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超撩,殘疾大佬他日日索吻》[婚後超撩,殘疾大佬他日日索吻] - 第9章:派出所怎麼還扣着我老婆不讓回家呢

蘇意眉骨柔,面相軟。

第一眼見她的人都以為這小姑娘是個脾氣好的,只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溫柔是她的假象。

大部分時間她都靠着這點假象活着。

蘇意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1米7出頭的身高,眸光凜冽,嗤笑道「是我瘋了還是你們瘋了?」

「公司的情況剛剛有所好轉,我請關勝衫來是幫你們掙錢的,你們倒好,不到半個月就把人打了」

柳盈的外甥柳致軍聽到她的話,臉露不屑,翹着二郎腿,脖子梗到一旁。

柳盈拍着桌子,起身。

「蘇意,你不分青紅皂白跑回來摔摔打打,就是為了一個外人,給我們臉色看」

「是那個姓關的,把致君辛辛苦苦拿下來的代理一聲不吭分給了別人,還要罷了致軍的銷售經理,不過是兩個人下班後發生了點摩擦,那個姓關的就跑去給你告狀了」

「真是一條好狗啊」

蘇意的臉徹底冷下來。

柳盈對她弟弟護得緊,愛屋及烏,柳致君也當成了寶貝。

蘇意紅唇冷嗤,耐心忍到了極致,她早知道這家人的德行,真是多費口舌。

從包里拿出文件,語氣淡漠「二叔,我是看在您的面子上,當初柳致軍進公司我才沒說話,但品牌代理怎麼分,為什麼不讓他繼續做銷售經理,肯定是他太廢物,沒資格唄」

她氣惱了,口無遮攔的直罵。

「代理權明明是他自己維護不好,人家品牌要解約,做個銷售經理,沒有才起碼要有德,他呢,德行兩虧,調戲女員工」

「柳致君,你不是腦子不好,簡直是腦幹缺失,小腦萎縮,發育不完全的敗類」

柳致君嘴角一抽。

不等回懟。

蘇意直接掏出文件往桌子上扔。

「今天我是來說清楚,公司到底是姓蘇還是姓柳?」

「這是爸爸去世時,關於公司立下的遺囑,弟弟當時沒成年,我是第一繼承人,二叔僅佔40%的股份」

手裡捏着另一份文件,「還有這個,是我同意嫁到周家時,關於公司經營管理問題,二叔按下的手印,蘇鳴山先生僅持40%的股份,但….不再有實際經營管理權力…」

蘇鳴山的臉白了又黑,盯着蘇意,眼眸陰沉。

蘇意將二叔的黑炭臉忽略徹底,勾着唇角「二叔,當初我是保證說不告訴任何人,不好意思啊,是你們先做得太過分」

這是兩人私下籤的協議,讓蘇鳴山放棄經營管理權,說是為了她弟弟以後考慮。

蘇意早就有這個打算,只是蘇鳴山從心裏小看她,以為她還是事事依靠的小姑娘。

只是一份文件,蘇鳴山沒放在心上,當時着急哄着她嫁到周家要錢,再說公司不讓他管,還能讓誰管?

蘇鳴山沒想到在這兒被擺了一道。

真是他大哥的好女兒。

柳盈聽完蘇意的話,身子打晃,不可置信地發問「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二叔只是掛名董事長,沒有任何實權,說得再明白些,我現在要柳致君從公司里滾蛋,他就得滾蛋」

蘇意勾着紅唇,聲音淺淺「來之前呢,我還打了110,公司內部的事我們慢慢解決,但打人犯法,柳致君今天晚上得去派出所面壁思索,明天公司會正式解聘他」

「蘇意,你特么別太過分」

柳致君怒聲起身,揚手抄起盤子往蘇意身上摔。

她側身得快,只聽見盤子碎裂的聲音,腳背上一涼,她低頭,細細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