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心計,薄情總裁不好惹》[婚心計,薄情總裁不好惹] - 第4章 輕輕你無藥可救了

江嵐兒一臉義憤填膺開口,卻是被穆輕輕打斷了她的話, ”沒有必要解釋,事實也是我乘人之危,他怪我也是應該的! ”

”你真是……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你了?你說這些年你為了他傅墨言,做了多少傻事,現在他這樣對你,你還對他這麼死心塌地,他到底給你吃了什麼毒藥啊? ”

見穆輕輕一如既往地替傅墨言說話,江嵐兒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就差將穆輕輕的腦袋撬開看看裏面是不是全都填滿了漿糊。

他到底給自己吃了什麼毒藥?

穆輕輕不由地雙眼一眯,腦海中浮現出十多年前的一個場景。

”不跟你玩,就不跟你玩,愛哭鬼,羞羞臉…… ”

幾個年約五六歲的孩子看到一個扎着羊角辮的女孩子一臉興奮地走過來都紛紛開口,邊說還邊跑,像是生怕被那粉雕玉琢的女孩兒纏住一般。

女孩兒看着小孩子們都避開自己不跟自己玩,雙眼又忍不住掉起了豆豆,小肩膀一聳一聳的,終於又哇哇大哭了起來。

”哭什麼哭,真沒出息! ”

就在女孩兒哭得傷心之際,她的身後傳來一個酷酷的聲音,讓小女孩兒不由地停止哭泣扭頭看向說話的人。

原來是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一臉冷漠,看着小女孩眼裡露出一抹厭惡。

”小朋友們都……都不喜歡跟我玩…… ”

小女孩年紀還小,看不出男孩眼中的厭惡,還以為男孩是想來安慰自己,一邊抽噎一邊弱弱開口。

”跟一群小屁孩兒有什麼好玩的?幼稚! ”

男孩兒一臉不屑地開口,抬腿就想走人。

”那小哥哥,你跟我玩好不好? ”

好不容易逮到一個願意跟自己說話的人,女孩兒可不打算放過,邁開小胖腿小跑着湊到男孩的身邊,眨巴着自己濕漉漉的雙眼,乞求道。

男孩眉頭一皺,看着臉上還掛着淚珠的女孩兒,正想開口,不遠出傳來一道呼喊聲: ”墨言,你跑哪兒去了? ”

”呶,把臉擦擦,臟死了,我媽咪找我了,我可沒時間陪你玩。 ”

隨手遞給小女孩兒一塊自己隨身攜帶擦汗用的手帕,男孩撒腿朝聲音的來源處跑去。

小女孩兒緊緊捏着男孩兒塞給她的手帕,看着男孩兒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內,心底卻暗暗記住了男孩兒的名字。

墨言!

”其實,墨言他以前不是這樣的,他……他小時候可善良了! ”

穆輕輕從回憶中回過神,下意識地又開口替傅墨言說話了,讓坐在對面的江嵐兒十分的無語。

”輕輕,你無藥可救了! ”

是啊,傅墨言就是一劑毒藥,自從自己再次遇到他,就已經中毒,這輩子註定無藥可救!

”嵐兒,你跟我哥怎麼還不結婚啊?我可是盼着你當我嫂子盼了好多年啦! ”

收斂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穆輕輕突然開口轉移話題,她不想再繼續跟江嵐兒討論傅墨言的好與壞。

說到自己與穆輕輕的大哥穆雲飛之間的事情,江嵐兒突然變得沉默起來,讓穆輕輕不由地心一沉, ”你跟我哥不會吵架了吧? ”

”沒有,昨天我們還一起吃晚飯了呢!你想哪兒去了。 ”

江嵐兒見穆輕輕誤會,趕緊開口解釋道。

”哦,那就好。 ”

穆輕輕端起面前的奶茶喝了一小口,放心道。

”輕輕,你覺得,你覺得你哥哥是真的喜歡我嗎? ”

穆輕輕剛放下杯子,江嵐兒一臉憂鬱地開口了。

”廢話,我哥當然喜歡你啦,我是他親妹,最了解他了。 ”

想都沒想,穆輕輕就開口回答道。

”可,他為什麼這麼久都沒有開口向我求婚? ”

江嵐兒皺着眉頭,問出了心中糾結了很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