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慾前夫逃不過真香定律》[禁慾前夫逃不過真香定律] - 第1章我們離婚吧」

「你知道昨天是什麼日子嗎?」
偌大的別墅內,司霆琛揉揉太陽穴,有些煩躁的看着沙發對面的女人。
他凌晨從沈清瑤那裡離開,準備回家,又擔心打擾到南曦睡眠,便把車停到莊園外,等到早上才開車回來。
一夜幾乎沒怎麼合眼,此時司霆琛的耐心到達了極限。
「你想說什麼?」
「你知道昨天是什麼日子嗎?」
南曦從見到他,就問他這個問題,這已經是第三遍了。
司霆琛皺着眉頭望着南曦,非常不理解她的行為,有些不耐煩。
「什麼日子?」
不過就是沒陪她過結婚紀念日,他們的婚姻本身就不是因為愛情,有過的必要嗎?
司霆琛並不想與她再糾纏下去,站起身,準備去樓上補覺。
「司霆琛。」
「我們離婚吧。」
南曦平淡地望着司霆琛要離開的背影,一字一句地說出這句話,壓在心中的大石也彷彿落地了。
司霆琛回頭,眼神變得冷冽,看向南曦。
「你再說一遍。」
「我說,我們離婚!」
南曦握緊拳頭,對上男人駭人的視線。
司霆琛幽幽的眼神,望着她。
「你想好後果。」
他丟下這句話,轉身離去。
「我想好了……」 南曦低喃的聲音飄到男人的耳朵里,他上樓的腳步頓了一下。
男人離開後,南曦的身體彷彿失去了支撐,癱倒在沙發上。
她想起昨晚收到司霆琛與一名女人相擁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只露了一點側臉,看不真切,但是她小腹微微隆起,懷孕的樣子南曦卻看的清清楚楚。
打電話過去,聽到了司霆琛與女人的談話,說要與她離婚,與那名女人在一起。
她想,與其等司霆琛提離婚,不如自己提,還能保留自己一絲顏面。
結婚紀念日,她收到的驚喜就是自己的老公在外面摟着別的女人,還即將當爸爸了的消息。
而自己還傻傻地做了一桌子的菜等待他回家,實在是諷刺。
她沒法去想司霆琛是什麼時候和她在一起的,是半年前,還是更早?
但一想到自己在幻想與司霆琛能有個美滿的婚姻時,他卻與別的女人在一起恩愛的場景,不禁覺得自己可笑至極。
南曦回到自己的卧室,把離婚協議書打印出來,她一分都沒要,自願凈身出戶。
說來可笑,他們結婚一年了,卧室還是分開的。
傍晚,天色漸漸暗下來了。
「把項鏈送到書房。」
司霆琛打電話吩咐助理韓飛把昨天去買的項鏈拿過來。
昨天韓飛提醒他,他才記起一年前今天他們結婚了,就讓韓飛去挑了一條項鏈。
這項鏈原本是結婚一周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