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中捕運人》[鏡中捕運人] - 第6章 村長進城

郝運右眼中隱隱流過黑氣,便見稻草人周身纏繞着濃郁的黑運,這些黑運透漏出一種極為單純的詭異氣息。

與老槐黑運一樣,草人黑運也對郝運有一種莫名的懼意,每當郝運靠近稻草人,那些黑運就會顫抖着向後退去。

但不知為何,稻草人黑運從來沒有影響過任何人,也從未沾染到任何東西上,所以郝運也一直沒有讓郝心丟掉稻草人,這畢竟是他生父在出走前留給他唯一的物品。

郝運看着稻草人那空蕩蕩的脖子道:「你這稻草人的腦袋又哪去了?」

小郝心撓了撓臉:「昨天在河邊撒潑尿的功夫,小草的腦袋便不見了,我找了一晚上也沒找到。」

郝運一臉懷疑地看向麵粉大姐。

麵粉大姐發出一串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嘿嘿嘿,我拿的行了吧,村長啊,你說你做的人頭咋那麼好看呢,我每次看了都忍不住拿回家摟着睡覺。」

也不知為何,郝心生父所做的稻草人沒有腦袋,看起來有些瘮人,所以郝運就用破布給稻草人做了人頭,並且用漫畫手法給人頭畫了五官。

結果倒好,這花痴大姐對郝運做的人頭情有獨鍾,見一個偷一個。

郝運無奈道:「大姐,我去給你買麵粉,你把人頭還給郝心成吧。」

麵粉大姐一拍郝運肩膀道:「成交!」

生肉大叔:「別忘了我的大腰子!」

小郝心:「把太爺爺帶回來!」

郝運愁苦一笑,隨後向村外走去。

村口的籬笆上掛滿了染血的兵器,微風帶着兵器撞擊籬笆時,發出一陣『叮叮噹噹』的響聲。這些兵器全都是曾經克過主的妖兵,太虛宮道人那把抹脖子的青光劍也在其中。

每次屠夫幫郝運處理完老槐黑運造成的爛攤子後,都會將這些兵器掛在村外籬笆上,他本意就是,『這些兵器誰愛拿便拿』,然而籬笆上的兵器卻越掛越多,沒有一人敢來取走一把兵器。

因為這些兵器有許多都是成名武者的兵器,那些武者在進入鬼村後,要麼是殘着出來,要麼就是在也沒有出來,於是鬼村內藏有隱世高手的謠言在江湖中被傳得沸沸揚揚。

『隱世高手』的謠言以及鬼村凶名,讓許多眼饞這些兵器之人都敬而遠之,久而久之,『籬笆兇器』便成為了鬼村五大靈異景觀之一。

在村口的石牌前,正站着一名書生打扮的年輕人,年輕人瘦弱無比,長相陰柔,左臂還被繃帶吊著。

此時書生正右手拿着一根沾着紅墨汁的毛筆,仔仔細細地給石牌上的『槐村』二字塗著色,也不知道他是有意還是無意,『槐村』二字直接被他塗成了血紅的『鬼村』。

郝運無奈道:「書生,石碑上的字是『槐』,帶木字旁。」

書生轉過身來,一看他那隨時都有可能會被一陣風吹走的小身板,就能猜到即便他左手不受傷,也定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男子。

陰柔書生朗聲說道:「石牌上的字刻錯了,『鬼』字怎麼可能帶『木』字旁!」

「那我家旁邊那棵樹叫什麼樹?」

「鬼樹啊!」

郝運不由扶額道:「聽我的,把那『木』字旁也塗上色。」

書生犟道:「不行!咱村就我讀書多,我說沒有這個字錯了就是錯了!」

郝運無奈道:「那你換個不易掉色的顏料成不,一下雨就掉色,顏料錢我出。」

書生倔強地抬起下巴:「不行!塗字就得用山紅花調配出的紅墨汁,這樣塗出的字才有靈氣!」

「你讓一個『鬼』字有個毛線的靈氣啊,你知不知道就因為這一下雨就流血的『鬼』字,害得咱村招商引資以及引進人才有多難么!你就不能照顧一下我的工作。」

書生梗着脖子道:「不能!」

「行行,你們都是大爺!」

郝運無奈轉身離開。

出了鬼村沿着驛道步行半個時辰,便見一座巨大的城池,此城名為南陽。

郝運所穿越的這個世界,由南北兩國共同管轄。整個世界由東至西被一條寬闊的血河所貫穿,血河以北是北國領土,以南則是南朝疆域。

郝運眼前的南陽城,便是南朝一座大城,其周邊附屬着諸多鄉鎮,而鬼村便是其中之一。

看着城門上『南陽城』那三個大字,郝運不由感慨萬千,距他穿越到這個世界已過了一年有餘,而這座南陽城,便是他穿越之後的睜眼之地。

郝運隨着人群穿過城門…

一進城便見一座巨大的懸賞板,其上張貼着許多通緝要犯的畫像。

乙級通緝要犯中,『辣手摧花』花無痕的畫像也在其列。

而在乙級懸賞令之上,還貼着幾張甲級懸賞令,能登上此令的通緝犯,可都是被南朝北國共同通緝的凶神。

但在諸多畫像的最頂端,鶴立雞群般張貼着一張有些發黃的懸賞令。

畫中是名蒙面人,能起到辨識度的只有一雙眉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