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弦狂想》[藍弦狂想] - 第1章 序-天命

在寂靜的宇宙深處,一顆藍色星辰在這片充滿黑暗與孤寂的星空中格外的突出,為這一片星空點綴了顏色,彷彿星空都因為它變得生動而活潑了許多。

忽然一顆巨大的隕石從遠處而來,帶着毀滅一切的氣勢以極致的速度劃破星空。

岩夏國,天海市,盛陽新區新民宿。

「這裡是天海廣播電視台,現在是2025年7月12日14點28分,最新新聞報到,隕石編號Z-001已經距離地星不足500公里。」

「雖然各國聯手合力攔截隕石,但目前依然有5塊直徑超過700米的隕石落向地面。」

「預測地點分別是:太蘋洋中部夏威宜群島,北美墨希哥灣,俄洲南部,鷹國埃拉斯加以及南非。」

「專家稱:雖然這次隕石對我國不會形成直接撞擊,但會有衝擊波影響。請各位市民待在自己家中,關好門窗,不要驚慌,做好被撞擊準備。」

「不是吧,各國聯手都沒法阻擋這顆隕石,這下完了」這時一個穿着白背心、黑短褲的青年坐在沙發上吐槽道。

雲飛,男,21歲,身高177cm,體重70kg,盛陽大學大三學生,留着一頭烏黑短髮,一張剛毅臉龐稜角分明,性格內向目的性強,平時很少和別人交流,喜歡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因為從小就沒有父母,由爺爺養大,所以很早便懂得了人情冷暖;

前幾年盛陽市擴建新區,他和爺爺被分配了一套新房,因為他想着要照顧爺爺,就選了離學校不遠的一套二層房。

誰知道才搬過來不久,爺爺就因為病情加重與世長辭;

那時雲飛也才大二,能做的就只有在爺爺走之前多陪着爺爺,讓爺爺走的不那麼孤單。

自從爺爺走後,偌大的房子自然掛在了雲飛名下。

雲飛通過自己平時的兼職和**的補貼,生活倒也還過得去。

今天被通知有隕石撞擊,網上也是一片末世降臨的討論。甚至有些人通過短短的幾個小時就囤了幾屋子物資。

雲飛出於從眾心理,也囤了幾大袋的物資和水,關好門窗,安安靜靜等待撞擊的來臨。

「轟…………」一聲巨響,接下來就和發生了地震一樣,房子一陣搖晃,櫃檯上的茶具和廚房的碗筷落在地上不停地噼啪作響,窗戶玻璃也部分被震碎掉落,甚至客廳的吊頂都掉了一塊下來。

……

待一切安靜過後,雲飛四處一瞧,好傢夥,他都想給裝修公司打電話了。

雲飛打開門,到外面走廊向樓下張望,發現外面已經聚集了不少人,眼中都是後怕的神情。

再往對面樓一看,大樓整體倒是沒什麼事,就是窗戶的玻璃有的已經碎裂,有些住戶的陽台也是一團糟。

雲飛甚至看見有些心寬仔已經開始收拾起了屋子。

雲飛見沒什麼其他情況發生,也就回到家中開始收拾起地上的碎片。

待雲飛收拾好家裡,再次出來家門時,已經有人發現了不對勁。

「大家快看天上,這是什麼,難道隕石撞擊的灰塵這麼快就飄到了我們這裡了?」一個沙灘褲配小背心、拖着人字拖的青年喊道。

雲飛一聽,急忙往天上看去,只見天空變得灰暗,高空中充滿了灰白色不明粉塵,就如十幾年前京都的霧霾一樣。

緊接着一道道藍色光圈不斷在頭頂上空擴散,把灰暗的天空染成一片炫藍。

這些藍色的光暈不斷沖刷着天空的灰霾,就像巨大的吹風機一樣,幾分鐘後,天空又恢復了剛才的晴朗。

雲飛也被這驚人的景象弄的目瞪口呆,立馬拿起手機記錄這匪夷所思的一刻。

在他想把照片分享的朋友圈的時候,他聽見了旁邊小哥疑惑的叫道:「咦,怎麼沒信號了?」

雲飛急忙看向自己的手機,發現自己的手機也沒有信號。但他並沒有慌張,他知道在地震時,震中心也是沒有信號的,這次隕石撞擊可比地震威力大多了,沒有信號也正常。

當雲飛忙完回到屋裡,剛關上門的時候,卻發現從他的卧室里走出一道人影。

心中突然一驚,嘴裏慌忙喊道:「你是誰,怎麼進來的?快出去,不然我告你私闖民宅。」

邊說,邊隨手拿起了手中的掃帚,做防守狀。這道人影根本不理雲飛,徑直朝雲飛走來,在他離雲飛只有兩步時,雲飛咬牙,直接一掃帚劈過去。

誰知他這一劈,居然直接穿過了這個人影,眼看着人影慢慢靠近他,他卻像被定身了一樣呆立在原地。

最終這個人影靠近了雲飛,並且就像雲飛影子一樣,慢慢的與雲飛融為一體。

「砰……」,雲飛就像是突然失去所有力量一樣,倒在了客廳地板上。

……

意識空間

「這是哪兒?」雲飛驚恐的跑着,口中大叫。

人在空曠的地方會不自覺的產生恐懼與孤寂感,而這裡不只是空曠,這裡天與地沒有界限,看不見藍天白雲,看不見大地,什麼都沒有,又像是什麼都存在。

在這裡彷彿時間和空間都失去了意義。只有他一人不停的跑着,叫着,他想停下來,但不知道為什麼身體不受他控制。

他只能不停的大叫,意圖吸引這裡的主人來告訴他答案,當然,如果這裡有主人的話。

不知跑了多久,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道光,刺得雲飛不自覺的閉上了眼睛。

再睜開時,眼前10餘米處出現了一個銀髮及腰、肌膚白皙的…………男人。

男人長的是劍眉星目,外面套着一襲藍白相間、袖口領口具掛金邊的道袍,裏面着一件淺灰色內襯,顯得仙韻十足,臉上刀削般的線條彷彿在昭示着眼前男人的冷漠。

雲飛看見有人,不禁喜從心來,快速向男子跑去,但是發現不管怎麼跑,男人和自己的距離都絲毫未減,不禁喊道:

「你好,朋友,請問這是哪裡?」

「天命」

「天命是哪裡?是外國的城市嗎?我怎麼沒聽過。」

男子默然無言,只是靜靜地看着雲飛。

「那你是誰呀?這裡要怎麼出去呢?」

「天命」

「好吧好吧」雲飛忽然發現上帝真的很公平,給眼前男人開了一扇門又關上了一扇窗。

眼前的男人俊美如妖,氣質飄然,然而智商有限;還只會說兩字兒。

突然,男子毫無徵兆地向雲飛走來,近了雲飛才發現,這個男子有點眼熟。

不過男子並沒有給雲飛反應的時間,一下就沖入了雲飛的身體里,雲飛嚇了一跳,緊接着腦袋像是被什麼東西開了瓢一樣,疼痛難忍,再次暈了過去。

翌日

「吼……吼……吼…………」

「這是什麼怪物,殺人了……快跑……」

「媽媽……嗚嗚嗚……」

「嘔……嘔……」

「砰砰砰……」

雲飛是被外面嘈雜聲給吵醒了,從床上翻起來,還聽見外面有不似人聲的吼叫,他準備掀開窗帘看看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他掀開窗帘的一瞬間,一隻沾滿鮮血的手先從護欄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