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當初被愛的樣子》[記得當初被愛的樣子] - 第4章 第一次的約會

許南和好兄弟陳錦言喝完酒已是凌晨兩點,這段時間真的是頹廢了到了極點,黑白顛倒。毫無睡意的他們走進了網吧,又準備玩通宵。許南打開電腦,點燃煙,單曲循環張國榮的《我》,興許是失望堆積的太多,他已經沒有勇氣再去查看與我相關。

可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掉淚,許南還是查看了。就像下個路口會有轉彎,許南終於還是等來了蘇北的回復。儘管文字不多,但是卻字字溫暖,此刻的心情如同收到渤海醫科大通知一樣。他無法壓抑住內心的狂喜,掐滅手中的半截煙。給蘇北回了一個「好」字,然後拉着正在玩得起勁的陳錦言退網卡。

陳錦言不耐煩的說:「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剛進來又要走,要走你走,我要通宵!」

許南看這傢伙不給的甜頭是不會走的,於是故意提高了音量道:「回去補覺,明天帶你去見一個很正的學妹。」

聽到妹子,陳錦言迅速摘下耳機,疑惑的問道:「真的?」

許南回:「我騙你,以後生的孩子沒有**!」

陳錦言半信半疑的跟着許南出了網吧,因為喝了酒的原因,回到家裡就倒頭大睡。

第二天許南九點就驚醒過來,他看着衛生間的自己鬍子拉扎,頭髮和雞窩沒什麼兩樣。很快衝了個冷水澡,換上了乾淨的衣服。整理完畢,把陳錦言從睡夢中拽醒。陳錦言雖然怒氣燃燒,但是一想到有妹子見,還是不耐煩的爬起來。兩人洗漱完畢,吃過午飯,騎着單車,哼着歌,前往網吧赴約。

而吃過午飯的蘇北和若言,小若很是獻殷勤的對爸媽說:「你們先去休息吧,今天我和小北負責飯後工作,洗碗拖地都交給我們了。」

沈爸沈媽每天都有午睡的習慣,而且這幾天的潮州真的是像火球,接連幾個晚上都沒有睡好,一看到床就困得不行。

沈若言確保爸媽入睡後,就示意蘇北打開電腦。

蘇北緊張的的坐在電腦前,守着許南的對話框。

另一端的陳錦然已經暴躁不安了,生氣的說道:「你大爺的一大早就把我拽起來,到底還要多久?老子現在眼皮一直在打架,真是受不了你!「

許南也不耐煩的回道:「你永遠都改不了你這德行,能不能多的耐心,就你這暴脾氣,就算來十個妹子都會被你嚇走!既來之則安之,可以嗎?」

剛說完蘇北的頭像就亮了,許南馬上發了消息:「蘇北,在嗎?」

關了靜音的蘇北看着許南的對話框,回道:「嗯,我在!」

許南又問:「你最近怎麼樣,期末考試考得如何,假期是不是很多作業?」

蘇北答道:「嗯,我還好,就是外公生病了,所以前幾天都在醫院照顧外公。這次考試理科沒有發揮好,所以考得不好。你呢,有考上自己心怡的學校嗎?」

許南回:「原來是這樣,那外公好多了嗎?沒事,你才高一,只要努力下次一定能考好。嗯,我考上了自己喜歡的大學,錄取了渤海醫科大的外科專業。也是我喜歡的城市,挺開心的。」

蘇北:「嗯,已經出院了,但還是要多注意。真好,考上自己喜歡的大學,真替你高興。」

許南:「出院了就好。加油,我相信你也會實現你的夢想。」

這時,陳錦言終於按捺不住了,怒道:「能不能進入主題,約個奶茶店或者休閑吧,坐下來聊聊�嗎?還是你讓我站在這裡看你聊這些有的沒的,像個傻逼是的,我TMD怎麼有耐心,也得有個度!」

許南也覺得有些對不住陳錦言,只好補充了一句:「你現在在哪呢?我在網吧好悶熱。你看如果方便,你告訴我你家的地址,我來接你,我們去海邊怎麼樣?對了,你可以叫上你的朋友一起。」

蘇北問沈若言:「小若,你想陪我去嗎?」

若言回:「要不等我爸媽醒了,我們找個機會出去?可是我去當電燈泡會不會不太好呀?」

蘇北:「你不去我一個人害怕,我們就說去書店,這樣他們應該會同意。」

許南看着電腦一直沒反應,心裏想自己是不是唐突了,嚇到蘇北,但是又不好責怪陳錦言,點了一根煙,故作冷靜的等着蘇北的回復。

若言:「行,那我們就這樣說吧,反正和你在一起我爸媽放心。」

得到若言的應允後,蘇北回道:「可以啊,不過我沒有在家,我在同學家,我們住在城南街道18號,離你那裡遠嗎?」

許南看到回復,激動的拍了陳錦言的後背,指着屏幕說:「看,哪個孫子騙你,搞定了吧!」

陳錦言擠出一個笑臉答道:「行了,別婆婆媽媽磨磨唧唧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