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超撩,殘疾大佬他日日索吻》[婚後超撩,殘疾大佬他日日索吻] - 第4章:以後別打擾你嫂子睡覺,有事直接問我

周琛坐上車調好座椅後背,半躺着闔眸休息。

沒多時,車門被人從外拉開。

他幽幽掀起眼皮,正看到蘇意擋着胸口敞開的V領,躬身而進,暖光燈映在她白皙的臉上,紅唇格外光澤誘人。

「喝酒了?」

不咸不淡的口氣。

蘇意心虛地「嗯」了一聲,補充道「喝了一杯」。

順勢彎腰朝他旁邊的座位坐下,猛地被人攔腰帶起,翻身落在周琛懷裡。

「你的腿?」蘇意掙扎着起身。

腰上的手臂似是鐵箍,耳邊灑着熱氣「你別動,就不疼」

不是不疼,是不想疼。

蘇意被他的動作嚇到,胳膊攀上他的脖子借力,幾乎半趴在男人懷裡,溢着酒香。

周琛勾起唇角,一隻手滑進她的外套里,緞面絲綢的光滑,嗓音惑人「工作加班?」

蘇意咬着嘴唇,暗暗皺眉:要開始算賬了嗎?

她抬着頭,眸光瀲灧,似乎不適應和他這麼親近,向後傾着,「真的是大家一起聚餐,郁清現在名氣不錯,我和她合作也很好,不好推辭,我不知道幾點結束才不敢麻煩你接我,但我絕對沒忘記10點前回家」

她自以為說的分寸有度,只差直接說:你看,我工作這麼忙還不忘準時回去,獨立又不麻煩你。

周琛眸光微暗,指腹在她腰間微微摩擦,聲音低沉「你可以不用這麼辛苦工作…」

「不辛苦,萬一二叔再鬧什麼幺蛾子,我也能有個準備」

她揚着淺唇,眼眸彎彎,客氣又疏離。

還真是算得清楚!

周琛抿着唇瓣,微斂光芒,手指順着她的腰腹向上,散漫地岔開話題「我記得你早上出門穿得不是這身衣服」

他怎麼知道自己穿了什麼出門?

不是說男人根本不會注意女人的穿着嗎?

「嗯?」沉沉的嗓音上揚。

蘇意臉色浮笑,乖巧慵懶地趴在他懷裡,帶着幾分討好地意味「那我這身衣服漂不漂亮?」

周琛眼眸微暗,如實回答「漂亮」

蘇意心裏一松,漂亮不就得了。

腰上的手臂猛地將她提起,視線相平,周琛勾着薄唇「所以你是在懷疑我的審美,你覺得我的品味只配欣賞家裡那些丑衣服?」

「丑,丑嗎?」

「丑」

清一色的長裙長衫,成套的定製西服,不超過5厘米的黑白兩色高跟鞋,中規中矩的過分。

蘇意尷尬地埋着頭「我以為你會喜歡,人家溫柔知性,端莊大方的一面」

畢竟她親耳聽周老爺子說,他喜歡知性,溫柔,小家碧玉型的。

周琛嗓音低沉「蘇意,在我面前不用偽裝自己的喜好,周太太的稱呼和身份也不是你的枷鎖」

話落,蘇意抬起下巴,眼眸瑩潤光亮,猝不及防的唇上一軟。

周琛張口咬上她的下唇,又快又狠。

「作為今晚欺騙我的懲罰」

蘇意「….」

「把手機給我」

給個甜棗再打一巴掌。

咬着隱隱作痛的唇瓣。

蘇意乖乖上交手機,餘光一直看着周琛,忽然想到什麼想把手機抽回來已經晚了半步。

周琛眼眸淺笑,抬唇「守夫德的瘸腿美人?」

蘇意兩眼發黑,她今天到底做了什麼孽?

「這不是我取的名字,是梁夏那丫頭,她說這是對你的讚美和未來的鞭策」快速甩鍋,聽起來十分敷衍和荒唐。

「在我心裏你肯定是完美老公,完全不需要這種虛名,我現在就改回來….」她顫着手指想去奪回罪證。

周琛胸腔里溢出低低的笑聲,推開她的手,懶懶開口「挺需要的,我繼續努力」

末了,加上一句「繼續守夫德,不過,老婆最美」

蘇意「….」

冷汗涔涔。

他是在說情話嗎?

周琛並未上下翻動,直接點進蔣天的頭像,右上角點開,就要刪除。

蘇意見勢,下意識伸手擋上他的動作。

「我和蔣總只是聊工作,剛加上就刪除,回頭他要是知道了,我和盛世以後的合作豈不是也完蛋了」可憐兮兮看着他。

周琛不以為意「有我呢,他不敢為難你」

「你不是說不讓別人知道我們關係嗎?」

蘇意不知為何變了臉色,輕聲嗤笑「今天有蔣天,以後就會有星際的李總,盛總…那不如乾脆公開,讓大家都知道我是周太太,他們自然不敢為難我,你也省去了刪微信的麻煩事」

「還是說你對我這點信任都沒有」

「周總是不是忘了,我們的協議,不干涉彼此的生活和工作,絕對自由」

周琛眼眸漂亮,此刻笑意漸漸消散,抿着薄唇,有幾分駭人。

忽然,唇邊溢出一聲冷笑,手機從他修長指尖滑落在地。

寒意覆面,將臉側向窗外,開口冷淡「下去」

剛剛的旖旎氛圍瞬間冷淡。

兩個人的臉色說變就變。

蘇意利落的起身坐在旁邊,抿着紅唇臉色平靜。

要不是不得已,她不會和周琛結婚,心裏又自嘲:真是矯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