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宇智波家的路人甲》[火影:宇智波家的路人甲] - 第8章 相遇鳴人

日子一天天過,人會慢慢長大。

像這樣慢悠悠在公園散步的生活,似乎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記憶。

即便身體年紀剛滿八歲,內在也是成年人的靈魂,就算想要重活一世重新開始。

因為團藏,因為特殊的人生,也變得有些不可能了。

比如和其他小孩子一樣,在公園玩沙子,踩鞦韆,坐蹺蹺板之類的事情。

千陽絲毫沒有那個心思。

特別是從鞦韆上下來後,有的只有更為落寞的悲涼。

「咦,你也一個人嗎?」

在炊煙晚飯之際,本應是空蕩蕩的地方,如今又多了一個身影。

漩渦鳴人,這個世界的主人公。

來到這個世界快一年了,這還是第一次單獨碰面。

兩人是在一個班級,千陽還有觀察任務,卻始終沒有接觸過。

鳴人說著話,徑直走到鞦韆上,獨自飄蕩起來。

眼神始終在千陽身上,有疑惑好奇以及期待。

大概也可能沒有認出是一個班的同學。

「嗯,隨便打發一下時間。」千陽平淡的點了點頭。

「我也是哎,要不要一起玩?」鳴人立馬來了心思,備受孤獨的他,最希望擁有同齡的夥伴朋友。

「玩什麼?你不回家吃飯嗎?」千陽明知故問了一句。

「反正只有我自己,玩到什麼時候也不會挨罵的,不用擔心,倒是你也沒問題嗎?」鳴人滿不在乎的語氣傻笑着說道。

還真是輕而易舉說出讓人不得不在意的話,如果沒有這大半年的生活。

千陽多少會有些同情的。

即便是成年人的思想。

當然,換作是小孩子,也聽不出鳴人話中的含義。

「大概是沒問題吧,我也是一個人,我姓宇智波,你不知道嗎?」千陽簡單說道。

鳴人身邊應該是有暗部的,原本也沒打算接觸,不過巧合的碰上了,也沒必要特意迴避。

尤其他的心情也不高漲,看着鳴人冒冒傻氣,興許也能好過一些。

「宇智波,宇智波,怎麼感覺有點熟悉啊…啊,佐助,你和他是什麼關係?」鳴人絞盡腦汁後終於想了起來,頓時大呼小叫道。

「真可怕…」千陽下意識道。

雖然從回憶劇情中,知道倆人早就看上眼了。

畢竟這才進入學校沒多久,都一副刻骨銘心的樣子了。

「哈?」鳴人不知為什麼這麼說。

「沒什麼,既然你是一個人的話,應該不知道,至於我和佐助的關係,大概是有關係吧,實際也沒有關係。」千陽說道。

「這算什麼?聽不懂,你真是個奇怪的傢伙。」鳴人歪頭理解不能的模樣說道。

千陽之所以這麼說,是表面上他還是失憶的身份,用來掩飾。

不過,即便沒失憶,他和佐助的關係也不大,就是同族不認識,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而已。

宇智波滅族事件,基本小孩子都知道,前提是有父母親人照顧的。

鳴人這裡沒人和他說,他應該不知道。

「奇怪的傢伙是你才對吧,剛才我就想說了,你該不會不知道我和你同班吧?我記得還說過一兩句話的。」千陽做着苦惱的神情說道。

「啊~」

鳴人發出了一聲慘叫,他震驚的從鞦韆上摔了下來。

還真是…

千陽眼角抽搐幾下。

他難道就那麼沒有存在感嗎?

雖然,大概,好像是這樣…

怎麼也比志乃強吧?

「你,你,你,你,你難道是志乃?」鳴人大叫道。

志乃的模樣一直是一個謎題,同學包括老師都不知道他的模樣。

在教室里也是陰沉得可怕,沒有任何朋友。

鳴人下意識聯想到了一起。

認為這是志乃的隱藏面具下面的真實模樣。

千陽明顯一呆。

好吧,開始冒傻氣了。

「不是…」

他還是沒有將錯就錯。

「那就奇怪了啊,雖然你長的普通了一些,也沒有道理啊…」

鳴人跑到千陽身邊,一隻手放在下巴處,近距離打量着,小小的眉頭,不可思議的表情都皺在一起了。

這樣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