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中捕運人》[鏡中捕運人] - 第6章 村長進城(2)

眉是斜天劍眉,英氣勃勃,眼是桃花眼,眼神犀利。

畫像下還有段文字描述,

綽號:弒仙劍

特徵:紫衣玉劍

賞金:死活不論,兩國封王。發現行蹤提供有用線索,一萬兩黃金。

郝運聽到身旁有人議論:

「也不知這弒仙劍的懸賞令都貼在這多少年了。」

「是啊,不止南朝,就連北國也到處張貼着這副畫像,南北兩國之間勢如水火,也難得能在一件事上達到默契。」

「要知道他可是殺過血師的人,血師是啥,那都是半仙啊!所以他才得了個『弒仙劍』的名號。」

聽到幾人的對話,郝運不由撇撇嘴,關於血師他倒是也聽過不少傳言,不過那些傳言比鬼村傳說還要邪乎。

比如血師是在人間修行的半仙,他們既能呼風喚雨,又能騰雲駕霧,最後都要飛升成仙的。

但郝運卻認為血師就是朝廷為了掌控民眾思想,專門編纂出來的仙神。

而那什麼『弒仙劍』,八成還是名不信鬼神又人間清醒的正義人士,可能頭腦一熱觸碰了兩國王朝的根本利益,這才被扣上這麼個人神誅之的大帽子。

座落在南陽城正**的望春樓,是城內一大亮點。

此樓樓高五層,造型精美,一進城門便可目睹到此樓風采。

然而望春樓真正讓人心動的,並非是其獨特精美的建築造型,而是每層樓中那些鶯鶯燕燕的姑娘,這是一座遠近聞名的藝妓館。

郝運扛着一袋麵粉來到望春樓前,手中還拎着一串用繩子穿好的豬心以及牛腰子,他獃獃地看着眼前的望春樓,

這還沒到中午,各樓層就已坐滿了人,空氣中瀰漫著濃郁的酒肉脂粉香,樓內則充斥着把酒言歡聲、撥弦奏樂聲、女子唱曲聲,簡直好不熱鬧。

望春樓除了一些特殊雅間,大部分桌椅都是沿着樓層邊緣擺放,這樣不僅可以讓每桌客人都能欣賞到樓外風景,更可以讓樓外之人欣賞到樓內那一幅幅酒肉色香的畫面。

此時樓外也是人山人海,囊中羞澀的男人們在經過此地時,都不禁繞樓幾圈,要麼欣賞各色美女,要麼來找尋他們心儀的姑娘。

郝運也扛着麵粉加入到繞樓的隊伍中,不過他要找的不是姑娘,而是一老頭。

在繞了半圈以後,郝運突然停下腳步,只見二樓的一張桌子邊,正坐着一名留着山羊須的黑瘦老頭,老頭長得賊眉鼠眼,面容猥瑣,一雙小眼中還閃着精光。

老頭左擁右抱兩名風塵女子,一人喂酒,一人喂菜,簡直好不快活。

郝運皺起眉頭,衝著樓上老頭便大聲喊道:「言老實!」

直到喊了好幾聲,黑瘦老頭才注意到郝運,只見他指着郝運對身邊女子大笑道:「看到沒,那傻不啦嘰的呆小子就是我孫子。」

郝運一聽便氣得破口大罵道:「我是你大爺,你個老混子又偷我錢出來鬼混!」

黑瘦老頭笑道:「就你那幾個子還不夠我來這點盤涼菜的,這都是我孫媳婦孝敬我的,你瞅瞅人家,再瞅瞅你,拿你幾個子就在這跟我唧唧歪歪的。」

郝運臉色微變:「別在這胡言亂語,你個老光棍哪來的孫媳婦,趕緊跟我回…」然而他話還沒說完,臉上就被老頭砸了一粒花生米。

老頭指着郝運恨鐵不成鋼道:「爺爺平時都怎麼教育你的,要做一個有擔當的男人,你倒好,跟人成了親,佔了人家身子,結果提起褲子便翻臉不認人!」

郝運臉色大變:「你別在這血口噴人啊,在亂說信不信我削你!」

老頭又向郝運丟了一把花生米:「怎麼的,你是村長就敢跟你爺爺動手啊?你知道么,人家姑娘不嫌棄你要啥沒啥,更不嫌棄咱那小破村子,她對你是日盼夜盼啊,就等着你把人家接回去呢!你呢,躲了大半年沒進城了吧。」

郝運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你愛回不回!」說罷便轉身欲走。

「等一等,你看看這是什麼!」

只見老頭從屁股下面掏出一本破舊的厚冊子,其上寫着四個大字,『槐村名冊』。

郝運大怒道:「我找了好幾個月都沒找到,原來被你偷走了,趕緊還給我!」

「嘿嘿嘿,要拿你自己上來拿啊。」

「你給我等着!」

老頭姓言,鬼村人,因在家中排行老十,所以被起名為『言老十』,但熟人一般都稱他為『言老實』,這個稱呼中,可是夾帶着濃濃的諷刺意味,因為這老頭可一點都不老實。

可以說在鬼村當中,最讓郝運頭疼之人不是花家爺倆,也不是油鹽不進的犟種書生,而是這言老實,因為他可是十里八鄉第一老混子。

這老頭非但鬼精無比,歪歪道極多,而且還極為不要臉,胡攪蠻纏的本事更是登峰造極,現在的郝運對他可是一點招也沒有,而穿越之前的那位郝運村長,就更是被老頭玩弄於股掌之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