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血魅魔的旅行記》[混血魅魔的旅行記] - 第6章 陌生人的食物不能隨便吃

以前似乎有聽說過空調吹多了有什麼不好之類的話,可在亞星城幾乎沒什麼機會體驗長時間的空調房。如果硬說有的話,夏天去大商場購物吹空調應該勉強算是吧。

但是在這種一直開空調的房間里睡一個晚上一個中午之後就明顯能感覺到——背疼。

通常來說只有在幾乎熬通宵的情況下睡覺起來才會全身疼痛,不過現在也就背疼而已。

也許該出去轉轉,一直在房子里獃著也不是個事。

三樓的高度還好,如果再高一層,我上樓都要氣喘吁吁了。所以,三樓的房間,就算下去走個來回倒也沒什麼。

下午?晚上?

時差這種東西,真的是有點頭疼的,更何況還是在一個國家內用相同標準時間的時差。對於陸星雲來說7點是下午,但是對於飛夢人來說這已經晚上了。天都黑了了,這座城市還是那麼明亮,也就這靠近郊區的地方稍微暗一些,但天上還是見不到幾顆星星。

在這種地方,有空調的房間和沒空調的房間簡直是天差地別。簡而言之,有空調的房間是人能待的地方,沒空調的地方就是又悶又熱的地獄。現在還沒到一年中最熱的時候時候呢,可想而知之前參加過「電波世界」的那些人為什麼在抱怨場地沒有空調熱得要死了。

在旅店附近走兩圈也算不錯,雖然這裡看不到什麼星星,但賞月還是沒問題的。

月亮的位置,似乎也和亞星那邊看到的不一樣,大概是因為緯度不同吧。

今天的月亮是一牙彎月,具體要怎麼叫,陸星雲也不知道。除了滿月黑月新月能對得上號,上弦月下弦月要怎麼分她也不清楚。總之,今天的月亮安安靜靜的掛在天上,天也晴朗沒有雲,挺好。

陸星雲不敢也不打算遛的離客棧太遠,因為,她好像有夜盲症。這是以前晚上去奶奶房間拿東西的時候發現的。她的奶奶在不開燈的情況下手指着那東西的位置,但是陸星雲連奶奶在指哪兒都看不清,大概看向指的位置也是漆黑一片。那個時候奶奶會抱怨她在自己睡覺的時候開燈。

其實真的不是故意啦,但在城市中生活的孩子,晚上也是處處都能見到光的。只要遠處的光能照出個物體的輪廓都能看得見,所以陸星雲花了很久才搞清楚自己是夜盲症。

站遠一點——也沒有太遠,總之是可以從下往上挨個數清樓層的地方。從外面看,客棧的地上部分有7層,一樓二樓三樓和六樓都可以看見燈光。客棧的後面還有個大院子,被高圍牆圍了起來,還有個後門,不過也是從裏面鎖住的,根本進不去。陸星雲的房間是朝這邊的,說不定可以推開那個不知道什麼材料糊的窗戶看一眼,不過這也只能明天早上再說了,這大晚上也啥都看不清啊。

後院的面積可能比客棧的佔地面積還要大些,走到一半的時候就只能打着手電沿着圍牆摸索回來了。

很久以前陸星雲就有個疑問,為什麼女生總是喜歡結伴而行,還怕走夜路。至少後一個問題大概想明白些,可能是因為自己夜盲眼神不好,看不到什麼可怕的東西。

看來夜班是那位紫發女士,她今天穿的好像是睡衣。這客棧難道是她自己家開的?好像真的是。

「啊,媽——我已經不用吃這種東西了,我另一個朋友也說搬過來住,我可以自力更生了。」

「行,那你順便把你姐的外賣也拿上去。」

「他已經下來了。」

上午見到的那個半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