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寵妃哪裡跑(書號:9125)》[絕色寵妃哪裡跑(書號:9125)] - 第9章 你不是想要真相

他這一坐,一些官員也表示要坐下來看看發生了什麼。

一下子多了那麼多旁聽的,范仲卿頓時渾身不自在。

如此,豈不是不好公開用刑了?

「剛才說到哪了?你們繼續。」

戰連城笑着做了個請的姿勢,范仲卿沒辦法,只能迎着頭皮上!

「對了!大刑伺候!」

就見他使了個眼色,叫內門弟子趕快動手!

那丫頭趕快認罪,事情也趕快結了吧!

可夾棍還沒上手,又聽的男人問道。

「為何要動刑?」

「這丫頭嘴巴不乾不淨,說話放肆,還抵死不從!我正想給她點眼色看看!」

「哦?她認罪了?」戰連城打趣的問道。

「……這……倒不是……只是她……」

范仲卿一下子被問的沒了底氣。

這夜王出了名的刨根問底,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如果真的深究起來,只怕自己也不好過。一時間,竟語塞起來。

「真是怪了,怎麼本王聽到的不是這樣?」

「夜王聽說的……是怎樣?」

范仲卿的心瞬間就被提了起來!怎麼?難道真有內情?

就見他鳳眼一挑,身旁的戎裝侍衛立刻會意,挺身而出。

「回范大人,事情是我乾的!實不相瞞,那天我偶然遇見這狗奴才在做荒唐之事,便出手制止。卻不想出手過猛……兩人推搡之中,就……」

「什麼荒唐之事?」

范仲卿臉色煞白的追問道。

「看他死時的模樣,還能是什麼?」

侍衛不屑道,口吻裡帶了些譏諷。

「大膽!誰允許你這麼跟范大人說話的?」

戰連城喝止道!

「屬下多嘴!還請責罰!只是那天夜裡,見那狗奴才鬼鬼祟祟的,我還以為是家賊便跟了上去,卻不想到了靈堂。我還以為他是要拜祭小姐,結果發現他打開棺木,打算對小姐的身體圖謀不軌!」

此話一出,在場之人都愣住了!

這是什麼人啊!連主人家大小姐的屍體都不放過!若就這麼下葬了,豈不是污了祖墳?

只聽官員們發出一陣驚呼!

大夫人狠狠瞪了一眼雪梅,怎麼和她說的不一樣?

雪梅聽了,也是欲哭無淚,她當然知道這個侍衛是在胡說八道!當天她也在場,哪裡見過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