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就被騙了肖像權,刑多少年》[開局就被騙了肖像權,刑多少年] - 第8章 秋子威武

有句話說,有吃不吃,罪大惡極。

一百萬,不是一個小數目。

對於現在的梁秋來說,更是如同天文數字。

既然梁正德已經落套,願意給錢,梁秋不可能不要一百萬。

至於梁正德是否涉嫌敲詐…….

梁秋不負眾望,道:「那就先謝謝堂哥的賠償了,我接受。不過,賠償是一回事,坐牢是另一回事。雲警官,賠償之後,還要刑多少年?我這份人,從來不會被親情與金錢左右,該怎麼判,就怎麼判。」

他可不管梁正德的法務部如何為梁正德洗脫罪行。

梁正德是否屬於敲詐,自有法律來判定。

他只需要按照內心的想法行事,就問心無愧了。

他要把梁正德送入監獄。

嘩。

整個直播間聽到梁秋的決斷,又再一次炸開了鍋。

梁秋既要錢,又要伸張正義。

這個時候,黑粉想吐槽,也赫然發現,很合理。

錢是梁秋應得的。

梁正德坐牢,也是與人無尤。

誰叫他敲詐梁秋。

梁秋油鹽不進。

梁正德入獄,不冤。

至於紅粉更是一片歡呼。

「秋子,做得好,就應該送梁正德去監獄。」

「沒錯,不需要講親情,他敲詐你的時候,詐騙助農的時候,沒講過親情。這種人,只有利益,沒有親情,你就更不需要跟他講親情了。」

「對,秋子,絕對不要心軟。」

…….

而梁正德把梁秋的話聽在耳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兩人是親戚啊。

怎麼就成了仇人?

其實,怪不得梁秋。

要是沒有系統,助農一案,梁秋一家賠得傾家蕩產,也不夠賠償村民的損失。

到時候,賠不了應有的款項,坐牢的,只能是梁秋的父親。

梁正德先不仁。

梁秋不義。

梁秋就沒有覺得有任何問題了。

當然,梁正德不可能賠了夫人又折兵。

足足賠償了一千萬,還要坐牢?

哪有這種道理。

「梁秋,你是不是想玩我,是的話,我梁正德告訴你,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梁正德只好威脅梁秋。

梁秋絲毫不懼,拍拍胸口,裝出一陣害怕,「雲警官,他恐嚇我,是不是可以刑多幾年。」

嘩。

給你點陽光,你還真的燦爛到沒有邊際了。

「好啊,梁秋,我……」

「雲警官,我老闆是個良民,一直奉公守法,這些不過是氣話,你也看到的,他是被梁秋先生出爾反爾給氣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

忽然,法務部主管立即打斷道。

他的這句話明顯是說給梁正德聽,要求梁正德冷靜。

梁正德一聽,能想到後果,便冷靜下來。

不能再坐實恐嚇罪了。

況且,有自己的法務部在,也不可能開脫不了敲詐罪。

梁正德不再說話,全權交給法務部。

而雲大輝也接受這種說法。

因為就目前情況來看,還真不構成恐嚇罪。

至於梁秋說的刑多少年。

以梁正德法務部的能力,刑幾天已經算是極限了。

倒是雲大輝知道梁秋有意噁心梁正德。

他一早看不慣梁正德小人得志的模樣。

之前連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