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嬌軟小撩精又被大佬團寵了》[快穿:嬌軟小撩精又被大佬團寵了] - 第4章 影帝大人輕點寵(3)(2)

醉,意外傷害了雅痞富二代祁悠狄,最後被人家聯合其他家族整成了家破人亡的悲慘局面。

說慘都是輕的了。

……

與此同時。

松下傳媒六樓會議廳內,倪芸將剛才姜芊芊的資料信息放到了穆蕭的面前。

她也不知道這個大影帝究竟抽了什麼瘋,放着大把大把漂亮青春的女明星不合作,竟然看中了她手裡待簽約的新人小白。

雖然姜芊芊的美貌是斬男/女利器,但是娛樂圈從不缺長相優越的男神女神。

可是那個小丫頭看着又乖巧又伶俐。

她也是真心把人當女兒寵的。

手機鈴聲響得突然。

倪芸低頭看了眼屏幕,眼神柔和了許多。

「穆影帝,您慢慢看着,我就先去處理孟小姐前陣子鬧出來的花邊緋聞了。」

不等穆蕭回話,倪芸便面色沉靜的退出了房間。

一雙暗銀色5cm細跟步步將地面踩出瓷實的響聲。

待在穆蕭旁邊的小李被房間內詭異的寂靜嚇得幾近心跳驟停。

男人專註翻動打印紙,視線漸漸炙熱。

指腹摩挲過女孩被照相機定格的絕世容顏,眸色沉溺,像是在思索着什麼。

「小李,告訴吳姐,我四月份的工作行程改一下吧。」

他細緻的收好關於女孩的資料,挺拔高挑的身形推門而出。

小李有些不着頭腦。

要知道他的老闆不是個喜歡輕易改變計劃的人,剛才盯着那張紙面上的照片也幾乎像是陷進去了。

這也太不像曾經淡漠內斂的穆蕭了。

要不是知道眼前人並未被掉包,他都要懷疑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喂,吳姐……」

「什麼事?」

小李將穆蕭的原話轉告了過去,吳姐眉頭一皺,但終究未詢問過細。

照那人給自己發來的要求更改了行程信息。

她回想剛才小李告訴自己的話,隱隱覺察到了幾分不對勁。

穆蕭一向是個很有自己心思的人。

可以說是她行走娛樂圈幾年間,見過在這大染缸當中難得的聰明人。

那樣重要的晚會竟然會推掉。

不光吳姐覺得他不正常了。

穆蕭卻很樂在其中。

他從小便接受優越而嚴苛的教育,懂得分明利弊,向來只做對自己有益的事情。

曾經他背着家族偷偷養過一隻小狗,每天回家後他都會去逗弄那條小狗。

直到有一天自己晚了些回家。

原本簡陋的狗窩空無一物。

他詢問僕人,那些人輕蔑的回答他:「少爺,那種東西太噁心了,所以我們已經幫您處理掉了,您就放心吧。」

他想去理論卻又只得忍耐。

只因為他還沒有站到頂端的位置。

現在所有人都羨慕他獲得的滔天權勢。

又有誰會想到,所謂的頂流影帝曾睡過潮濕陰暗的地下室,沒有工作只能靠幾袋過期麵包撐過活。

甚至連保護自己心愛東西的能力都沒有,那種無力又有誰會明白呢。

是姜芊芊讓他收穫了童年時候的那份熱忱。

後來他演過數不清的劇,各種題材都有。

縱觀整個娛樂圈,即便是曾經鼎鼎有名的金馬影后夏琳向他拋出橄欖枝,自己也未動搖過。

如此磐石般頑固的心,竟然因為姜芊芊有了第二次的鮮活。

他現在只想要將姜芊芊綁在自己身邊,不讓任何人看見。

那樣美好的女孩只能夠屬於他一個人。

穆蕭低沉暗啞的低語,幽深的眼眸中藏匿着極端的偏執愛意。

他記得那條價值連城的項鏈當初是被姜家拍走說要送給小女兒作誕生禮。

如今看來,姜芊芊就是姜家那位受寵的小公主了。

如此高高在上的小公主,和他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啊。

但他已認定了姜芊芊。

「老金,你之前那個迷你定位追蹤器還在嗎?」

得到準確的回答,男人眸色染上暗沉,輕笑道:「沒事,就是養的貓太漂亮了,怕丟。」

……

吳山新區A-17幢別墅內。

修長白皙的手飛快敲動着鍵盤,一行行黑體字於白紙文檔中浮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