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國狂醫/護國狂醫》[護國狂醫/護國狂醫] - 第八章 你算什麼東西?

林望真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楊悅答道:「我之前沒考慮你的感受,但我跟你解釋過了,我跟王彥傑什麼都沒發生,他連我的手都沒牽過。」

整整兩年,楊悅從來沒跟林望道過歉。

但楊悅知道,這一次,這傢伙算是徹底爆發了。

林望笑問道:「是么?那等他爸簽了那份投資合同之後呢?」

「我會寧死不從!」楊悅目光堅定的答道。

林望笑了,彷彿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楊悅,你當王彥傑是傻子?能讓你一個女人耍得團團轉?」林望微眯着眼睛。

察覺到林望似乎並不想給自己台階下,楊悅突然紅了眼眶。

「我能有什麼辦法?我根本沒有辦法!」

「楊家欠了兩百多萬的外債,如果再沒有錢,楊家不但會破產,我爸還會坐牢!」

「那個要債的人給我發了幾十條威脅的短訊,說如果再不還錢,就要我爸媽的命!」

「林望,你說!你讓我怎麼辦!」

楊悅心裏所有的委屈彷彿洪水決堤一般一下子傾瀉而出。

如果不是被逼無奈,哪個女人會願意用這種手段去換錢?

沒有人知道,她與王彥傑相處兩個月,每一次都是膽戰心驚,每一次王彥傑要對她動手,她都感覺渾身一顫。

那種無助,讓楊悅很恐懼。

那一次,她深夜去見那位在匯澤金融擔任總監的老同學,她完全是從酒店逃出來的。

因為在那天晚上,她差點就逾越了自己內心的那條底線。

這是她感到最害怕的。

她真擔心自己哪一天突然扛不住了,真就做出那些不恥的事情!

林望眯起了眼睛:「你從來沒跟我說過這些。」

「跟你說有用嗎?」楊悅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從你入贅到楊家,你做過什麼讓我高看一眼的事情嗎?」

「你沒有!」楊悅咬牙切齒。

「我爸安排你到公司當保安,你一聲不吭就去了,哪怕你有點上進心,這兩年也能學很多東西,也能替我分擔不少!」

「可是你呢?你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廢物兩個字說完,楊悅再也忍不住,抱着方向盤痛哭了起來。

「廢物么?」

林望細想一番,突然間還真覺得這兩個字與自己很般配。

入贅楊家兩年,失去修為的林望一蹶不振,安於現狀。

楊家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彷彿都與他無關,作為楊悅名義上的丈夫,他也從未找楊悅談過心,只知道逆來順受,讓他做什麼他便做什麼。

可這些小事情,根本不是楊家需要的。

「你下車吧,我自己去。」楊悅擦乾眼角的淚水。

林望突然問道:「你真的沒被人碰過?」

這一句質問,幾乎瞬間點燃了楊悅心頭的火焰!

她冷冷的瞪着林望:「是不是重要嗎?」

「林望,你要是不信我,你可以隨時找我驗證,反正這是你一個合法丈夫應有的權利。」

「可你不僅是個廢物!你還是個慫包!」

「滾,下車!」

說著說著,楊悅眼角又有幾滴淚水滾落。

這個男人,早就讓她失望透頂。

真不知道自己幹嘛要跟這樣的人道歉!

「不下車是吧,那行,那我就帶你去匯澤金融,你不敢做的事情,有的是男人搶着做!」

說完這話,楊悅發動了汽車,一腳油門。

車子猛地躥了出去。

可是,車子才剛駛出小區門口,突然,一輛黑色轎車沖了出來,直接堵住了楊悅的車。

一共四輛車,最後面的是一輛加長林

猜你喜歡