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寵妃哪裡跑(書號:9125)》[絕色寵妃哪裡跑(書號:9125)] - 第10章 出手相助

范仲卿腦海里峰迴路轉,把戰連城罵了個底朝天,好一會兒才僵硬的掛起一個笑容。

「既然是夜王的人替小女主持公道,事情水落石出,自然也就不會責罰小女了。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快謝謝夜王!真是一點規矩都不懂!」

范仲卿瞪了一眼凰曦月,要她表態。

凰曦月本可以不去理會,甚至可以要求他們定要還自己一個清白!

可就算盤根問底,只怕也無濟於事。最多讓大夫人把身後的侍女交出來。

如此大動干戈,卻收效甚微,太不划算了。

想了想,凰曦月開口道:「多謝夜王,多謝連翼大哥!」

「不必多禮。況且我這手下也失禮於人前,也請范大人不要見怪。」

「無礙的。」

范仲卿打腫臉充胖子道。

「多謝范大人寬宏大量!」侍衛朝他鞠躬行禮!隨後回到了戰連城的身旁,他面色平靜,絲毫沒有被原諒的輕鬆。彷彿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反倒是范仲卿的額頭上多了幾條青筋,突突的跳着。

「范大人寬宏大量,實在是我等學習的對象。若換做是我,定不會讓他這麼輕鬆了事!做主人的,自然該管教好下人,不要再作出這等傷風敗俗之事。大人你說可是?」

「說的是……」

雖然表面上范仲卿颯爽一笑沒往心裏去,可心中怨恨不已!

我家家事何時輪得到你個外人來插手了?

而且句句諷刺自己不會管教下人!

怎奈官大一級壓死人!

更何況他還是皇親國戚?手上掌管最為繁華的不夜城,哪裡是自己能敵得過的?

「既然喪事不辦了,那我們也就都告辭吧。」

說罷,戰連城便起身離去。

他說了要走,還有誰敢留下?

一些趨之若鶩的人自然也就跟這一起走了。

戰連城與跪在地上的凰曦月擦肩而過,看也不看她一眼,彷彿凰曦月根本不存在一樣。

凰曦月怎麼會不明白?如果他們有眼神的交集,那才麻煩!也就不去理會,只是她壓低了聲音,用他們才聽得到的聲音說了一句:「謝了。」

男人臉上的笑容更大了些,但無人察覺。

兩人彷彿毫無關聯般,各走各的。

但凰曦月知道,他們還會在見面的。

在那之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