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比歸來》[科比歸來] - 第10章 不屑與懶惰之人為伍

又等了好幾分鐘,科比的回答還是沒來,我知道,這是他一貫的作風,就像記者對他進行採訪時,要是碰到他不想回答的問題,就懶得搭理你,我便是那個他一時不願搭理的記者。

我苦笑着搖了搖頭,收拾好東西,朝家走去。

不過,我可不會在心中抱怨科比,對於他這樣咖位的超級球星,全世界知名的人士,想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就不回答,這不是不容易接觸,而是人家的個性。畢竟,他享有這種與眾不同的特權。

假如普通人在公眾面前是這樣的態度,肯定會被人罵作性格孤僻的「怪咖」,不懂交際的「傻蛋」。歸根結底還是那句話,實力決定一切。

有實力的人,即便你一句不吭,人家也會說你虛懷若谷,有內涵,有修養;沒有實力的人,就算你口若懸河,人家只會說你大言不慚,空有其表而已。

我推開大門時,看到奶奶正拿着笤帚在打掃院子,想起昨天下午和我爸的約定,便將東西往旁邊一放,就要從奶奶手中拿走笤帚。

「小科,你要笤帚幹嘛?」奶奶問道。

「我來打掃家裡的衛生啊,您老人家歇着就好。」

奶奶聽到我的話,又是吃驚,又是欣喜地看着我,彷彿對於我的改變不大相信似的。

「你是不是發燒了,孟科?在家裡從來沒見你干過家務,今天這太陽是從哪邊出來了?」我媽從廚房出來,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也笑着調侃道。

「奶奶年紀這麼大了,幫忙干點活咋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俺小科長大了,太好了,太好了。」奶奶笑起來的時候,我發現她掉了好幾顆牙齒,不禁有點莫名的心酸。

「孟科,好樣的,願賭服輸,一會兒記得幫你媽把碗也刷了。」我爸走出客廳,也是樂呵呵的模樣。

「還有這意外之喜呢?」我媽說道。

「可不,昨天下午和我打籃球,他說輸了的話,就把家裡打掃衛生和刷鍋洗碗的活全包了。」

「那敢情好,我正好還沒刷碗呢,等你吃過早飯,記得整理利索啊。」我媽邊說,邊高興地往屋內走去,嘴裏還快樂地哼着小調。

不得不承認,我媽是一個相當有趣的女人。

「小科,你早上幹嘛去了?我叫你起床時,發現你不在屋裡。」奶奶問。

「我去籃球場打球了。」

「這麼冷的天,還起那麼早……」

「運動起來就不冷了。」突然,我想起了孟堯,便問道,「奶,咱們村有個叫孟堯的嗎?年齡和我差不多。」

「孟堯?」奶奶沉吟了一會兒,回道,「應該是村東頭孟廣遠的兒子吧,他和你爸上小學時,還是同學呢。」

「廣遠啊,我記得,只是好多年沒見過他了。」我爸說,「媽,他過得怎麼樣了?」

「這個孟廣遠,前些年做收購糧食的生意,賺了不少錢,可他的媳婦前年得了尿毒症,隔段時間就要去醫院透析一次,花費很大,日子沒以前那麼好過了。」說完這些,奶奶深深地嘆息了一聲。

「唉 ,人有旦夕禍福,月有陰晴圓缺啊。」我爸留下這句話,就回屋了。

我聽到孟堯的家境變成這樣,心裏也十分不是滋味。

「小科,你先去吃了早飯,洗個澡,再打掃衛生。」奶奶對我說。

「好,但你不要打掃了,都留給我。」

「知道了,快去吃飯吧。」

吃過飯,洗過澡,刷完鍋,打掃完衛生,已經快十一點了。

我剛回到卧室,便累得躺到床上睡著了。這一覺,一直睡到下午兩點才醒來。

醒來的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的整個身子都散架了,而且各處肌肉都有酸痛感。

我用手在肩膀處、腰上、大腿上、膝蓋上、小腿肚上按摩了好大一會兒,才從床上坐起來。

「你總算醒了,午飯做好時,叫了你兩分鐘,都沒將你叫醒,還是你爸說,你早起去練籃球,太累了,讓你睡吧。」我媽應該聽到了我在卧室里的動靜,推開房門說,「快點起來吧,飯還在鍋里,你熱一熱。記住,鍋還是你刷啊。」

我媽說完,留給我一個十分得意的表情,彷彿懲罰我刷鍋洗碗,她能從中獲得莫大樂趣似的。

「唉,這個老媽,真有意思。」我嘀咕道。

我慢慢悠悠地穿着衣服,心中在盤算,下午到底還去不去球場練球。

去吧,我的全身肌肉都酸痛,腿上也使不出力氣;不去吧,在早上訓練的時候就想好了,下午要去練習投籃,再說,我與我爸的賭約還在,加上孟堯在單挑中對我的碾壓,都讓我有種壓力感和緊迫感。我只有更努力地練習,才能取得較快的進步。

還有就是,我想讓科比看一下,我不是一個懶惰的人。科比曾在接受《DIME雜誌》的採訪中公然表示,他不屑於與那些只懂得抱怨的懶人為伍,聲稱與那些人沒有任何共同之處。

不管科比因為什麼緣故選擇了我,我都不應該辜負他的期待,所以,我要努力跳出懶人的行列。

做了這個決定後,我瞬間來了精神,穿衣服的動作也快了起來。

去廚房將炒菜熱了一下,盛了兩大碗米飯,解決好午飯,又把鍋碗瓢盆刷洗乾淨,我便拿起籃球,朝球場走去。

這一次,在去球場的路上,科比的聲音就響了起來,以前我認為,只有我打籃球時,他才會現身呢。

「我還以為你下午不去練球了。」科比說。

「為啥這麼想呢?」我追問。

「因為你睡覺的時候,身子翻來覆去的,我知道這是猛一訓練導致的肌肉酸痛。」

「你能看到我睡覺?」

「當然。」

「那我洗澡時,你也能看到了?」

科比沒有回答,隨即我反應過來,自己問了一個十分無聊的問題。

但我還是無法接受,科比的靈魂時刻伴隨在我的身邊,那麼,我的**將一覽無遺。

「對不起。」我道了一聲歉,雖然我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道歉,但還是這麼做了。

「你沒有必要說對不起,不過,我只是在該出現的時候出現,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幹涉你的私人生活。」科比好像看懂了我的疑慮,向我解釋道。

我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