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慾前夫逃不過真香定律》[禁慾前夫逃不過真香定律] - 第2章流產

「司霆琛!」
南曦被他的行為感到驚恐。
她忙着推開他,自己也往後退,邊扯過被子來蓋住她那曼妙的身段。
「遮什麼遮,你身上哪裡我沒看過?」
司霆琛斜了她一眼,伸手迅速把被子拽出扔下床去。
他再次欺身而上,把南曦壓在身下。
手指從她的眉眼、嘴唇、脖子,再到鎖骨,一路遊走,四處點火。
南曦屏住呼吸,她想起曾經在一起的日夜,他也如這般模樣,白天他對她冷淡如水,只有夜晚,他熱情似火。
可是一想到他外面有了女人,還有了孩子,他們也做過極盡恩愛的事,在一次次南曦等司霆琛回家時,在她聯繫不上他時…… 南曦一下子被噁心到,她猛地推開身上意亂情迷的男人。
「別碰我!」
南曦嘶吼道。
司霆琛的黑眸變得冰冷刺骨,如冬日寒雪,怒火在胸膛中洶湧起伏,呼吸變得急促失控。
「為了他,你現在這麼厭惡我?」
他聲音沙啞低沉。
「是!」
南曦果斷地說。
不是為了「他」,而是「她」。
南曦不能接受別人的背叛,自己的父親背叛了母親,母親最後英年早逝,她決不能讓自己如母親一樣凄慘。
「好。」
「如你所願,我們離婚。」
司霆琛從床上離開,穿好衣服,摔門而出。
南曦凝望着他離開的地方,一滴淚悄然落下。
他們的婚姻,最終落敗了。
她找出行李箱,一件一件,把自己生活過的痕迹帶走。
她的行李不多,原本嫁過來時,只帶了一個行李箱,匆匆的搬到了他家。
這次走,也只有一個行李箱的東西,其他的並不屬於她,她也不想帶走。
他們當初並沒有舉行婚禮,她就草草的從南家搬到了司家。
因為司霆琛不願意讓外界知道他結婚了,所以她們不曾辦過任何儀式。
彷彿他們不是夫妻,她不過是他養的金絲雀罷了。
終於,這段婚姻要結束了。
以後,她只為自己活。
南曦拿着新打印好的離婚協議書,推開了書房的門,在一片雲煙霧繞中,她看到了司霆琛落寞的背影。
他坐在窗邊,手上點燃了一根煙,煙灰缸里已經有了許多煙頭。
「司霆琛,你簽字吧。」
南曦走到窗邊,把離婚協議書遞給他。
司霆琛把手上的煙捻滅後,抬頭仔細看到了她堅定的眼神,伸手接過協議書。
洋洋洒洒的寫下了他的名字,扔還給了南曦,重新點燃了一根煙,叼到嘴邊,側過頭,不再看她。
別墅外,沈清瑤剛下車,就遇到了南曦拖着行李箱,失落的走出來。
她今晚準備殺到司家,逼南曦退位,不然等司霆琛離婚,還不知道等多久,她得主動出擊。
「你就是南曦?」
她走到南曦面前,趾高氣昂地問道。
南曦抬眼,但當看到沈清瑤的臉時,她抓住行李箱的手下意識的收緊,她瞳孔放大,震驚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她們的眉眼簡直一模一樣,長相也有個七八分相似。
沈清瑤見南曦緊盯着自己,不在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龐,竊喜道:「很像對嗎?」
她歪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