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系統的宿主養成》[火影之系統的宿主養成] - 第八章 拯救雛田,初開寫輪眼

時間一晃便來到木葉54年年底,這一年宇智波昊學了很多東西。包括:忍術,體術,幻術 以及部分醫療忍術還有一些科學知識。

雖然看起來,學的很多,多數都是了解水平。實際上也就僅僅是一個學員水平。只不過他相當於原劇情中的學員的水平。

這是個很不錯的成績了。

世界中總有一些人在某方面很有天賦,這是不可避免的。宇智波鼬就是一個代表,此時馬上四歲的宇智波昊在系統的幫助下達到定義「天才」的水平。

不過這也僅僅是不錯,對於宇智波昊來說這個世界還有很多人可以擊敗他。現在的宇智波昊在面對一名下忍只能保持不落下風,最多戰個平手。

火影這個世界是個高開低走的世界,每個忍者都有很強大攻擊參數。但是,防禦參數是很少的(當然像輪迴天生那類的忍術除外)。就像「實力再高,也怕菜刀一樣」。有時候的一個失誤便涼涼了。這對大多數忍者都是有效的。

火影原劇情里,鳴人佐助越過等級對抗敵對忍者是存在的,但有些時候你真正思考一下,這不合邏輯。每一名中忍上忍,哪怕是下忍都是應該有靈魂的。如果不是他們是主角的話,有主角光環那麼我認為他們實力其實也就高過同等級的平均水平。

動漫終究是動漫,現實中沒有一個人是簡單的。

木葉54年,與木葉敵對雲忍關係緩和,決定締結同盟合約。其實這是一個不得已的選擇對於雙方。木葉作為最富饒的國家與此時實力第二的雲忍敵對,這對火之國的商業造成了很大影響。同樣,反過來也對雲忍經濟造成很大損失。

所以,這符合雙方的共同利益。雙方決定締結盟約。並且木葉將在12月27日,舉行盛大的慶典儀式。以此來宣傳一下木葉,並對前線的忍者們放鬆一下。

「如果,我沒記錯劇情的話,雲忍可能要挑事,要擄走雛田。」

「這怎麼可以,我宇智波昊的老婆也敢搶。而且還是雛田三周歲生日那天發生。不行,這決不能忍。」

「我還要拯救我的大舅哥。大舅哥的救贖啊」宇智波昊說道。

因為慶典這天剛好是日向雛田的生日。所以日向家族不參加慶典,來去給日向雛田過生日。不得不說也確實可以了。

「按理說,原劇情是不可能發生那種事情。雛田作為那天的主角,幾乎不可能離開眾人的視線,並且在有守衛的情況下被擄走的。」

「這麼一想,三代目也是不簡單啊。果然能做到那個位置的人,不可能簡單的」

「看來這是一個試探日向家的陰謀。一旦木葉對宇智波家族動手。那麼剩下的日向家族將成為木葉唯一的豪族。所以三代目以結盟慶典為幌子,想敲打敲打日向家。真不愧是老奸巨猾啊。」

原劇情也確實可以佐證這一猜測。畢竟原劇情里日差可是被交給了雲忍的,而且日向家日後還毫無動靜。就好像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一樣。

「看來之前的保命計劃要改很大一部分了。」

其實鳴人挺悲哀的,明明是英雄四代目的兒子,卻被人從小欺負飽受人們的冷眼和惡語,被人污化。這要是沒有三代目的默許哪怕團藏都無法做到。三代還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來給鳴人悲慘的世界帶來那份虛假的光明。結果鳴人也確實成為三代所想的那樣。

「現在三代目是個自私的人,極度渴望權利。說到底現在的他和團藏是一路人。兩者唯一的差別就是三代目有一個虛偽的外皮而已並且三代目老年昏庸了些。且這個外皮很難剝開。」宇智波低聲說著。

如果單看三代目前中期的表現,那是一個不得不讚揚的英主。多次帶領木葉一大多。但現在他老了,有些放不下那些權利了。有了些私心了 這些雜念已經干擾到他的行動了。

「看來要早做打算了,無論是救雛田還是保住宇智波家族。有必要露出一些信息去擁有更大的話語權了。」

好在距離慶典那天還有幾天時間去準備。

「我決定先暴露一些自己的實力來展現自己,提升自己的話語和知名度。」

想着就去找父親,畢竟這要沒有父親的幫忙他還真沒辦法。

「我要挑戰宇智波鼬,如果這沒有父親的幫忙這也僅僅是小規模人知道慢慢傳開,這就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了。與預期目標不符,所以他需要利用父親中間派負責人的身份去做中間人,幫忙組織準備工作和後期傳播工作。」

「父親好,我今天來找你是有事,我想見你。這樣這樣…」

「你確定要這樣?,雖然我不知道你這樣做的意義是什麼?目的是什麼?但你是我的兒子,無論你怎麼樣 我都會相信你」

之後宇智波戶川就叫人去組織就這件事,並讓人放出消息宇智波昊要挑戰宇智波鼬。

消息一出就引起族內一片嘩然,一時間宇智波昊成了家族中的熱門人物。大家都不看好他。甚至此事還傳到木葉村了,但在村裡並沒有太多關注。人們最多也就是想知道宇智波昊是誰而已。現在木葉村裡的人都在為慶典的事情所吸引。

