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我們》[久違的我們] - 第3章 相處的點點滴滴

遠遠看去,

整片大海與天相接的地方就像是世界的盡頭。

近看。

大海邊一角的有一個像山峰一樣屹立不動的亭子,「莫子亭」是它的名字。

亭子里簡潔的環境,經過風吹日晒顯得有些滄桑,走近看它就是一個歷史悠久的亭子。

卻不知道它成立於哪個年代,又是誰創造了它,讓它永生與着大海為伴。

走進亭子,裏面有一個小石桌,兩個石墩,彷彿曾經有兩個知己在這裡下棋對弈……

環顧四周,一面靠海看海,遠處有一片連綿不斷總是害羞得躲在雲霧裡的山峰,整片的風景美像一幅畫。

能聽到海水拍打在岸邊礁石上的聲音,「嘩啦,嘩啦,……」就像是大自然在奏樂。

微風拂過面頰,就像被母親抱在懷裡溫柔撫摸的感覺,真是個讓人忘掉一切煩惱的地方。

經過一段山間小路,才能偷偷瞄到這樣的美景。

張欣悅無意中來到這裡,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腳步越走越近,像是慢慢的在掀開一張畫布,看到了一幅讓人永生難忘的風景畫。

莫子亭,從此以後就成了張欣悅的秘密基地。

這一天,具有特別的意義,是張欣悅和吳征峰相遇在莫子亭里。

莫子亭,

張欣悅遠遠就看到一幅很特別的畫面。

與天相接的大海顯得波光粼粼,莫子亭屹立在海平面上,亭子里,有一個手持畫筆的男孩埋頭在畫板上面塗塗畫畫,這一場景像是磁鐵一樣充滿了吸引力。

吸引着張欣悅不知不覺來到亭子里,好奇的想要知道他在畫什麼?專註的樣子好迷人,又生怕驚擾到他,破壞這幅美好的畫面。

這是張欣悅第一次與吳征峰單獨近距離的接觸。

近距離的觀察,這個男人有精緻的五官,濃密的眉毛隨着他的動作變化而變化,時而放鬆時而皺起,雙眼沉浸在畫里,一雙又白又長的手落在畫板上。

整個人都非常投入在他畫畫的世界裏,直到我**裸的目光打擾到他。

吳征峰抬頭,輕輕皺了一下眉頭。

「你怎麼會到這裡來?你跟蹤我?」

沉浸在看美男子的張欣悅癟了一下嘴。

「有毛病啊?誰跟蹤你了?這個地方又不是你家,你能來,我就不能來?」

吳征峰從小養成孤僻,不善於解釋的性格,雖然有很多女孩子追求他,他都不感興趣,這也是吳征峰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張欣悅。

吳征峰無言以對,第一次對一個女孩子投去好奇的眼光。

一頭烏黑亮麗的直發,齊劉海下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圓潤的鼻尖,撅起的嘴唇,整個表情讓吳征峰笑出了聲。

「呵呵,你隨意,」

「這地方你能來,我也能來……」張欣悅獃獃的看着吳征峰的笑臉。

「別打擾我畫畫就行。」

吳征峰說完繼續投入他的畫中。

張欣悅塞上耳機聽歌,看繼續風景……

一對男女默契的享受當下寧靜的時光。

從那以後,莫子亭里,常常出現一對男女,看書的一個人,畫畫的一個人。

他們從相知,相識,相互信賴,甚至是相互依偎在一起,所有的經歷都在這裡發生。

這一天,對吳征峰來說特別有意義。

在吳征峰的心裏,像是平靜的湖面投進一個小石頭般。

「叮咚」一聲。

從此張欣悅砸進了吳征峰的生命里。

莫子亭,一直是吳征峰一個人的秘密基地,這裡很偏僻,很少會有人來。

這裡是他偷偷來畫畫的地方,從沒有人來打擾過他,張欣悅是第一個闖了進來的人。

莫子亭,

「你今天畫的什麼?」張欣悅低頭看畫板。

「漫畫里的情節,你今天看什麼書呢?」

「我今天不看書,」

「那你帶了什麼吃的來嗎?」

吳征峰頭也不抬的看着畫板。

「你怎麼知道?我帶了吃的?」

張欣悅把食盒放在石桌上。

「我聞到你身上有一股奶油的味道。」

張欣悅抬手聞了聞。

「沒有吧?我今天買了一個蛋糕,你要嘗嘗嗎?」

「不喜歡吃甜的。」

「嘗嘗嘛!一點點也行,味道還不錯……」

「你今天過生日?」

吳征峰站起來看向張欣悅。

張欣悅坐在石墩上看向遠方……

兩人的相處模式從朋友越來越像一對情侶。

「我今天比你早到。」

「嗯,」

吳征峰繼續低頭畫畫。

「我打包了兩個人的飯菜,吃不完……」

張欣悅坐在石墩上看着畫畫的少年。

「我幫你吃……」

吳征峰看向石桌上的飯盒,放下畫筆。

每天,有一個人可以在生活中和你一起聊天談心,一起做生活中的任何小事,一起分享美食和快樂。

就像戀愛中的男女,一起放鬆心情,一起相互鼓勵,也會短暫的忘記生活中的煩惱……

亭子里。

張欣悅從書中抬頭看向畫畫的吳征峰。

「你很喜歡畫畫?是要做個畫家嗎?為何又要當兵呢?」

吳征峰抬頭看着張欣悅愣了一下。

「只有畫畫可以讓我安靜的待在屬於自己的世界裏,當兵,只是別人的選擇。」

「你就是太安靜了,你應該多交朋友,多笑笑」

張欣悅和吳征峰四目相對。

「現在,我的世界裏面有了你啊!你就是我的朋友啊!」

吳征峰低下頭假裝繼續畫畫。

「吳征峰,你知道嗎?你是我來到北培後交的第一個男性朋友,是你讓我感得自己不再孤單,我永遠不會忘記你的……」

張欣悅抬頭看向遠方……

莫子亭,

「哇,吳征峰你畫的好美啊!」

張欣悅的驚呼聲嚇得吳征峰手一抖畫筆斷了。

「對不起,我就是看到你這畫的太逼真了。」

吳征峰抬頭看向張欣悅緊張的手足無措的樣子。

「那你要學習畫畫么?我可以教你的。」

「啊?我沒有學過畫畫耶!我做事就三分鐘熱度,你確定要收我為徒?」

張欣悅抬手摸着自己的後腦勺。

「你考慮一下?可以隨時教你……」

「那你現在教我試試?」

「坐過來,我教你,物體需要明暗……」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