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宿主只想種田養娃》[快穿之宿主只想種田養娃] - 第8章 農門寡母和好大兒(8)(2)

趙木匠的媳婦,也就是他的堂嬸不喜歡他,從來不給他好臉色看,所以根本沒打算吃飯。

這天也一樣,堂嬸有說有笑的和堂妹回家來,一見他在,臉立刻就拉的老長,冷哼一聲,直直往屋裡去了。

倒是堂妹問他好,「石頭哥來了,我下午要去找月月姐玩,石頭哥有沒有什麼話要我帶給月月姐?」

石頭一臉茫然,「沒什麼話說。」

堂妹:……

原本對自家媳婦態度不滿的趙木匠見到這一幕也笑了,打算進屋去和媳婦好好說道說道,他媳婦也不是不講理的人……

「趙傳林!你給我進來!」

帶着憤怒的咆哮聲從屋子裡傳出,趙木匠見狀不好,連忙跑進屋子裡關起了門。

「怎麼了?怎麼了?小點聲說,石頭和鄰居都能聽到呢!」

「趙傳林!家裡的錢呢!這日子你不想過了是吧!他趙石頭一不是你的兒子,二不是你兄弟的兒子,怎麼就輪到你這麼上心呢!」

「他是我堂兄弟的兒子,我那兄弟命苦,我不幫一把難道還看着他餓死?」

趙木匠這話說的硬氣,但做的事卻是讓步示好的,他拉過媳婦周氏,把她按在床上坐了,又笨手笨腳地給她順氣。

周氏臉通紅,呼吸急促,確實氣的不輕。

兩人感情不錯,偶有磕磕絆絆,但都是些小事,小打小鬧吵幾句就過去了,從沒紅過臉,這還是第一次。

趙木匠心裏也是懊惱的厲害,本來今天收了石頭娘做床的錢,他想着要讓媳婦高興一下的,沒想到沒準備好,弄巧成拙反而把人氣到了。

周氏見他不說話,以為他想就這麼把事放過去,頓時氣的更厲害了,心裏委屈的緊,眼淚吧嗒吧嗒地掉了下來。

尋常農人,就地里那點兒進項,也就剛夠吃,賣掉一點兒換些油鹽,手裡根本沒多少現錢。

因為趙木匠給村裡人做東西,家裡這才多留了一些銅錢,但那是一百多銅錢,不是十多銅錢,不是說丟就能丟的,家裡四個孩子,要吃要喝,日子過得緊巴巴的,他卻平白把一百多銅錢給別人……

趙木匠眼見媳婦哭的厲害,當即什麼也顧不上了,直接把碎銀子掏出來塞給她,「錢在這裡!」

周氏愣了,顧不上哭,一把搶過那碎銀子細細打量着,確定是真的後,當即一把抹乾眼淚,「這哪來的?」

「石頭娘給的。」

「石頭娘……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錢?」

趙木匠嘆口氣,在周氏身邊坐下,說道,「找她娘家親戚借的吧,她不讓我說,怕石頭多想。說要打兩張新床給石頭成親用,還把石頭留下幫忙了。這我想着,石頭留下幫忙抵一部分錢,咱又是親戚,她家那個情況,也不能多賺她的錢,就把家裡的錢找給她了。媳婦,彆氣了。」

周氏當然已經不氣了,但多少有點不好意思,收起銀子後猛抽了趙木匠的後背一下,這才扭捏着去廚房做飯了。

趙木匠笑笑,知道這事是過去了。

於是中午一家人就吃到了格外豐盛的一餐飯。

飯間,周氏還主動給石頭夾菜,讓他多吃點。

石頭雖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堂嬸不再討厭他了也是好事。

吃過飯,他幹活乾的更認真了。

趙木匠和周氏把這些都看在眼裡,趙木匠見周氏態度緩和,便順勢提出,「媳婦,我想收石頭做學徒。」

周氏動作一頓,隨後說道,「你願意收就收唄,以後也多個幫忙的人。」

趙木匠鬆了口氣,這事算是成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