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的婚事》[郡主的婚事] - 第5章

哭得更委屈了,原本只是想嚇嚇他,後來卻怎麼也止不住眼淚,  不知何時,一張絲帕遞到了我面前,  我也不矯情,拿起,就擤了鼻涕  額……  謝安估計也沒想到我拿起他的帕子擤了鼻涕,若是知道,就算扔了,也不會借給我  待我哭夠了,抬眼看到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嫌棄,心生一計  「喏……還給你」,說著,將那擤了鼻涕的帕子遞了過去,佯裝還給他  「不用,殿下留着吧」,謝安是什麼人,怎麼會要我用過的東西,明明很嫌棄,還有裝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有點好笑  我亦不逗他,從寬袖中拿出一張絲帕,遞給了他,「這張我沒用過,權當還了,你要去嫌棄就扔了吧」  說完,我不知道怎麼回事,臉紅得不成樣子,不敢抬頭看他  不過,我聽到趴着的人一聲淺笑,聲音清冷卻悅耳動聽,我忍不住抬眼瞧他  卻剛好他亦抬頭看我,四目交匯,他目光如炬,好似將我看穿一般,他雙目當真是好看極了  生了這般含情脈脈的雙眼,難怪他來給我當侍衛時,京城多少女子在唾罵我,  「咳……咳……,那個,你好好養傷,我過幾日再來看你」,說完,又悄悄的翻窗逃走了,  走得太急,沒有看到身後人亦臉紅的模樣,悄悄將那絲帕小心的揣入懷中  來到寢殿後,我的臉絲毫沒有變好,反而不自覺的想起那雙好看的眼睛,臉更紅了  「殿下,您臉色怎麼這般紅?」
侍女見我不太正常,忙關心道  入秋的京城並不算太熱,我這如同猴屁股一般,確實不太正常,但是,總不能告訴茯苓說我少女懷春吧?
  「我沒事,你下去吧」,佯裝鎮定,茯苓看我實在沒事後,才出了房門  然後,一整夜都失眠了  第二日一早,茯苓伺候我梳洗,看到我頂着厚厚的黑眼圈,以為我又因為是想念父親母親而失眠了,  於是,安慰到,「殿下,您也要注意身體,若是公主與駙馬知道您總是想念她們而睡不着,她們定會十分心疼的」  給了我台階,我不順着下就有點不好意思了,我也不打算解釋說昨晚我是因為想男人而失眠的,總該還要點臉  「知道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