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我們》[久違的我們] - 第2章 朋友的背叛

此時的天空,像是被覆蓋上了一層黑布,遮擋住了所有的星光,就像張欣悅此刻的心情……

街道上。

夜幕降臨。

燈紅酒綠,熱鬧非凡。

這一切都影響不了一個躲起來獨自療愈的人。

張欣悅一路逃到沒人的角落才停下,用手捂着跳動不規律的心臟。

心裏既有激動,也有害怕,既有興奮,也有懷疑,一種矛盾的情緒在內心深處圍繞,久久不得消散,讓人沒法沉下心來冷靜的思考和面對。

我的人生……我不願意,再次接受別人的安排。

做他的妻子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情,而我,卻做不到,熟悉的無助感再次追隨着我,讓我只能選擇逃避的方式。

「對不起,吳征峰,我不能接受……」

張欣悅一路漫無目的遊盪,突然,腦海里閃現出朋友常談起的話。

「喝酒,能解千愁。」

『目標酒吧』的門口。

張欣悅立即站定身體,沒經思考就轉身走進『目標酒吧』的大門。

「此刻,或許只有酒精能夠給我慰藉,我急需要找到那個發泄的窗口……」

『目標酒吧』里。

張欣悅推門而入,震耳欲聾的音響,五顏六色迷人眼的燈光。

入眼的是:平時繃緊神經的男女,此時,隨着音樂放鬆身體,整個舞池裡不知名的男男女女一起狂歡,尖叫,舞蹈,放縱,讓人眼花繚亂,一幅神經病在群魔亂舞的畫面感。

看不清他們的表情也聽不清他們說的話,這種陌生感讓張欣悅感覺到既驚奇又膽怯的想要轉身離開。

「咦,張欣悅,你也會到這裡來喲?平時,看你一本正經的。」

張欣悅看到熟人田甜,不說話,轉身就要離開。

「耶,別走啊,來都來了,和我們坐下來喝一杯嘛!」

「我不會喝酒,」

「什麼?我沒聽清楚,你說的什麼?」

「我不會喝酒,我走了,」張欣悅轉身邁開腿就要走。

「別走啊,我們過去給他們打個招呼,你再走也不遲!」田甜一把抓住張欣悅的手,拖着就往裡走。

卡座里,八個男人,六個女人。

「來,來,歡迎我們的新朋友加入,夥計們,都起來喝一杯。」

田甜抓着張欣悅上前就開始給他們打招呼。

一人手裡一杯酒,一群男女都在這個既昏暗又燈光亂晃的環境裏面,談笑風生。

彼此的臉都看不清,更聽不清對方說的什麼話,都還得吼着嗓門才能讓人聽見,真不知道這裡有什麼好玩的?

「喲,哪裡來的美女啊?」

「來,來,來,歡迎,歡迎。」

「來,來,來,碰一個。」

「來,今早有酒,今朝醉。」

「喝酒,今晚我們不醉不歸。」

張欣悅只聽清一句不醉不歸,便伸手接過田甜手中的酒杯,一口豪邁的幹掉了。

「怎麼樣?好喝嗎?」

「好辣啊,不過,下肚後很舒服,感覺人都有些飄。」

可能也有人和我現在一樣?酒壯英雄膽,需要酒精來麻醉和放縱自己?

算了不想那麼多了,順其自然吧。

張欣悅拿起一瓶不知名的酒倒入杯子就開干。

田甜看到張欣悅這個猛勁的喝酒。

「我~靠,剛不是說不會喝酒嗎?這麼能喝啊?你是受了什麼刺激?平時叫你來不來?今兒自個來?」

已經微醺的張欣悅紅着臉打了個酒嗝。

「我結婚了,你相信么?」

另一個女孩小藝靠近張欣悅。

「誰啊?嫁給誰了?你會有人要?膽小鬼」

張欣悅用力拍着胸脯。

「你們的男神,我嫁給了你們夢寐以求的男神」

張欣悅說完又往嘴裏送了一口酒。

一個高挑的女孩子,易丙靠近張欣悅,又把頭轉回卡座那邊朝着一群人眨巴着眼睛問道。

「真的假的?」

「嗯,比真金還真!」

卡座里,一個男人相對應的微微點點頭。

「真的結婚了?那得慶祝一下吧!大夥說是不是?」

「是,是,是,來,來,來。」

「走一個,走一個。」

一群人都站起來舉起酒杯。

「恭喜!恭喜!恭喜。」

「來,來,來,乾杯,慶祝脫單。」

「慶祝,新婚快樂!」

「來,祝你新婚快樂!」

「來,祝你早生貴子。」

「……」

張欣悅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

只知道,現在的自己喝得天旋地轉的,沒有看到也看不到一群男女中有真心的祝福和假意的算計。

一切都混亂的記不清了,在那嘈雜又昏天黑地的酒吧里,張欣悅喝到了斷片……

酒店,

房間的床上。

陽光映在張欣悅的眼睛上,親醒了沉睡的人。

「啊!」

「你誰啊?你怎麼會和我躺在一起?」

張欣悅醒過來看到自己赤身**的和一個陌生的男人,躺在一個陌生房間的床上。

張欣悅抓着被子坐起來能夠感覺自己的身體……頓時雙眼驚恐的看着被吵醒的男人。

「叫什麼叫?昨晚沒叫夠?」

只穿着一條短褲的男人皺緊了眉頭,罵罵咧咧的起身去了浴室。

「砰,」

關門聲讓張欣悅驚覺自己處於尷尬的境地。

自己居然看着男人的**發獃,沒見過啊?真心沒見過這也是第一次見。

張欣悅起身撿起自己的衣服就往身上套。

「哎呀!這股味道,好重的酒味,真臭,」

張欣悅聞了聞自己忍不住都快吐了。

張欣悅抬頭看到白色的床單上,那團紅色的花紋時,咬緊嘴唇,深呼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