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量》[較量] - 1 被流放的人才

傍晚時分,穆林縣委招待所的食堂早就安靜下來。馬思駿坐在一張滿是油膩的椅子上,漫無目的地看着食堂里鍋碗瓢盆這樣毫無生命力的東西,眼睛裏充滿着無望和茫然。

說起來真是好笑,作為東北建築大學畢業的高材生,穆林縣引進的高端人才,到了分配工作的時候,居然讓他到縣委招待所報到。到了招待所他才知道,他的具體工作,是招待所的食堂,名義上是個管理員,其實就是卸車摘菜的角色。

這些日子,始終縈繞在馬思駿腦海里的,是幹下去,還是乾脆走人,就像生還是死一樣這樣重大問題,讓他深深糾結,難下決斷。

他知道他被人涮了,但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居然一點都不知道。

一連抽了幾支煙,也沒想出個好辦法,正要起身離開,就聽到一陣毫不客氣的說話聲傳來:「馬思駿,看你把食堂抽的煙氣騰騰的。你抽煙就不會出去抽?你不知道食堂里有不抽煙的女人嗎?我看你一點教養都沒有,還是什麼名牌大學生,哼,我看你也配。」

說這話的,就是招待所所長於紫菲。這樣幾句話語,把馬思駿心裏本來就壓抑的憤怒火焰點着了,他的氣憤騰空而起,再也壓抑不住了,

一陣高跟鞋擊打地面的清脆聲音,傳進了食堂的廚房,他心裏這股無名火壓抑的太久,不發泄一次,這個晚上他就過不去,甚至就要被這股心火把自己燒死。

馬思駿從那張滿是油膩的椅子上站了起來,用冷冷的目光看着走進來的於紫菲。

於紫菲過去是縣委辦公室副主任,由於新換了主任,她這個跟老主任過於親密的副主任,就被新主任打壓後,發配到了縣委招待所當了所長,於紫菲心裏也有一股無明火。一個好好的縣委辦公室副主任,主管接待啊,領導的生活保障啊這些很有油水,又可以不坐在辦公室里閑得發慌的差事,不知道該有多美,可是新上來的辦公室主任是她官場上的宿敵,敵人得勝,註定自己失利。到了招待所後,彷彿身邊的人都是她的仇敵,她對誰都不用好眼光看,不用好語調說話。

突然,於紫菲發現,馬思駿正用那種冷颼颼的眼光看着自己,那股敵意十分明顯,面對這個高大的男人,於紫菲的心裏不覺得一陣哆嗦。心想,他想幹什麼?難道還要對她動手不成?

於紫菲有些給自己壯膽般的繼續說:「馬思駿,你為什麼這樣看我?難道我說錯了嗎?你看看,你看看,這廚房裡都是你抽的煙。簡直嗆死我了。我也知道你心裏委屈,可是抽煙能解決個屁的問題?這樣抽早晚要把自己抽死。」於紫菲說著,就用手捂住嘴,裝出咳嗽的樣子,用一雙雖然漂亮,但很是不滿的眼睛看着馬思駿。

馬思駿長的高大,有着一雙濃眉大眼,當那雙大眼不是很柔和的時候,就發射出一種冷颼颼的光來,給人一種望而生畏的樣子。

眼前這個嬌媚的女人,顯然是那種表面看上去柔和,但骨子裡也很強硬的烈性女子,但不管什麼人,怕就怕那種不要命的人,現在的馬思駿走到了絕路,他完全可以什麼都不要,哪怕是自己的愛情,一個人狗屁都不是的時候,如果想要有自己的愛,太陽就從西邊出來了。

馬思駿向於紫菲走前一步,冷冷地說:「我說於所長,抽不抽死是我的事。你如果怕煙,可以到縣委大樓坐你的辦公室去啊?你好好的縣委辦公室副主任,怎麼就被人整下來了?食堂可是到處都有煙,沒有煙還叫什麼食堂?如果你怕煙的話,我看你還是離開這裡。不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