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和你好好的》[就想和你好好的] - 第8章 嫉妒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添加了祁川之後,時不時看下手機有沒有新的消息,這都過去兩天了 不免懷疑林俊提醒祁川了沒有。

於是南嘉又重新添加了祁川一遍。

盯着手機像是要把手機盯穿似的。

叮咚

終於,南嘉急忙打開微信

一看,是她便宜哥哥給她發的消息是問他十一回不回家。

平時屁都不放一個的人這會兒發消息

皺着眉頭回道:【幹嘛,今兒個怎麼關心起你妹妹來了】。

南懷瑾:【你吃槍葯了】

南嘉:【你才吃槍葯了,你全家都吃了】

南懷瑾:【乖,別罵自己】

南嘉:…………

南嘉性子有點急,着急起來才不管說什麼呢。

平復下心情回道:【回】

南懷瑾:【嗯,和你嫂子一起】

【機票幫你們買好了,信息發你給你】

結束了和她哥的聊天,又找到林俊,和他閑扯了幾句。從他嘴裏套話,得知祁川最近每天晚上都有去操場跑步。

跑步是吧,行,看我逮不逮到你就完了。

南嘉在宿舍里看着趙鑫雨手機拿着IPad在追劇,路婷在刷視頻,彭楚在梳頭髮。

嗯,也挺無所事事的。

冷不丁冒出一句話:「去操場遛彎嗎」

她們仨聽見凝視着說話人,

為了掩飾自己按捺不住小心思,欲蓋彌彰的咳嗽兩聲:「這不是晚上吃多了嗎,消消食」

她們仨還是不說話也不有所表示。

只好老實交代說:「我打聽到最近祁川都在操場跑步。」

她們仨瞭然於心。

行吧,陪着大小姐去吧。

南嘉看着她們三個收拾,內心雀躍極了。

其實她先前上學最討厭人大小姐 大小姐的叫,一聽南嘉的姓,在A市並不多,又是在A市國際外國語學院,裏面非富即貴,上學身邊都是有錢人,一些紈絝子弟,也有一些都是阿諛奉承之人。

她覺得難受又虛偽 所以一個朋友都沒交。

現在好像也沒那麼不舒服,她在心裏想:這應該就是實名雙標吧。

九月末,正值夏尾巴,晚上涼爽,適合散步。

夜晚操場人還是蠻多的,有各種各樣的社團活動。

在操場遛了一圈,半點祁川影子沒見。

不免有些失落。

沮喪的南嘉被趙鑫雨扯了扯衣袖子,示意她向前看。

看到迎來的人,頓時南嘉眼睛亮了。

祁川經過南嘉,目不斜視的跑遠。

南嘉來不及多想只留給她們一句話:不用管我了,你們先走。

這就是重色輕友嗎?三個不免異口同聲嘆氣。

行吧,誰讓她們善解人意呢。

南嘉跑了會才追上祁川。

笑着同祁川打招呼:「好巧啊,你來也操場跑步。」

祁川只是淡淡瞥她一眼,繼續看路。

南嘉一邊跟隨他的步伐一邊說:「我加你微信你看見了吧,為什麼不通過。」

祁川放慢腳步,變成散步口是心非回她:「沒必要。」

南嘉氣笑了:「忘了之前給你說的了嗎?你不通過也可以,我這個人比較死纏爛打,如果你想隨時見到我的話那你就可以不通過。」

祁川「嘖」了一聲:「怎麼會有你這麼厚臉皮的女生呢」

南嘉並沒有生氣或者惱怒:「對喜歡的人不厚臉皮怎麼能追到手呢,再說了我現在對你有興趣着呢。」

夜晚操場路邊會有燈光,旁邊是籃球場和羽毛球場地,男生女生此起彼伏的聲音傳入耳中。

南嘉故意湊到祁川耳邊說道:記得通過哦,祁川。

像陣風一樣,一瞬便離開了,他聞到鼻尖有股淡淡的櫻花味道。

尤其叫他祁川發著嗲,聲音**,使他身子一顫。

意識到南嘉是在撩他,伸手要將她推開。

南嘉先一步退離,狡黠衝著祁川wink,然後,留給一個瀟洒的背影。

祁川看着南嘉離開的背影,不禁失笑。

回到宿舍,看見三位好友少了一個

便問道:「路婷呢」

趙鑫雨神神秘秘說:「我們在操場走了會兒,碰見李白寧學校把她叫走了。」

南嘉摸了摸鼻子,沒說話。

微信好友通過之後,南嘉就一直看着手機聊天頁面傻樂,微信頭像是全黑,昵稱就是祁川名字的縮寫,進去他的朋友圈什麼也沒有。

好吧,無聊的男人。

南嘉想到了什麼,微微一笑,打字過去。

祁川收到南嘉微信:【你喜歡喝水了嗎?】

什麼鬼問題,覺得她腦子缺根弦,沒理會。

南嘉盯着聊天頁面始終沒有新消息。

略帶威脅:【祁川,你要是不回我消息,我有的是辦法,別逼我】

祁川相信她有這個實力,回她:

【還行】

南嘉:【嘿嘿,那你已經喜歡上70%的我啦】

QC:【…………】

南嘉:【我現在在聽歌】

【快問我聽的什麼歌】

QC:【什麼歌】

南嘉:【是你不在我身邊的心如刀割】

【怎麼樣,喜歡我說的情話嗎】

祁川看着南嘉發給他的土味情話,沒忍住問她

【你無不無聊】

南嘉:【不無聊啊,我覺得還挺好玩的】

【尤其對你說這些,可惜你不在身邊,真想看看,你現在什麼表情】

祁川回她:

【你好奇心未免有點重】

南嘉:【還行吧】

QC:【好奇害死貓】

南嘉:【我又不是貓,我是你的小可愛。】

行,是他祁川說不過了。

南嘉也不逗他了,隨後又回了兩句要去追劇了,拜拜。

就沒人影了。

祁川看着兩人的聊天內容,微微揚起嘴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