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劍》[回劍] - 第8章 信任(2)

了權勢和背景……按照現在的規矩……從基層做起吧,畢竟是元老級的人物,還有一定的功法在身……就不要進行考核了……應該知道梵靈侍衛吧……到時候去就行了,畢竟現在的梵靈會已經不是以前的的梵靈會了……不是什麼鳥都能進……哈哈哈哈哈哈」

「好的,吳會長……」雖然滿嘴答應,但是是咬着後牙槽子說出來的這句話

韓霜痛苦的跪倒在了地上,摘掉了堵在他嘴上的東西,抱着自己的親兒子,愧疚的心理已經佔據了自己的全身「對不起,對不起……滿嘴的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你……」看着自己的父親韓霜,韓宇輕輕的問……「皇命?」韓霜點了點頭……

韓宇看着自己的父親依然進入了兩難的境地,一邊是自己的親骨肉和自己的承諾,一邊則是皇命和全城人的安危……韓霜突然抬起了頭,拿着桌上的佩劍砍斷了綁在自己兒子手上的麻繩,韓霜哽咽的說道「現在外面只有一個吳崢,兩個護衛,還有一個被廢掉內基的許梵……憑我們倆個人應該可以應對……不要害怕,到時候我們倆一起逃走……」

韓霜看向了門外,握着手裡的劍,看着這樣的父親已然沒有了以前偉岸的模樣……回憶着自己和父親的過往……韓宇思考着……

韓宇伸出手來拔出了父親腰間的佩劍,韓霜回頭看了韓宇一眼……「那就迎戰吧……」

韓霜剛想上前踹開門「對不起……父親……」只見韓霜反手將佩劍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就這麼輕輕一划,鮮血流了下來……慢慢跪倒在地上……

韓霜回過神來的時候韓宇已經鮮血噴涌……他木木的站在韓宇面前……腦子一片空白,原本緊握的劍滑落,掉到了地上發出來清脆的響聲……雖然聲音不算大,但是在韓霜腦子裡不斷迴響,這劍掉落的聲音好像是一把刀深深的插入了韓霜的心裏……

眼睜睜看着他在地上紋絲不動……就那麼躺在地上……不同於剛才那般的情緒激動……現在的他更多的則是不知所措慢慢的他也跪了下來,抱起了自己的兒子……現在的韓宇在他的懷裡更像是一個破碎的承諾……一個沒有做到的責任……

他默默抱起了韓宇,吃力的向外走着……踹開了門……一開始紅潤的嘴唇已經變得煞白……他一步一步的走着……

看到韓霜走了出來,吳崢笑了笑「哈哈哈哈……韓處長,殺伐果斷!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哈哈哈哈……」吳崢擋在了韓霜的面前看着已經死了的韓宇,確定了一下他死沒死透「起開……」吳崢側到了一邊一臉奸笑伸出了一隻手指向了城外的竹林「請……」韓霜一步一步艱難向城外走着……每一步都好像踏在了他的身上……每一步都猶如刀剿深深的刻在自己的心頭……

看着自己眼前的吳崢……許梵很疑惑,以前的他可是殺只蚊子都要說句對不起的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作惡多端了……比我當年都要過分,雖然治理有方……野心很大……這做人……可真是很一般。

慢慢走到了竹林里找到了一塊空地四周什麼都沒有看着非常的安全,韓霜一點一點刨着坑一直刨到了晚上刨到了手都破了皮……慢慢的把韓宇的屍體放了進去立了一塊碑……韓霜之子——韓宇……直到現在他才哭了出來他跪在地上抓着地上的草,嚎啕大哭……他從來沒有這樣過他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腦袋「對不起……對不起……我對不起你……」

那天晚上哭聲響徹了整個海城。

韓霜坐着馬車半夜回到了府上踉踉蹌蹌……絲毫沒有一個大官人的樣子眼神空洞……百禹看着老爺回來了上前行禮「老爺。」

韓霜也沒有看他一眼,百禹看到老爺灰頭土臉的走着「老爺您這是怎麼了,遇刺了嗎……今天……韓宇去了海城……現在還……」

聽到了韓宇兩字,韓霜再也綳不住了大聲怒吼着「給我滾!你也是來譴責我的嗎!」韓霜異常憤怒,嚇得百禹連連後退單腿跪在地上「屬下知錯……望老爺責罰……」「滾!」韓霜繼續走着走,在這刺骨的寒風裡自己一個人默默的走着,現在他唯一的親人只有韓林龔了。他走進了自己的卧室,默默坐在了桌子前,回想着今天發生的一切,冷笑着……掀翻了桌子砸了花瓶撕了書籍……最後發泄完了躺在孤單的床上拿被子裹着自己,蜷縮在角落,不停掉着眼淚,好像打開了閥門一樣的絲毫都止不住……

而遠在天邊的吳崢正回想着今天的所作所為甚是滿意……看了看手中的扳指,不時大笑起來,看着在屋裡遊盪的家貓,抱了起來順着毛「韓霜……韓霜……哈哈哈哈……」變態的笑聲響徹整個府邸嚇得門外的僕從都身體一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