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量》[較量] - 4 丟失的崗位(2)

人才。

王發元放下了筷子說:「小馬,你是這次縣裡引進的人才?是到食堂鍛煉的?不可能吧。據我所知,你們那次引進的十幾個名牌大學生,我都是簽了字,安排到了幾個很重要的部門,就沒有一個到什麼食堂來鍛煉的。你是哪裡畢業的?」

馬思駿一陣深深的驚愕。如果不是他控制自己的情緒,對方又是高貴的縣委書記,他就要直接奔到這個人的面前,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這樣做,但對方是王發元,是穆林縣的縣委書記,是他無論如何都高攀不上的人物,也許在讀書的時候,一個小小的縣委書記,根本就不能進入他這學建築的高材生的法眼,可這才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他覺得自己都被這破爛事磨的要變成一個傻瓜了。

馬思駿不可能懷疑一個縣委書記說的話,他就覺得這裡有問題,他一個建築大學畢業的高材生,被縣裡當做人才引進,怎麼也不能安排到食堂來工作,更不可能到這樣的地方鍛煉。

於紫菲的腳在馬思駿的腿上輕輕地踢了一下,馬思駿才從自己的驚愕中清醒過來,他發現王發元也在盯盯地看着自己,他壓制着內心的強烈不滿和悲傷,對王發元說:「王書記,既然你這樣問我,我也不怕你生氣。我是東北建築大學本科畢業,是穆林縣組織部和人事局到我們學校引進人才,我高高興興報了名,可是到了這裡就把我撂了一星期,然後就把我放到了這裡。我就不明白了,這就是對待人才的態度,還是我不是縣裡所說的人才?不過,我還是有幸給王書記做了一頓飯。」

王發元驚訝地看着馬思駿,不是懷疑他說的話,就是覺得這個年輕人是不是腦子出了毛病?但這些顯然都是不存在的,眼前這個年輕人長的儀錶堂堂,顯得十分的睿智,只是神色萎靡,情緒低落,他不禁問道:「小馬,你說的是真的,你是縣裡這次引進的人才?我真是不明白。」

馬思駿想了想,忽然離開了一會,從一支破柜子里拿出這次引進人才的相關材料,說:「王書記,你看看,這麼大的事我怎麼能撒謊,如果不是你這樣說,我真是覺得穆林縣對我們是在開玩笑,耍戲我們這些傻子大學生玩。」

於紫菲瞪了馬思駿一眼,差點急的跺腳!

好你個馬思駿,當著縣委書記面,居然什麼都敢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