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宿主只想種田養娃》[快穿之宿主只想種田養娃] - 第2章 農門寡母和好大兒(2)

原主被兒子趙石頭護着,親眼看着山賊一刀刀砍在趙石頭身上,看着趙石頭從奮力掙扎到一動不動,最後還被山賊砍掉了頭……

打在兒身,痛在娘心,何況是刀砍?

看到這一幕的原主心都要碎了,目眥欲裂想和這些畜生拚命,但她只是一介尋常老婦,哪裡有什麼能耐?

很快便也被山賊亂刀砍死,死前怨氣衝天,由此產生了這次任務。

雲芃消化着隨原主記憶一併復蘇的恨意和不甘,在腦海中同系統交流。

『所以任務是幫他們復仇,然後過上幸福生活?』

【是的。】

過上幸福生活這且不說,復仇這事還有待商榷,她懷疑原主和趙石頭被殺的事另有隱情。

一來隨縣一向安寧,此前並沒有山賊出沒的傳言。

二來這幾個山賊體型高大,刀刃可清晰照出人影,鋒利無比,不是尋常鐵匠鋪能打造出來的,更不是山賊能有的武器。

三來原主和趙石頭一看就是窮苦百姓,便是出來採買成婚物品,也不過買了幾尺布、一包紅糖、一點油鹽罷了,攏共沒花了三百銅錢,根本不會成為山賊的目標。

相反,在母子兩人之前,就有一輛馬車駛過,那明明更適合打劫,但那幾個山賊卻沒有動手。

再聯繫起山賊出手皆是殺招,直取母子兩人的性命……

雲芃不是原主那樣沒見識的農村老婦,做過一年多任務、見識過各種陰謀詭計的她很快便明白過來。

這隻怕根本不是山賊,而是專為滅口而來的殺手!

這根本不是意外,而是有計劃的謀殺!

但問題是,原主和趙石頭是土生土長的隨縣人,平日里連村子都不怎麼出,一年也不一定去縣城幾回,他們身邊的人也多是如此,原主母子又一向與人為善,哪裡能招惹到這般有權勢的仇家呢?

但若說一點可能都沒有,那倒也不是。

原主不是還有個死在戰場上的丈夫么?

莫不是那丈夫其實沒死,反而還在戰場上建功立業,陰差陽錯地娶了大家閨秀為妻,最後身份暴露曾有一子的事情被妻子得知,所以派了殺手來滅口?

不是雲芃思路跳脫,是這套路她實在見的太多了。

一般還會伴隨着失憶、虐戀、追妻火葬場等等,她做過不只一個類似的任務,對這一套都形成條件反射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隻解決了眼前這一批殺手還不行,想要在鄉下安穩種田好好過日子,還得把幕後黑手給揪出來才行!

唉,想安穩種田過日子也不容易啊。

一步一步來吧,當前要做的,就是躲開眼下的災禍。

要報復現在還太早,原主母子起點太低,能做的太少,但避開鋒芒自保還是能操作一二的。

隨縣是個窮苦閉塞的小地方,趙家村更是如此,在這些地方出現幾個殺手那樣的生面孔很容易被察覺警戒,所以那些人才會選擇在半路上動手。

從這一點入手,短期內他們母子只要呆在人多的地方不落單,就能在一定程度上讓殺手無從下手。

等她在這裡站穩了腳跟,再對這些殺手和幕後黑手徐徐圖之。

「娘,你別擔心錢的事,以後我來養家,我會解決這些,讓你享福。」

雲芃回過神來,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