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夢境:從取名小丑開始!》[恐怖夢境:從取名小丑開始!] - 第5章 吃肉不?剛殺的,很新鮮

「啊——!」

「死啊!!」

「啊——!」

「吼——!」

砰!砰!咚!咚!

伴隨着一陣怒吼從五樓傳來,艾麗絲舉着針管,極其興奮地向著五樓衝去。

何沐緊隨其後,右手伸進兜里,攥着手術刀,眼神閃過一絲凝重和…興奮。

殺戮開始了。

剛到四樓的拐角處,何沐發現兩個肥胖的身影正向著五樓快步趕去,一人拿着剁骨刀,另一人則拎着灰黑色棒球棒。

眯了眯墨黑的雙眸,何沐感到一絲不安,自己這手術刀能打得過這些兇器嗎?

「哈,屠夫和貪食他們動作好快,醫生,我們要儘快了,否則那些小老鼠的血肉可都搶不到了。」

彷彿想到了什麼,扭頭看向何沐的艾麗絲清澈水藍的眼睛氤氳着濃郁如霧的渴望,舔了舔紅唇,露出了一口整齊的白牙。

隱約看到了艾麗絲門牙上掛着一絲細小殷紅的血肉,何沐心中一突,漠然地點了點頭。

二人快步跟上屠夫等人,沉重的喘息聲,嗒嗒作響的腳步聲,使恐怖氛圍逐漸凝成。

很快四人來到五樓,遠處人影閃動,迅速消失在眾人的視野內。

而近處,映入眼帘的是一具不斷抽動的畫家「屍體」,胸腔塌陷,露出了折斷的胸骨和肋骨,骨茬森白,黏連着胸腔血絲和黏液,翻卷暗紅的肺部,呈塊狀散亂着,肺泡在血液中沉浮。

左臂骨折,頭顱歪斜,一隻眼睛被刺瞎,另一隻獨眼不斷左右轉動。

一旁沾染着血跡的撬棍靜靜「發獃」着,更遠處一個傾倒的油漆桶仍然泄露着暗紅髮黑的紅色「油漆」,散發著微微異味,腐蝕着周圍的一切。

斑駁的牆壁上,一道道血痕向下滴落,更有一片血點密布,星星點點,猶如螞蟻。

彷彿察覺到了何沐等人的到來,畫家緩慢伸起左手,既像招呼,又彷彿是阻攔着眾人來徹底殺掉他!

何沐瞥了一眼屠夫和貪食,發現這二人眼神閃動,明顯對於畫家的血肉很感興趣,就連艾麗絲也輕嗅着血液的芬芳,有些意動。

「等一下,先問下情況,再做打算。」

何沐主動發聲,他知道再不制止的話,這群怪物就會撕碎眼前的「屍體」。

艾麗絲聽話地看着何沐,屠夫呵呵一笑,模樣悚然。

貪食皺了皺眉頭,低吼一聲,揮舞着棒球棒,對於就餐計劃被打斷感到十分不爽。

「告訴我,有幾隻老鼠?」

學着艾麗絲的稱謂,何沐沉聲道。

肺部受損的畫家明顯不能回答,左手微微抬起,五根手指逐漸全部伸展。

「哇哦,這一次好多小老鼠,可以吃好幾天了。」

艾麗絲驚喜地大叫一聲,聲音嬌媚,內容卻極為滲人。

屠夫舔了舔嘴唇,發黃的牙齒錯落有致。

隨後,畫家死死地盯着何沐,艱難地用手指沾血畫出了一個錘形圖案,以及一把菜刀。

「吼——!」

貪食大吼一聲,明顯要衝上來撕咬畫家,吞噬其血肉。

畫家獨眼驟然伸縮,一抹驚慌隱現其中。

「拉住他!」

艾麗絲下意識地拉住貪食,險些被帶了個趔趄。

屠夫眼神閃爍着,一把拉住貪食,明顯想要看看醫生會怎麼做。

何沐心中一凜,知道到了關鍵時刻。

「抱歉,我會快一些,不會讓你痛苦的。」

何沐漠然道。

畫家眼中驚懼更甚,身體抽動着,想要遠離何沐,一絲絲怨毒更是在其眼中逐漸蔓延。

看着怨恨地盯着自己的畫家,何沐冷笑一聲。

拿出手術刀,在畫家乾淨的黑褲上擦了擦刀面,光滑銀白的刀面上映出了何沐帶着一絲絲微笑的面容。

「我討厭穿黑褲的人。」

眸子低垂,何沐彷彿想到了某個中年男人,若不是他,自己現在就該去送第二批外賣,繼續享受着晚風的撫慰,以及寧靜和諧的生活。

雖然現在也不錯,但背上命案總是令人不爽的。

咧嘴一笑,按下了畫家抬起的左臂,在一股死亡榮耀的衝動下,何沐手起刀落,一刀將畫家的頭顱割下。

鮮血從頸口噴薄而出,何沐趕忙閃身,身後一道肥胖黑影猛然衝過來,趴在畫家的脖頸上大口吮吸,模樣很是享受。

何沐胸腔內一股嘔吐感上涌着,被他奮力壓下。

「這是自己第二次殺人了,卻沒有多少不適,這一切都彷彿真實與虛幻交疊,這是真實的嗎?」

看着屠夫來到畫家大腿一旁,抽刀剁掉畫家的一隻大腿,引起了貪食的絲絲低吼,但在屠夫的呵斥下,貪食宛若狼狗般嗚咽一聲,繼續撕咬着畫家的內臟。

艾麗絲來到畫家另一側大腿處,拿出針管抽了滿滿一大管新鮮血液,高興地來到何沐面前邀功請賞。

看着對方一臉快點誇誇我的樣子,何沐下意識地摸了摸對方的小臉。

溫熱柔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