誇獎,不禁面容微紅,心裏不知怎地又湧上來一股甜意。

雲飛看了好一會,看得袁詩玲實在好意思了,輕咳一聲,雲飛才反應過來,趕忙轉移話題道:

「你好,袁詩玲,我叫雲飛,你是從哪裡過來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