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宿主只想種田養娃》[快穿之宿主只想種田養娃] - 第1章 農門寡母和好大兒(1)(2)

。」

***

雲芃再次醒來,只覺得口乾舌燥,渴得厲害。

「水、水……」

聲音如老嫗一般嘶啞無力。

緊接着她耳邊就響起一陣又驚又喜的男聲。

「娘、娘你終於醒了!感覺怎麼樣?水來了……」

感覺有水潤了潤唇角,但很快就沒了,她勉強睜開眼,視線模糊地厲害,勉強分辨出這是在一條充滿古意的大街上,隱約可見有路人走過,不由得鬆了口氣。

還以為穿到沙漠或者末世去了呢,沒水喝的滋味可實在不好受,原來是個古代位面,搞點兒水喝應該不成問題。

「娘,娘,你沒事吧?」

雲芃回神,就見眼前一個十五六歲的農家少年正滿臉擔憂地看着她,手裡還有一個空空如也的水袋。

見她看向那水袋,趙石頭紅了臉,訥訥道,「出門走的急,只帶了半袋水。」

他說著,頭越發的低了,心中越發自責起來。

都怪他,出門的時候沒有準備足夠的水,娘為了把水留給他喝,這麼熱的天半天多都沒喝一口水,這才熱昏了過去,都是他這個做兒子的不孝……

雲芃瞥見了這少年的異常,只是一時渴得厲害,實在顧不上,在身上摸到幾枚銅錢後便操着嘶啞的聲音開口。

「我們去找個茶館喝碗茶水吧。」

「都聽娘的。」

雲芃被這半大少年攙扶着,一路走到一家接地氣的大碗茶館前,隨便找了個犄角旮旯坐了,要了兩碗最便宜的茶水。

夥計端了兩大海碗冒着熱氣的茶水上來,她擺出兩枚銅錢付了賬,端起一碗來感受了下溫度可以接受便立刻大口大口地仰頭喝了個精光,這才感覺好了些。

她抹了把嘴,看向坐在對面的憨厚少年,「你喝啊。」

趙石頭這才回神,把面前的茶碗往她這邊推了推,「娘喝,我不渴。」

騙人,嘴巴都乾的起皮了。

雲芃虎起臉,嚴肅說道,「讓你喝你就喝,娘喝了一碗水不渴了。」

眼見趙石頭把水喝了,她這才放下心來,開始接收原主的記憶。

原主名叫劉春花,眼前這個少年是她兒子趙石頭,她丈夫早年被徵兵死在了戰場上,留下他們孤兒寡母艱難度日。

剛守寡的時候她才二十歲,不少人都勸她趁年輕再找一個,但她顧念和丈夫兒子的感情,也抵不住公婆的苦苦哀求,最終沒有再嫁,留在婆家侍奉公婆撫養兒子,用她並不寬闊的肩膀撐起了一家人的生活。

農戶的生活苦啊,便是家裡有男人的人家也過得苦哈哈緊巴巴的,何況這沒有男人還要奉養兩個老人的。

不過十年時間,原主就衰老的不成樣子,才三十歲的人看起來卻比五十多歲的婆婆年紀更大。

好在她終於熬出頭了,公公去世了,婆婆去了小叔子家養老,兒子也長大了能幫她做活,終於不必那麼勞累。

去年年景好,母子兩人又肯干,存下了一些糧食,便託人給兒子相看了個姑娘,這樁親事所有人都滿意,便定了下來。

這次她和兒子就是來縣城採買成親用的東西的。

眼見着苦盡甘來,好日子就在前頭了,生活卻彷彿與母子二人開了個玩笑。

在從縣城回村的路上,母子二人死在了四個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的山賊的刀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