但這在宇智波族內關注度卻很高。往小了說這事情是兩個小輩的約架。往大了說這可能影響宇智波家族未來的派系形勢。宇智波昊是宇智波戶川的兒子,而鼬呢是宇智波富岳的孩子。一個是中間派的領導人,一個是家族族長。所以關注度才高。

宇智波戶川在宇智波昊找他說明的那天就去找了富岳溝通。富岳認為這是一個擴大鼬名氣的一個平台,讓他展示自己的天賦和能力,能為他贏得族內人的支持方法。所以很快就答應了,這裡並不是沒有看輕宇智波昊的意思。時間定在12月25日,慶典的兩天前。

「真是多虧了父親了,父親為這件事也承受了很大壓力,並不是所有中間派的人都能無條件支持父親的決定。而且父親並沒跟我說。這應該是拍我擔心不能安安心心的發揮。放心吧父親,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兩天時間了,這件事情繼續發酵。雙方無論是中間派還是族長都沒再出來表示什麼。族人們都在等,終於到了約定的時間。

在一個巨大的平地上,開始要挑戰了。

雙方進行了對於宇智波昊來說漫長的時間的開場的應酬和恭維等等。

在宇智波昊覺得等的花都謝了的時候,鼬終於來了。他與最初的那時不一樣了。這不僅是形象上的還包括氣質,變得更加冷漠了。

然後兩人在周圍族人的目光下,互相鞠了一躬,就開始了。一時間人們的喧囂聲停了。都保持安靜想好好看看雙方的實力。

微風吹過,兩人都保持隨時進攻的狀態,誰也沒有先動手,雙方都在觀察對方。就這樣保持了一會,直到一片葉子被吹過兩人的中間。兩人不約而同得都動力手。

「颼颼~嘣」兩隻苦無的破空聲和苦無碰撞的聲音響起。

接着兩人又互相不時的對射起來,誰也沒奈何誰。

當苦無都耗盡後,兩人開始進行體術交流。「啪噼啪噼」兩人的肢體不停的接觸,分開。不過有過實戰經驗的人鼬還是要比昊強。不過宇智波鼬好像僅僅維持平手的水平,不停的放水。宇智波昊看出來了,突然借到鼬身體上傳遞來的力量,抽身遠離。宇智波昊知道體術他沒有勝算,就準備以忍術來比拼高下。

「要小心了,鼬」

「你也是」

宇智波昊雙手結印,然後猛的一吸,火遁—豪火球之術。

這令觀戰的人驚呼不已,這個術是D級忍術,一般是下忍和優秀的學員能使出來的,查克拉量真多,而且他還是三歲啊。想到這裡觀戰的人又是一頓驚呼。此時的富岳也是滿臉讚賞。這更是讓暗中觀察的人感到驚訝。

瞬間一個火球朝鼬噴去。鼬好像早就看出昊結的印,進行了閃避,然後轉身回了一個火遁—鳳仙火之術。同樣是D級忍術,不過明顯鼬的更強一點。

看着天空中的火團,昊直接結了一手替身印。「嘣」的一聲,一團白霧出現過後一個木頭出現在那個位置。

在現身的一瞬間,立即結了一個印。分身術

一瞬間全場的人沸騰了,這可是又是一個D級忍術啊,都在說到「看來我宇智波家有了一個忍術天才,三歲就掌握了這麼多D級忍術。」

鼬連連閃躲,直接替身了。

之後就直接認輸了。認輸的莫名其妙。

這場比試鼬放水的有點多。這也讓其他人不理解。明明還可以打的,為什麼認輸?

而且鼬現在的實力是中忍左右。

本來鼬再堅持一會兒昊就準備認輸了。他的實力確實與鼬有很大差距。

這場比賽明眼人都能看出鼬在放水。雖然驚訝於宇智波昊的忍術天賦和查克拉量但還是會覺得鼬一定會贏。

這可能就是一場政治作秀吧。鼬展現了實力和天賦,昊展現了天賦。雙方都不虧。

最後戶川出面了帶着昊表示比試平手。

之後消息以一種急極快的速度傳了出去,宇智波家又出現一個忍術天才。不排除當時有三代目和其他人耳目幫忙的結果。三代目有點捧殺的想法。

宇智波昊也是達到預期目標,也就沒在意這些。而是總結了自己的不足。體術和忍術實戰經驗不足這一致命的缺點,還有查克拉的使用效率不高。同樣查克拉量的忍術鼬就會比他的更強。

然後就是為了兩天後的慶典準備。

他先是在名氣傳出的那一刻,給日向家送出來拜帖,然後又傳出消息。讓有心的人注意到這一點。

然後讓父親派了一名暗部勢力的人來暗中保護自己。(等級分為學員、下忍、中忍、精英中忍、暗部、特別上忍、上忍、精英上忍、影八個等級)

這樣做有三個目的。

一時吸引雲忍的注意力,宇智波可是和日向齊名。

二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