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就被騙了肖像權,刑多少年》[開局就被騙了肖像權,刑多少年] - 第3章 遇到《云云教你破詐騙》的雲大輝

梁秋不感到意外。

網民能在梁秋的視頻里聲援,就能在正德媒體的官網上聲討。

傻子都知道,不能助長這種行為。

尤其是那些小視頻博主。

這個時候,你告了梁秋,之後,就會告搬運梁秋視頻的視頻博主。

連梁秋都同意轉發,憑什麼被你一個不關事的告上法庭。

還是要索賠一百萬。

這是比搶銀行來得錢還快呢。

所以,梁正德再次來電,就表示命運系統實施指令。

梁秋接通電話,底氣就更足,「堂哥,又怎麼打電話給我了?你剛才不是很氣的嗎?怎麼了,想通了?想助農了?那你是不是要跟我道歉?」

電話另一頭,梁正德氣得咬牙切齒。

怎麼梁秋的狗名叫小強,不是叫旺財。

合同上,白紙黑字寫明是轉讓旺財的肖像權。

梁秋都沒有旺財這隻狗,轉讓什麼?

還要告梁秋,怎麼告?

他恨自己一時大意,沒有調查清楚。

不過,有錢還是要必須掙。

「堂弟,剛才是你哥我有點衝動,這樣子,我給你一萬,你把小強的轉讓權轉讓給我,我們之前的仇怨,就一筆勾銷,如何?」

梁秋無語了,「堂哥,你是當我是傻子,還是當你自己是傻子?一萬塊把小強的肖像權轉讓給你,然後,你再反手再要索賠一百萬,我含淚倒貼九十九萬。堂哥,要是你的腦子有問題,我可以送你去精神病院,免費的,不用謝我。」

而梁正德能承受梁秋的一次嘲諷。

梁秋接二連三的嘲諷。

梁正德就不再好言好語了,「好,我話就放在這裡了,你讓也得讓,不讓的話,你爸就別想助農了。」

他認為,只要助農的主導權在手,梁秋不同意,梁瑞光也得投鼠忌器。

可惜,梁正德的信譽在剛才徹底破產了。

「堂哥,說你腦子有問題,你的腦子真的有問題。你覺得,我爸還會信你的話嗎?再說,你這種做法,不是毀約,是犯法。我告訴你,我可以報警的。不過,我人好心善,要麼你就助農,要麼你就賠償一千萬,不然,我就讓你坐牢,你信不信?」

因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梁瑞光再固執,也不會再讓梁秋無端端深陷債務糾紛。

再說,梁正德有一,便有二。

誰還敢相信梁正德。

梁正德一聽,也猛然醒悟過來。

看來,是談不成了。

他不再執着,「那麼,我們就是沒得商量了?」

梁秋回應,「從來就沒有跟你商量,是你必須要二選一。」

梁正德只能放棄,「好,既然這樣的話,我既不助農,又不賠償,你就去報警啊,我倒要看看你是怎樣送我進去坐牢的?我可告訴你,助農合同都被我撕毀了,你拿什麼來指證我?還報警?你報啊,要是你敢報警的話,我才是讓你坐牢的一個。哼,垃圾,你們一家就等着被村裡的人告上法庭吧。」

說完,梁正德掛斷。

梁秋不在意,「果然,命運系統的選項選定了,就不能因為外在因素而改變。堂哥,給你機會你不要,那我只好先謝謝你的慷慨了。」

他算了算,助農的總產值在九百萬上下。

賠償金正好是填補了助農。

自己含淚掙一百萬。

有錢不掙白不掙。

梁秋便在自己最新一個短視頻里留言:為了證明我沒有說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