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量》[較量] - 1 被流放的人才(2)

我也知道我在這裡干不長,我可告訴你,你可別惹我。」

於紫菲聽不得這樣的話。都說落配的鳳凰不如雞,她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個剛剛上班不久,在她手下就是個摘菜掃地的角色,居然跟她瞪眼睛,說出這樣難聽的話。

她杏眼圓睜,粉臉轉白,口齒清晰而又毫不留情的說道:「馬思駿,你以為你從有名的建築大學畢業,就覺得了不起,敢跟我這樣說話?我可告訴你,這裡是我的地盤,你要真惹我生氣,我一句話,立馬讓你走人。你別覺得自己了不起,在我的眼裡,你那個大學生文憑,屁都不如。如果我再發現你在食堂里抽煙,立馬給我滾蛋。」

於紫菲剛要轉身走回自己的辦公室,馬思駿一個箭步衝到前頭,用他有力的手臂,把於紫菲緊緊壓在臂彎里。馬思駿感覺到,於紫菲那帶有幾分香甜味道的呼吸噴到他的臉上,整個人都在他的懷抱之中,那粉色小衫的前襟裂開了一個口子,姣好的身材彷彿伸手可及。

於紫菲像是被馬思駿那突然發狂的樣子嚇住了,整個身子都被馬思駿緊緊摟在臂彎里,卻老老實實,絲毫沒有掙脫的樣子,呆愣愣地看着馬思駿突然變得惡毒的眼神,聲音有些顫抖地說:「馬思駿,你在幹什麼?我看你真是無法無天。你把我當成你的什麼人了?」

溫香軟玉般的女人,就在自己的懷裡,這讓馬思駿的心微微地盪了一下,但他的嘴裏卻爆發出惡毒的話語:「你處處把你自己當作一個領導來打壓我,你把我當成什麼人?我被大張旗鼓的招進縣委大樓,卻被發配到招待所的食堂,本身就一肚子火,我天天還要受到你的欺壓。」

於紫菲叫道:「馬思駿,你被發配到食堂,跟我有什麼關係?你有滿肚的牢騷,找縣委書記,找縣長去說,別在我眼前把自己裝成一個落難的英雄似的。我於紫菲不吃這一套。」

忽然,就連馬思駿自己都沒想到,他的手像是不經意地一用力,於紫菲身上的小衫,幾顆扣子就齊刷刷地掉下來,馬思駿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他不禁驚愕地叫了一聲:「啊呀,真是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馬思駿開始並沒有想看於紫菲那隱蔽之處的想法,儘管那裡看起來煞是吸引人,但並不比古麗麗的身材更迷人。但於紫菲那已經快到三十的身子,居然還是這麼嬌媚動人。

於紫菲瞪着眼睛,想要掙脫出馬思駿緊緊摟着她的臂彎,但馬思駿長得人高馬大,於紫菲這個嬌小的女人,在他寬大的臂彎里,簡直毫無抵抗能力。

她掙脫了幾下,但馬思駿根本沒有鬆開她的意思,也就放棄了掙扎,拿着一雙清亮的眼睛,看着這個張開血盆大口,像要把她吞下去的那張雖然英俊,但又有幾分猙獰的嘴臉。冷冷一笑說:「馬思駿,你想怎麼樣?我可告訴你,趕緊鬆開我,不然我可就把你這流氓的嘴臉給你捅出去,你就更完蛋了。」

馬思駿本來就想把自己這個破罐子,最後狠狠的摔一次,聽到於紫菲膽敢這樣的威脅他,他得意地一笑說:「我的大美女,我希望你馬上就把我這醜惡的嘴臉給我暴露出去。我等着你,你想怎麼樣隨你的便,以為我還留戀你這破食堂的洗完摘菜的工作嗎?我真是倒八輩子血霉了,居然把我弄到你的手下,整天干這鄉下女人乾的活。」馬思駿越說越氣,手上就用了幾分的力氣。

於紫菲叫道:「馬思駿,你跟我說這些管個屁用,你弄疼我了。看你的手摸到哪裡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