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寵妃哪裡跑(書號:9125)》[絕色寵妃哪裡跑(書號:9125)] - 第8章 大刑伺候

「剋死那個家丁?我若真有這本事,早就把欺辱我的人一一剋死了,何必去弄死一個毫不相干的奴才?」

凰曦月漠然的視線掃過在場的所有人,就見二夫人不斷的避開她的視線,似乎真的怕她把自己剋死了!

見她們一個個最賊心虛的模樣,凰曦月冷笑着將視線落在了父親范仲卿的身上!

第一次,她敢直視這個男人的眼睛。

范仲卿從未見過自己的長女竟露出這樣的表情……

堅定,慠意,還有那麼一絲輕蔑……

一個廢物竟敢用那樣的眼神看自己!這讓范仲卿感到了惱怒!

「我再問你一遍……」

「閻王要誰死,誰就會死。與其問我,不如去問閻王好了。」

「大膽!你就是這麼跟你父親說話的嗎?」

范仲卿一拳砸在了座椅扶手上,震得在場的人都有些驚訝。家主居然發這麼大的火,大家都選擇了沉默不言,免得惹火燒身。

「父親要我說實話,我就說了實話。可惜父親不愛聽,那我也沒辦法了。」

凰曦月聳聳肩,一臉無謂。

「他到底如何死的,說!不要逼我大刑伺候!」

范仲卿使了個眼色,就見他身後的朱雀門弟子便拿着夾棍就上來了。

他早就明白,今日的會審是審不出什麼的!

動刑不過是時間問題,他本以為凰曦月會乖乖認罪,也少了這麻煩,卻不想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無論如此,只要把罪名強扣給她就行了!

其他都是不必要的!哪怕是屈打成招!

見范仲卿要來這招,凰曦月更是冷笑起來!

這就是親爹,親爹啊!

自己女兒死而復生,卻因為死了個狗奴才而要大刑伺候!

也不怕她這脆弱的身子受不了,再死一次!

「怎麼不說話了?剛才不還很倔嗎?」

范仲卿冷笑起來,如今見了刑具才老實,當初幹什麼去了!早點認罪不更好?

然而凰曦月卻一點認錯的意思也沒有。

「只是無話可說罷了。」

「好,好一句無話可說!來人!大刑伺候!」

說著,幾名內門弟子便上前,將凰曦月纖細的指尖放入了夾棍之中!

就在這時……

「本王是否錯過了什麼好戲?」

就聽一個動聽磁性的聲音闖入了大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