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神棍》[混世神棍] - 第5章 胖子撈屍

「老公,過來啊,你不想愛我嗎?」

前面的妻子溫柔地問他。

「再往前一步就無人救得了你。」

藍胖子身後傳來男人的叫聲。

「表哥,你不能過去,聽到沒有。」

這個女聲很熟悉,到底是誰?別想,直走就是了,腦海里好像有什麼東西阻止他去想。

「親愛的,你快來,快來啊!」夢思床上的妻子在崔,「再向一步就得到我啦。」

「別過去。」

「不能去。」

「親愛的,過來啊!呵呵呵」

……

後面的聲音不停喊他別去,面前的妻子向他招手。

藍胖子頭腦一片混亂,到底要聽哪邊的?算了,不去想,妻子怎麼會害我呢,真是笑話。

藍胖子剛想抬腳往前走,耳後傳來一片咒語。

「天清地靈,太上神明,應變無量,驅邪縛魅,保命護身,智慧明凈,心神安寧,三魂永久,魄無喪傾,急急如律令,呔。」

吳鑫磊看見藍胖子着了道,走向後墓室左邊的金絲楠棺,千呼萬喚醒不過來,心志薄弱才讓女鬼鑽空蠱惑心智,迫不得已念凈心咒,打出張符紙。

他和藍胖子用墨線牽連,成為一法兩身,道行淺此時不宜用符念咒,強硬作法,輕則損耗過半精氣,重則反噬自身。

藍胖子頭頂一道火光飛過,接着床上的妻子大叫一聲,火光擊中她瞬間燃燒,眼前的場景消失在火球中。

「啊。」

藍胖子驚叫一聲,

一遍咒語入心,神智清醒過來的他,被眼前嚇一跳,哪有什麼性感妻子啊?這明明是左邊那口金絲楠棺,棺蓋中間有張紙灰,他離棺材只差一步。

「別愣着,快抱表嫂回來,香快燒完了。」

龐燕妮看見地上的香還有一丁點,着急喊着藍胖子。

吳鑫磊氣息喘喘坐在地上,所幸沒招反噬,只是功力損耗過半,面色有些蒼白,左手托墨斗,正收放着墨線。

此時的藍胖子聽到表妹呼聲,立馬跑去張麗麗身邊,拉長墨線邦在其左中指,就想抱起妻往回跑。

「好重,我抱不動。」

藍胖子感到疑惑,妻子的身體公主抱無數次,也就九十來斤輕得很,此時卻抱不動,而且她的肌膚寒冷如冰,觸手即是一陣陰寒刺骨。

「你那麼胖連老婆都抱不動,真沒用,趕緊點。」龐燕妮埋怨道。

藍胖子一臉苦悶,可又無法反駁。

「用之前我給你的符貼在她額頭。」

吳鑫磊提醒他。

藍胖子不敢怠慢,那邊不停在催促,肯定沒時間了,伸手在口袋掏出一看,真是欲哭無淚。

「符都濕爛了,怎麼辦?」

他向這邊舉起濕爛成團的符,想死的心都有了。

「用你中指血點她眉心。」

「沒有東西扎手指呀?」

「你不是有牙嗎?牙齒用力咬破,哎呦喂!額滴娘呀,真是笨死了。」

吳鑫磊無語了,真想一鞋底扔去過。

「啊,這會很痛的……」

藍胖子低嘀咕着。

看了看妻子,心一橫,把中指放嘴上閉着眼就咬,一股鑽心的痛,舌頭一甜血來了,伸手要點張麗麗眉心。

藍胖子手腕上卻傳來冰冷,動彈不得,低頭一看,原來他的手被張麗麗抓住,一陣一陣陰寒傳過來,身體不自覺顫抖着。

「麗麗,是我。」

藍胖子十分驚慌地喊道。

只見張麗麗嘴角慢慢上揚,眼瞼緩緩睜開,聲音尖銳地說:「你膽敢非禮我,我要你殉葬。」啪一聲,藍胖子臉就挨了掌火辣辣的。

藍胖子被打的一個趔趄,半邊臉浮腫得像豬頭。

「不好,快回來。」

吳鑫磊臉色一沉,伸手扯扯墨線,讓藍胖子快跑。

聽到吳鑫磊的叫喊,藍胖子轉身就跑,可手被牽牽抓住怎跑,情急下用力甩了甩,中指的血好巧不巧撒一滴到妻子眉心,張麗麗立馬暈死過去。

藍胖子暗自慶幸用力甩幾下,就掙脫妻子的手,立馬就跑,正跑兩步卻聽到妻子啊一聲,忍不住扭頭去看,見有滴血在妻子眉心,又見是閉着眼,立馬剎車停下腳步走回去,必競這是妻子不忍心拋下。

「麗麗,麗麗。」

藍胖子試探性觸碰妻子的手,沒反應還沒之前冰涼,又去試着去抱張麗麗,結果一抱就起,而且感覺比以前輕盈許多,皮膚也潤滑,身上的香水還夾着點蘭花香,總之抱着很舒服,不知是不是幻覺。

「我抱起啦,我抱起啦!」

藍胖子摁不住心中狂喜,抱起妻子就往回走,突然止腳步停下,他看見地上的香已燒完,吳鑫磊臉色沉重,雙眉都皺得快擰得出水了,不住地疑視着他的身後。

「發什麼呆?快過來呀。」

龐燕妮見他定住不動,沖他喊道。

藍胖子見吳鑫磊沒出聲,咽口口水,抬腳就走,卻聽到所有棺材都嘭嘭的響,每走一步,棺材就響一下,扣人心玄,嚇得他再次停下來。

這着實把所有人都嚇住了。

龐燕妮更是尖叫地跑到吳鑫磊身後。

吳鑫磊搖搖頭,百棺齊鳴,惡鬼索命,再不出手,藍胖子與張麗麗就為墓做貢獻了,揚手一撒,幾張黃符飄在空中,抄起桃木劍,腳踩七星步,揮劍去粘空中的符紙,然後拍在棺材頭,劍起符落,速度極快,嘴上念着咒語。

「三清神明,符咒嚴嚴,兵將赫赫即到奉行,安魂定魄,四維八儀,手持神劍,收斬妖魔,百鬼減亡,籍以安寧。」

一翻操作,前墓室的九口棺材包括那六副棺材上的屍體,都被吳鑫磊一一貼上黃符鎮壓。

他來到藍胖子背後,再拿出張黃符貼上,順勢推藍胖子一下,氣喘地說:「走,別站在這招鬼。」

藍胖子聽他這麼說,心裏多少有點不舒服,他哪裡招鬼了,這明明是鬼招他好吧,但也不敢反駁。

吳鑫磊陪同藍胖子回到插香位置,重新點上三根香,就用硃砂在以地畫道符,口念咒語加特。

「奉三清道祖令,玉帝敕吾紙 書符打邪鬼 張張皆神書,敢有不服者 押赴酆都城 斬 急如律令。」

提筆畫符要集神聚氣,憑丹田一股氣,氣散則符不靈,畫完大符咒。

吳鑫磊都有些氣虛累累,之前為藍胖子損耗大半精氣,一時難以恢復,現在的臉又蒼白幾分。

然後把暈迷的張麗麗放在地符上,再貼張黃符在額頭,從乾坤袋拿出八卦銅鏡,摁在她頭頂往後一拉,再取下額頭的符紙,在八卦鏡上轉一圈後,將符紙打向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